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柰何生贺•十年友谊

“你说对柰何的第一印象么,”温橡桦拘谨的坐在座位上,左手反复抠着连帽袖口起的毛团。他皱着眉思考了一会,抬起头抱歉的抿嘴说:“很抱歉…时间稍微有点久,我记不清了。”

最近一段时间里,“十年”这个词一出现就代表各种各样的基情福利,比如像长白山的十年厚雪下掩盖的青铜门,比如像十年荣耀肩负的无上光荣与高傲。

温橡桦和奈何认识的时间不长不短,正好十年。

小学同班同学,性格脾气都不怎么相像的两人,整个初中都没有再联系。

但是到现在为什么会这么熟悉呢?

周六的理科补习班上,奈何一边抄笔记一边向旁边的人伸手招了招,低着头专心致志打音游的温橡桦就腾出一只手把自己桌面上的学案推过去。柰何淡定拿过来在上面勾勾画画,温橡桦则是继续玩手头地狱模式的音游。

俩人动作一气呵成不带打坑,一点也不像是好几年前的没见的朋友,反而像是百八十年知道各自尿性的好基友。

温橡桦看着屏幕上浮现的S等级,打个哈欠把手机塞回书包里,揉揉眼睛一头栽在书桌上睡的不省人事。柰何像特务头子一样熟练的推推眼镜,摞起书挡住讲台上老师的视线。

—————— ——

你俩为什么会在一起上补习班呢?

温橡桦睁大眼睛,努力思考了一会说:“记不太清…就一些片段。”

温橡桦其实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喜欢老同学聚会。 原因就是……他是个脸盲,盲到他自己都忍受不了。

虽然温橡桦这货有着读几遍文章就能倒背如流如同开了金手指一样的设定,但是他当初记他小学同学的名字就用了三年——关键他小学班里才35个人。 而且记得还不怎么牢,几乎都忘光了。

据温橡桦自己说,他走在校园里经常能看见不认识的人和自己打招呼, 语气熟络动作自然感情真挚让人感觉他们认识……

虽然他们有可能真的认识。

温橡桦也觉得那些和他打招呼的人脸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往往这时候温橡桦也会和对方一样,语气熟络动作自然感情真挚的打招呼聊天,然后在对方走了的时候问一旁的龙套A:“他谁啊…”

龙套A拿着手机刷音游成绩,头也懒得抬回答:“你都不认识老子知道个屁啊。”

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温橡桦对于老同学聚会向来都是能不去就不去,旧朋友能不见就不见,撑死就是发发短信聊聊qq。

啥?你问为啥不打电话发语音?

哦温橡桦这厮还有个毛病:他有点轻微的人群恐惧症。 别看他在网上谈笑风生,分分种99+刷爆你。从来没有别人卡他,只有他刷文字把别人卡掉线就像得了黄烦烦症,进了三次元连和自己女朋…… 咳咳,扯远了总之就是二次黄少天,三次周泽楷。

不知道怎么的一天,不知道谁先发起的头,温橡桦和自己列表列表里面一个小学同学聊了起来。

这回是真• 语气熟络动作自然感情真挚。

然后聊的聊的,那个小学同学就问了个事

墨迹误流:

你报着补习班么?

温橡桦眨巴眼睛,用了一秒钟组织思路压缩语言,然后伸出爪子按上了手机键盘。

温橡桦 :

报的呢,数理化三门,我爸给我报的。一开始我爸觉得给我报班没什么必要,毕竟打算高二学文,理科意思意思学学就行。但是……妈个鸡自从他看了我期中考试的数理化生成绩以后就立马给我报上了,卧槽男人一个个都这么善变好么么么么么么心真特么塞。关键是那补习班还是亲戚推荐的就是那种死烦死烦的人生赢家亲戚……关键是那个人生赢家给我安利那个补习班的时候说的是他在那里动动笔尖就能横扫千军万马无人可当,环抱美女老师坐拥三千后宫最后还踏上成功之路说的都开出花来了,结果你猜怎么?

对面的同学刚看完准备打字,温橡桦那边又弹出来一大坨。

温橡桦:

妈个鸡狗屁美女老师!!胸还没隔壁老王家里那条未成年的狗大!而且你长得不好看就算了吧你能别化妆画的那么妖艳好么!粉底抹了多少层啊一走路脸上都掉渣啊而且拜托抹匀一点啊一块黑一块白的强迫症表示不能忍啊口红能别涂那么艳么红不啦擦的你是把第三天的姨妈巾黏脸上了么还有都人老珠黄了能别装二八少女了么齐B小短裙就算是娇美娘也不一定驾驭的了啊还有大红大绿裹一身要考验老子是不是红绿色儿盲么!而且最严重的是!!一个班里没他妈几个妹子!一群硬邦邦大老爷们上课教室气氛压抑成doge!我就说那人生赢家平常老爱欺负我咋这次这么热心的给我安利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老子呢,我说怎么当初看我报班的时候笑的那么狐狸,心真特么脏。

墨迹误流:

…… 哪儿老师讲课怎么样?

温橡桦:

………………………………………………我全睡了

墨迹误流:

你把地址发给我,我去试听。

温橡桦切了页面,找出补习班网站上面的地址给对方复制过去。

墨迹误流:

我看了一下,我去那儿坐公交要换公车。要不明早咱们约个时间一起走?

温橡桦塔拉着拖鞋跑到自家母上房间,站在房门口礼貌性地敲门,对那个贴着面膜淑女样笑着看《奔跑吧,兄弟》的长得真•二八少女样的母上说:“和同学……”

母上扶着面上的面膜瞟了一眼:“说清楚点。”

温橡桦在门把手上蹭着手心的汗,低着头说:

“早晨、上课……”

“和老同学……”

“换车、我等着、之后一起走。”

#温话痨你的黄烦烦技被你吃了么 #

第二天早晨温橡桦去车站等人的时候顺手买了个煎饼果子蹲在马路牙上啃,当他把煎饼果子啃了一半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妈个鸡我要是认不出那个老同学怎么办!#

#艸艸艸我昨天没存档现在死回去重来一次怎么样!#

#趁现在人还没来赶快溜!#

想到这儿温橡桦扔掉手头的煎饼果子“蹭”的一声就站起来了。

然后他就看见了老同学说的那辆公交车来了。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眼熟的人从上面跳下来了。

然后他看见那个眼熟的人摘下了耳机,掏出电话播了一个号码。

然后自己的手机就响了。

铃声还他妈是威风堂堂里面那一段呻吟。

啧, 声音还贼大。

小学同学吓得手一抖掐了电话。

然后所有人都看过来了,包括那个老同学。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温橡桦还记得那个老同学。

那天温橡桦忘带眼镜,看人像蒙在毛玻璃后面一样模糊。他眯起眼睛看着老同学略微带着马赛克【误】的脸,带着点不确定的语气开口:“……柰何?”

对方一脸被吓到的表情:“卧槽小花你他妈还记得老子?!”

……能别叫小花这么个乡土气息的绰号成么。

温橡桦动动嘴唇愣是没把这句吐槽憋出来,他站起来话在喉间滚了两三圈,最后吐出来的是另一句:“走吧,别迟到了……”

——————

“其实长得不错……我没带眼镜……看不清。”温橡桦指着鼻梁上的薄片眼镜说,“300多度的散光。”

这么多年过去柰何好像没长,比起温橡桦来说低了一个头。

头一次能认出来老同学的温橡桦激动的快哭了,去的路上和柰何说了老多的话。

……虽然加上前面的叫名字,一共就五句话:

“……柰何?”

“卧槽小花你能认出老子?!”

“…还行”

“哦哦,话说我叫你小花你居然不炸毛这不科学啊……那最近怎么样?还码文不?”

这句话就和一块磁铁一样,刚抛出口就叮铃铛啷吸出被他当做废铜烂铁扔到角落有关小学的记忆。

那时候的温橡桦在三次元和网上的样子差不多,话痨爱炸毛,每天似乎有着用不完的活力。

认识的原因是小学数学老师打自己打的太厉害然后连带着不喜欢数学老师不喜欢数学。

有一天温橡桦在数学课上看一本种马文被老师抓奸……呸,抓见了。 之后就是下课拉到办公室熬不到头的批评,数学老师戳着温橡桦的额头,说话声音尖锐就像粉笔在黑板上划出来的嘎吱声:“小小年纪就放弃学习看这些不三不四的垃圾书?你将来想干什么吃?滚到街上吃屎都嫌你没学问。”

温橡桦被戳的后退了一步,低着头没说话。

再生气也要忍着。

按照以往经验,现在呛声只会死的更惨。

最后等他终于听完数学老师的批评,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第四节课下课了——也就是午饭点。

刚到饭点学校里走的就像是一座空城,老长的走廊里只有温橡桦自己一个人。

小孩儿揉着空空的肚子,瘪着嘴思考现在去食堂还能不能抢上饭……实在不行捞点剩菜剩饭也好过饿肚子啊。 就在他想着,现在冲到食堂吃到的东西是剩米饭还是新鲜米饭的时候,一个塑料袋晃到了他的面前。 塑料袋里是热气腾腾的食堂菜,再往上是勾着塑料袋的手指,然后再往上……

小孩儿样的柰何很少有过激的表情,此时此刻柰何勾着塑料袋里的饭,歪着头对温橡桦说:“看你可怜,况且你看的那本书我也还看……一起吃个饭?”

明明是之前在班里根本没有交际的人,却因为一本小说就奇奇怪怪开始聊天,后来熟悉了就开始一起讨论脑洞,再后来……

温橡桦猛扑到柰何背后,勒着对方的脖子开始了每日不知道第几次的垃圾话:“柰何柰何看了昨天XX大大的更新了么那个女主超萌啊虽然我打赌那妹子活不过三章,哎呀别问我为什么种马文一般都是那个尿性,要不然就是那妹子被埋葬在乌泱泱的后宫大海中根本找不见了。”

柰何被勒着,淡定的拍拍温橡桦的胳膊淡定的翻了一页手头的书,开口说到:“松开,快勒死我了。”

温橡桦松开以后也没安生,扑腾到柰何面前蹲下身子去看他手里拿着的书的名字,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唔”了一声站起来,速度有点快鼻梁磕到书脊梁上发出一声闷响。

柰何无奈的收起书:“小花,你在干什么啊。”

“抱歉抱歉,我想起一个事有点激动,”温橡桦揉着磕红的鼻梁,“话说…你知道同人文嘛?我看你刚刚在看的那本书在腐响同人文里面热度很高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哎,不知道么——”温橡桦拉长了声音,语气贱的让人想打一顿。

柰何晃晃手中厚度足量的种马本子:“你到底要说什么就快点啊,小心我敲你。”

温橡桦笑嘻嘻的双掌相击:“嘿少年,我来给你开启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吧——听说过耽美么?”

没过多久,柰何就被温橡桦拉进耽美大坑了。

然后这俩人就经常凑在一起,商量脑洞啊商量剧情背景设定啊。

再然后就是小学毕业了。

——————

“毕业后不见面……”温橡桦挠挠头,“然后高一的补习班……说实话,很奇怪……”

奇怪明明是分别那么久的朋友,还能动作熟练搭配无缝对接;奇怪明明各自的萌点都不同了,却还是能凑在一起聊看过的本子;奇怪明明都已经好几年不摸笔了,却还能把当初的设定倒背如流。

再后来,温橡桦唯二能叫出来名字的小学同学——是个死矮子——也重新联系上了。 对话几乎没变,只不过换了个人名:

“……染红?”

“卧槽小花你能认出老子?!”

“…还行”

“卧槽你他妈何方妖孽!那个我以前一叫小花就炸毛的话痨呢!!!!现在这个淡定鬼又他妈是谁啊!”

“……啧,死矮子。”

“……呵,死胖子。”

然后呢?

温橡桦坐在沙发里,面色淡定刷着音游成绩头也不抬回道:“爱呢死矮子?”

染红耳朵夹着绘图铅笔嘴里叼着直尺,趴在一张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板子上勾勾画画。听到温橡桦这句话后,吐掉嘴里的直尺说道:“在心里呢。”

温橡桦看也不看新刷出来的高分成绩,神色不变的开始下一关:“脱了那个内藏玄机的增高鞋再和我说话。”

“减下你的那一身手感好的肉再和我提要求。”

往往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柰何摘掉耳机,对着互喷垃圾话的俩人无奈笑笑。

——————

——到了最后,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呢?

温橡桦点点头,但是并不着急开口。他盯着手机上的电子钟表,皱着眉像是在计算什么。

秒针格格挪动。

5

4

3

2

1

0

“生日快乐……”

温橡桦明显是掐好了点,话音刚落电子日历就跳转一页,手机的虚拟钟表上三针汇聚成一段半径,烟花礼炮在窗外炸响,洒落一地的热闹非凡。

温橡桦怕听不清,认真的重复一遍:“柰何,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1)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