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1-6

第一人称视角

人物ooc,文笔流水账

注意:叶修现在所带班级里的人全为原创人物

首要任务苏叶神!次要任务刷all叶!

 

 

1

 

我们的班主任是历史老师。

老师的相貌……怎么说呢,长得挺帅,皮肤白的能清楚的看见下面青色的血管。历史老师是刚带完上一届高三返下来带我们这届高二,可能之前作息时间不稳定的原因,脸有点虚胖。带上我们一段时间作息规律的多,脸就瘦下来,显出尖下巴。

老师爱抽烟,有一次上课时把粉笔和烟拿错,拿着烟往黑板上写字,拿着粉笔往嘴里送。

身为学习委员的我扔掉手里的笔,雾草一声拍桌而起,飞扑上讲台拉住老师嚎:“叶神你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别想不开!!”历史老师干咳几声,把我从身上扒拉下来:“好了你别嚎了,哥又不是半截子身入土快不行的人。”

然后我在老师腰侧的口袋里摸了几把,掏出里面的烟盒,跟班长比划一个完成任务的手势踢着正步下了讲台,坐回座位,把手里的烟扔给班长。

老师满脸嘲讽,用夹烟的姿势拿着粉笔朝我点点:“哟怎么?开始拉帮结派抢老师的烟了?”

班长没说话,淡定地推了一下眼镜。可能是因为班长高一是张新杰老师带着的原因,我清楚的看见他的镜片在没开灯的教室里闪了一下光。

同桌卫生委员身体一抖,抱住我的胳膊嘤嘤地说班长好恐怖qwq

同桌er他是你男票你怕什么啊虽然我也觉得挺可怕的……等等雾草班长看过来了你快给老子放手老子还不想英年早逝啊啊啊啊啊!!

哦对了忘了说,我们老师还是个脸t,就算他笑的再好看都让人想打他。

可是就是舍不得打怎么破 _(:з)∠)_

 

 

2

 

老师讲的课不错,可以算得上是非常棒。每次踩着上课铃走到讲台上,连书也不用就开始讲,而且每节课的最后一个字刚落音,下课的铃声就叮叮当当响起。铃一响,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根粉笔。

老师的声音很好听:被烟熏的微微沙哑,带着明显京片子的儿话音,句末上扬的尾音像慵懒大型猫科动物的尾巴尖划过手掌,勾的人心里痒痒的。 

按照老师的话说,他曾经在还不是老师的时候和几个大学的朋友组建了一个乐队,他在里面即是主唱又是吉他手。

 同桌拉着我的胳膊啧啧两声说:“怪不得老师的手那么好看。”我偷瞄了一眼班长,一边庆幸他没看这边一边忙着把同桌从胳膊上甩下来,还和她说:“扯,老师的手是完美。”

真的是完美,而且还是那种拍张照片放网上,会有一大帮人跟帖求跪舔的完美男神手。掌心宽大十指修长,因为白手背上能清楚的看见血管,甚至能感觉到下面的血液带着生命的活力汩汩流淌

班里一个汉子问:“老师,那个乐队叫什么名字啊?”

老师懒洋洋地半靠在讲台旁的特座桌子上说:“一叶知秋。”

班里一下子哑了火。

 

 

3

 

一叶知秋是什么?

度娘可以给出你完美的答案:十年前一个红遍大江南北的网络双人唱见组合,里面俩人几乎是全能,唱歌跳舞演对手戏样样都是第一……虽然他俩从来都没露过面。

这俩人一个ID叫叶秋,一个ID叫秋沐苏。

就在这个乐队快要和娱乐公司签约的时候,主唱之一秋沐苏出车祸死亡。叶秋听公司的选择没有单干,也没有按照嘉世的意思再找一个搭档,而是退出唱见圈,从此销声匿迹。

 

 

4

 
老师继续讲课,表情语调什么都没变。

刚下了课,那个问乐队的男生跑过来找我问:“学委你说老师是不是伤心了我是不是不该问那个问题我我我知道错了该怎么办要不然去找老师道歉吧话说老师办公室在哪儿啊对了你是学委你一定知道对吧qqqwqqq”

…………哥们你慢点,语速太快我跟不上。

去老师办公室的路上这哥们自言自语了一路,我顺口问了一句:“你是从蓝雨理科班转来的?语文老师是黄少吧。”

那哥们摇头:“是魏老大。”

我拍拍他肩膀:“没变猥琐真不容易。”

老师和语文组的魏老大在我们来之前蹲在办公室角落里吞云吐雾,见我们推门进来赶快掐了烟。

麻痹老师你别藏!我看见你把烟盒塞裤兜里了!

掏出来!!

信不信我去隔壁办公室叫其他老师来帮忙!信不信!

班主任似笑非笑的撇了我一眼。

……

算了你开心就好_(:з)∠)_

 

 

5

 

我听着这小子叨叨了一路,原本以为是个临危不惧的血腥货色,结果没想到这小子见了老师一下子就萎了,憋红了脸盯着脚尖站在老师面前一句话都挤不出来。

“哟,哑火了?平常不是挺能唠的么,”叶修看着面前垂着头吱唔了半天的男生,抬手揉乱了学生的一头软毛:“干嘛给哥摆出这幅欠了哥百八十万的表情?”

男生的手指绞着校服的袖口小声说:“叶神对不起…我上课不是故意要提你伤心事的。”

叶修拍拍他的头,懒洋洋地说:“哟你还放心上呢?哥那是和你们扯着玩的,哥是在大学和学长组了个乐队。名字用的就是我大学的名字“嘉世”,不信去问你魏老大。”说完踹了一脚魏琛让他吱一声。

魏老大侧身子躲过这一脚,叼着烟忙点头:“是是是,你说的对你说的对。”

那男生看了俩人一眼。

班主任和魏老大俩人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真诚。

之后那男生就信了,就快乐的蹦哒走了。

 
一直站在旁边的学委没走,他盯着叶修慢吞吞地说:“老师你撒谎…”

叶修点了一根烟,挑眉示意让他继续说。

学委看着叶修手里的烟,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挣扎到底应该先收烟还是先说话,还是应该出门去隔壁霸图或者是轮回办公室叫其他老师来帮忙。最后他没动,站在原地用那种说一个字想三秒的的语速说:“老师之前签教学日志的时候…每次我拿回那张纸上面,签字的那个地方都修改过…”

“我很奇怪…然后按照老师的笔痕拓了一下,”他伸手在空中比划出一个名字,“老师签的是‘叶秋’,而不是‘叶修’。”

魏琛在旁边感叹:“现在的孩子心眼都这么多么?”叶修叼着烟没说话。

“不是心眼多,是担心老师…”学委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放在掌心,伸到叶修面前,“老师别伤心…”

 

 

6

把糖给了老师后,我出了办公室,叫上各科课代表还有班长,卫生委员总之就是班里所有公职人员,把那个男生堵在角落谈了一个晚自习的人生。

只是普通的聊天而已,没动手,真的。原因是老师曾经说过一句“哥不喜欢那种爱用武力解决问题的熊孩子。”

下一节历史课上,老师没有空手进来,而是扛着一把吉他和我们说:“咱们班的进度比其他班快了好几课,今儿个哥不讲课,给你们唱首歌放松放松。”

靠边特座上的人起身把门窗关了。

 那首歌很好听,木吉他的声音混着老师吐出的字句在教室里兜着圈,一如南方小镇里面的流水潺潺。

老师说,这首歌是一个朋友写的。

 老师说,这首歌原本是两人唱的。

老师说,朋友走的太早,还没来得及给这首歌起名字。

老师说,他要给我们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关于十五岁离家出走的少年Y和独自照顾妹妹的十五岁的少年S,扛着吉他唱出自己喜欢的歌,在五线谱上写出美好未来的故事。

老师说,这个故事关于梦想,关于青春,关于友情,关于爱情。

老师说,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故事。

 美好成什么样呢?

 

“美好到到了故事的最后,”叶修拨了一下琴弦,看着讲台下面那一群抬着头看他的小崽子笑着说,“没有人受伤,没有人死亡,组合没有解散,少年S与少年Y在一起,过完了很长很美好一生。”

 

 

下集预告:

 

“报告班长!那个嘴残还痴汉叶神的英语老师又来了!”

 

“还带着他的翻译!”

 

“卧槽那个六个核桃专业户也来了!”

评论(38)
热度(608)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