温橡桦

咖啡店小老板爱上我xxxxxx

红叶里小区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家咖啡店。那家咖啡店不大但是从装修到里面播放的音乐都透出一股浓郁的文青味。

就在所有店铺都争着抢着要在靠近那所名贵中学的地方获取一席之地时,这家咖啡店反其道而行之,挤在低矮的小区中。

店长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长得虽然不是帅的惨绝人寰但好歹也是难得一见让人眼前一亮的帅哥…尤其是当店长笑起来的时候:眉眼一挑嘴角一勾,一双桃花眼顾盼生风。

不出任何意外地,咖啡店虽然远离中心地区,但是从来都少不了客人——年轻的穿着统一校服的学生,叽叽喳喳缠着店长问这问哪流露出无限活力;穿着通勤装的女白领,手里夹着女士香烟看着烟丝在点点星火中扭曲褶皱,吐出一口含带薄荷香气的烟雾眯起眼就像一只高傲的猫;还有身上奶味还没退进的小孩子,蹦蹦哒哒声音细软分辨不出是男是女,小小的一团团软包子白,皙润滑仿佛一掐就能挤出来水的皮肤。

换句话说,能完全不受选地偏僻的影响还拥有这么多客人的咖啡店,全靠店主的一张脸支持着生命。

店长就像是能吸引众多女性一样的磁铁,只要站在那里就能黏糊过来一堆。

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们的店长大人面对这么一群莺莺燕燕居然保留了自己完美的童真,面对邻居大爷大妈介绍过来的环肥燕瘦的妹子淡定微笑的说“丑拒”。

不少人借此怀疑咖啡店的老板时不时阳♂萎…或者说,他根本不喜欢女人?

——————

染红打个哈欠,有点不耐烦的挠乱自己之前梳的整齐的柔软短发:“我本来就不喜欢什么劳什子女人啊 。”

今天是个雨天,店外的乌云像是帽子一样被死命压下来,盖在死死的楼房上逼的人每次呼吸都感觉快要撕心裂肺。雨水顺着屋檐弯曲着滴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微弱的“啪”。被雨淋的毛都软了的流浪猫暴躁的喵一声,拿起脏兮兮的肉垫抹脸,最后猫下身子几下就跑的没了影。

店里的表坏了,秒针卡在20的位置磕塔磕塔响个不停,屋外天气阴沉了一天,这时候也看不出是几点。

店里破天荒的没有了拥挤的女人。

染红松口气给店铺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抬手将衬衫的袖口解开,把袖子撸起来到手肘以上。他猫腰从一旁拖过来一个椅子,抽张打印纸垫在椅面上,吹一个意味不明的口哨就站了上去,伸手把墙上挂着的钟表拿下来。

钟表自打开店起就挂在上面没动,这次拿下来蹭了染红一手灰不说,还在墙上留下一个惨白的印子。

染红瞅着那微微泛黄的墙面和上面一个圆盘一样的惨白的一小块地方,他嘴里叼着点还没开包的电池,手肘支着身子,两只手随意的抹擦了一下荡满土的挂钟。

就在这时门口挂着的风铃因为擦到什么而叮叮咚咚响起,门被人用肩膀大力顶开,带着外面潮湿水汽的人狼狈的从挤开的门缝外钻进来。

来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头发纠结在一起死板的贴在额头上,雨水在脸颊上以一种很诡异的弧度弯曲着划下。轻咳两声,右手不好意思的握成拳擦过鼻尖,来人仰头问站在椅子上正在擦表的染红:“老板雨有点大…我能在这里躲一会儿么?”

染红叼着嘴里的电池,看着对方头发上的一颗水珠滚落,在白净的脸颊上留下蜿蜒的痕迹,顺着脖子滑入衣领中。

染红把视线从小白领身上挪开,扬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当然可以了。”

小白领朝染红不好意思的笑:“叨扰了。”

“没事,顺手帮忙”染红耸耸肩,从椅子上跳下来,去柜台上给小白领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摸着咖啡杯壁不怎么烫手了才端到小白领面前,“今天下午没打算开店,没什么东西,将就一下顺便拿着暖暖手。”

小白领拿着咖啡杯连忙笑着道谢。

雨没过多长时间就停了,染红看着小白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挠挠湿漉漉的头发,伸出一根手指将面前还冒着热气的奶茶向对面推了一下,接着向他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染红收起杯子,不着痕迹的手指抹过小白领触碰过的杯沿,笑着回答:“走好。”

“啊对了,”小白领没挪位置,反而一拍脑袋双眼闪亮亮地看向染红,“老板你叫啥啊我叫熊崽。别笑这名字可严肃了,你看多萌啊你看熊这个姓多威武雄壮不能屈啊你看多符合我的形象啊,都说了名字代表人你看我这完全没有违和感吧 老板你叫啥啊,小生看你面容清秀骨骼不凡一定是有一个不染尘俗的名字,说出来让小的听听呗顺便认识认识啦。”

诚实的说染红从熊崽说那么一大坨话的时候就开始游神,这不怪他要怪就怪他小学的那个班主任,每次轮到她上课课就叨叨叨不说个半个小时根本完不了。于是染红就养成了在对面人说第一个字开始就判断对方是长篇大论还是普通言简意赅,之后果断开始选择马马虎虎听还是认认真真游神。

比如像现在这个时候,在对面小白领话音刚落的时候,染红就从游神的世界里逃脱出来,模模糊糊抓住一个“名字”的结尾。他略微不好意思的干咳一声问道:“名字?”

“是的没错。难道老板你的名字不可以让人知道么,还是让人知道了就会解开什么奇奇怪怪的封印?老板我之前都和你说了我的名字了你不告诉我你的……”

“熊崽是吧,”染红连忙打断他的话,防止面前这个语速快又话痨的小子继续说下去,“我叫染红。”

诗风染长安的染,锦衣红夺彩霞明的红。

之后这俩人就算是认识了。

熊崽是个自来熟,自打那天在染红店里躲了一会儿后偶尔在街上见面还会挥着手笑眯眯地说:“老板好啊。”特别染红陪着自己狐朋狗友出来闲逛的时候。

染红也就很干脆的扔掉手里正在做的事,挥着爪子笑眯眯地回到:“好啊”

之后熊崽笑的更开心了。

被染红这么扔下几次的狐朋狗友就发现不对了,其中一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带着眼镜的小白脸的眼神在隔着一条马路打招呼打的很开心的染红和熊崽身上兜了几圈,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嘴角。

“染红,那是你对象?”小白脸蹿到染红身边面无表情声音欠揍。

染红被吓了一跳,胳膊都没放下来就扭过头一脸雾草:“啥玩意你别吓我?!”

小白脸耸耸肩,后退一步没说话,眼神透过薄镜片又在街对面的熊崽身上兜了一圈…街对面的人动作还是保持着刚刚和染红打招呼的姿势,一只手臂哦还在空中高高扬起,脸上的笑容还没退下,就这么半笑不笑的趴在栏杆上举着手臂。

——看样子,这是单方面看顺眼了?

后来几天,染红不仅仅是在街上巧遇熊崽了,平常出去买个菜一回头都能看见熊崽那小白领穿着熨烫平整的西装提着公文包,上衣口袋里卡着工作牌,看着自己笑容和透过树叶的咖啡一样温暖。

这时候染红都会挠挠头,一点也不在乎没有了以往的男神形象而是左手提着塑料袋右手拿着手机一副宅男样地对对面吼道:“嘿!熊崽!”

熊崽也在哪吼:“染红我去你店里坐一会好不好?”

染红还能有什么回答?

他一看见熊崽那个笑脑子就糊成一大片,只来得及顺着对方的意思点头。乐呵的把店铺的防盗锁打开,乐呵的把手里的菜放柜台上,之后乐呵的让人坐下自己去弄点东西喝。

之后熊崽就抱着咖啡杯一边暖手一边乐呵的问:“染红先生,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

“可以啊,”染红点点头,“说。”

“您有女朋友么?”

“当然没有!”染红端着咖啡杯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嘴里还哼着歌。

熊崽点点头,接着问:“那男朋友呢?”

染红嘴角抽搐:“怎么想起来要问这个问题?”

熊崽一脸严肃正经:“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您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的话,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追求您了…如果您有女或者男朋友的话,我想我可能追求起来有点麻烦。”说完熊崽朝染红又是笑。

染红下意识回答:“我单身……”

麻痹咋滴说出来了?!!!!!!

“哦哦哦,那您能接受我么?”熊崽还是笑。

染红想说什么,但是在他的目光一接触到那个近乎完美的笑容后脑子里就像断根弦一样,愣愣的下意识点头。

……等等,老子他妈刚才干了点啥?!!!!!

熊崽坐在对面眨巴着眼盯着染红。

染红咽了一下口水,淡定的喝完杯子里的咖啡,动作像逐针动画一样起身,对熊崽说:“抱歉,我冷静一下。”接着拿起手机一阵风一样飞奔出咖啡店。

在不知道跑了多远至少他看不见咖啡店之后,染红抖着手拿起手机按出一串数字,在电话嘟了两声接通以后立马开口:“喂喂喂小白脸?!老子被人表白了啊!!!”

听筒那边乱哄哄的,重金属摇滚穿透耳膜刺的人脑子疼,中间还夹杂着一丝醉酒人不成调的鬼哭狼嚎,一声微弱的咔哒出现,一切像是被关上了一扇门,接着小白脸那个几乎没有感情但是格外欠打的声音响起:“我今天早饭吃的小笼包和丸子汤。”

“?”

“你的那句话和我的这句话一样没有什么爆点,”小白脸不耐烦,“说点有实质性的,和你告白的是谁,前几天街上和你打招呼那小子?啧啧啧,我看你没也没认识几天吧?你就这样就答应了? ”

染红在这边捏着电话没声音。

小白脸继续一个人说:“上次就看出来那小子瞅你的眼神不对了…别告我就一个表白就让你三观崩塌。别逗了,大家都是基佬崩塌个屌啊。”

染红:……

“别告诉我你一看对方就只能顺着人家的意思说话了,啧啧啧染红同志你这可是和小学生一样爱的深沉啊。别再扯是什么看着对方温暖的笑容一下子失去了言语…哈哈哈哈哈你他妈拍言情总裁剧了,霸道总裁爱上我不不不不对应该是霸道咖啡店老板爱上我!!”

染红:“闭嘴,你好烦!”

小白脸:“烦个屁,烦的是你吧?大中午打个毛线团电话?不会是答应了对方表白以后突然发现不对之后就跑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赶快他妈逼回去啊,都点头同意了啊喂!!”

染红一脸卧槽的摁掉电话,不再打算听损友的垃圾话。

他双手插兜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手机调成静音揣在口袋里就像一个累赘。染红开始从一开始回忆:一开始就是一个下雨躲雨,后来随时随地街上巧遇,再后来熊崽每天上下班都要来店里坐一坐……为了能熊崽早晨不用等他开店,晚上也不用每次来了都只能看见管你的店门而专门修改了营业时间以便配合熊崽的上班时间;再比如像什么……一看见对方笑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就和一个完全没有谈过恋爱的傻逼一样……

“啧啧啧,染红同志你对对方爱的深沉啊。”

手腕被人拉住,衣服被人扯拽,染红连忙从飞走的思绪里回神,发现熊崽一手拉着自己手腕一手拽着自己衣服后摆,气喘吁吁脸颊微红。

熊崽喘匀了气说到:“我…刚刚看你出来的表情不对,不放心就跟出来了。可能是我的话有点唐突,但是…”熊崽咬咬牙,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到:“但是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额…总之就是真的打心底说出来的。如果真的觉得很困扰的话可以无视掉……”

熊崽松开手,退了半步站在染红面前:“我们可以回归咱们初见的时候,虽然我的心意不会改变,但至少我会压制住我的感情,让你不那么尴尬…”

染红抬手摸摸他的头,打断了接下来的话。

爱的深沉……么?

“我并不是困扰,对你的表白我也感觉很高兴,刚刚只是没反应过来而已。现在我反应过来了,并且要告诉你个好消息,”染红微垂着头,盯着熊崽黑漆漆的瞳眸笑着说,“我也喜欢你。”

评论(6)
热度(15)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