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818男神番外:和你同龄的隔壁段家二小子【班长X学委】

cp:班长【 梁晦】X学委【段儒介】

属性的话我没想好,按现在这进度估计是面瘫攻X淡定受_(:з)∠)_

真流水账!!!




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最大的敌人,那就是隔壁家孩子。

班长也不例外。那时候班长还不是班长,他有一个一般人都认为很晦气的名字:梁晦。

他住在B市一个级别挺高的大院里,里面全是一幢一幢的独立小二楼。每天在里面进出的人都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

比如那个每天爱搬小马扎到处找人下棋,但总记不住马走“日”象走“田”的臭棋篓子张大爷,是全国有名的数学家;比如那个总是爱拍着腿,和院子里小豆丁们讲那上千便都不会腻的打仗故事,有着一口乡音的叶大爷,是一个军功章摆了一箱的老将军;比如那个爱给院子里小孩子发糖的笑起来很温柔的叶夫人,是握着全球五十强公司的大总裁——有两个儿子,长子还偷了二儿子的行李跑出去……

咳,楼歪了,拉回来。

那时候的梁晦每日都活在隔壁家孩子的影子下,在餐桌上吃饭爹妈张口闭口都是“和你同龄的隔壁段家二小子balbalbsl你看看你balbalbal”每每吃完饭梁晦就缩回自己的房间里,抱着腿和心理柔弱的少女一样坐在床上,看着离着自己贼近的隔壁家阳台,想那个小孩是怎样一个神奇人物。

那段时间cctv重播哪吒传奇,和他同龄的隔壁段家二小子在小梁晦的脑海里就是脚踩风火轮,拿着乾坤圈和浑天绫,会三头六臂变换,有着两个冲天揪的神奇人物。

后来在他六岁的一天,他见到了传说中的隔壁家孩子。

那天他爹妈不知道怎么了给儿子报上了学太极的武术班,还对梁晦说“和你同龄的隔壁段家二小子也会去呢!”

原本还不情愿的梁晦立马点头同意。

他原想的是去看看隔壁段家小子到底是个何方神圣,居然能做事如此出色。可是……

没有冲天揪,没有三头六臂,不踩风火轮,不拿浑天绫和乾坤圈,爹妈嘴里面威风不已的和你同龄的隔壁段家二小子正躲在大他八岁的兄长身后,满脸戒备的看着面前的梁晦。梁晦死活也没看出这小子有啥厉害,他咂咂嘴问牵着自己的母亲:“这就是隔壁段家小子?”

左看右看都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包子好不好!

然后他就在日后学武术对练的过程中被二小子撂倒了好几次。

大庭广众,双方爹妈外加段家老大,还有老师和同一期的学员都在。

众目睽睽之下。

班长被看起来很好欺负话不多的段家二小子撂了个狗啃翔。

其实如果不是那次撂的太惨,班长也不会记恨上段二小子,日后他俩也不会多出来那么多事。

可是时光没法倒流。

班长就那么记恨上段二小子了。

一开始少年的报复很简单,仗着我住你隔壁天天早晨用拖鞋砸你房门窗户,看着段二小子怒气冲冲地拉开门再把拖鞋扔回来,梁晦心理就涌起一种难以言说的满足感。但是到了后来段二小子被梁晦这一招磨的没脾气了,他甚至都练成了任由外面风吹雨打就算是梁晦把电冰箱砸过来他依旧能不动声色该干啥干啥。

梁晦不乐意了。

在一天算好了两幢小二楼之间的距离轻轻一跳就能过去后,梁晦雄赳赳气昂昂地跳到了段家二小子阳台上,推开门拽起趴在床上玩手机的问:“你最近怎么不理我?!”

那语气,幽怨的和被抛弃的良家妇女一样。

段二小子一脸淡定,他甚至慢条斯理的整整自己被弄乱的头发,用说一个字想三秒的语速问:“你讨厌我?”

梁晦迟疑的点头。

“那我为什么要理你?自找虐么?”

#麻麻他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法反驳#

后来梁晦回了房间,和小时候一样抱着膝盖盯着段家二小子的房间想了一个晚上,最后在天际出现鱼肚白的时候相通了一件事。

他不讨厌段家二小子。

而是喜欢。

想明白这件事的梁晦摘下眼镜去自己房间的浴室洗了把脸,愉快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背上书包和没事人一样继续去上课。

那时候他和段家二小子相互较着劲考上了荣耀附中,只不过一个被分在了霸图班一个被分在了微草班。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把班主任推眼镜神态学了个相似的梁晦表示,跨班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你追到女朋友我撬墙角,你考语文全校第一我考数学全校第一,你去食堂吃饭我插队插你前面,知道你不善言辞还专门在班级辩论赛上把负责写稿子的你点起来要求辩论。

网上说从宿敌变恋人的可能性挺大,相爱相杀什么最赞了。

段家二小子开始在学校里避开所有梁晦存在的地方,而梁晦亦步亦趋紧随其后。

这种状态就这么一直持续到高一上半学期期末,直到高一上半学期的最后一场辩论赛。

段家二小子自动和微草一辩换了位置,空着两手上台,以一人之力单挑霸图班五名辩手。一改以往嘴残小天使形象,言辞犀利气势逼人,引据论今堵的对面霸图的汉子哑口无言。

最后的结果吓得微草班主任两个眼睛都一样大了。

当大屏幕上打出来“微草胜”三个打字时,全场的人都快疯了。

段家二小子被蜂拥而上的同学举起来欢呼,梁晦站在会台的一边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对了。

班主任在那里用着霸图特有的风格安慰输掉的辩论队,梁晦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眼睛一直盯着被欢乐人群围住的段家二小子。

可能是对方感受到他的视线了,段家二小子转过头对上梁晦的视线。俩人对视了好久,最后段家二小子向梁晦挑眉,亮出一个微笑。

以前梁晦最喜欢段家二小子笑了,那货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就像一只毛茸茸无害的萨摩耶。可是这一下的笑让梁晦彻底慌了神。

眼神冰冷笑容虚伪,就像是在玩网络游戏不得不进行的每日任务。

霸图班一个和梁晦关系不错的les也看见了这个笑,她瞥了一眼梁晦说:“玩脱了吧。”

真的玩脱了。

说好的相爱相杀呢!

说好的宿敌变情人萌萌哒呢!

想杀的确有了,宿敌的确坐稳了!

可他妈剧情你是耍我么!怎么卡在这儿不动了!!

你这是泼了我一身狗血啊喂!!!

但是后来梁晦和段家二小子俩人被不知道哪货小混混堵在胡同里的时候,他都快跪谢这狗血的剧情了。

并肩,将后背交付对方。

梁晦在抡酒瓶子砸人的间隙偷瞄拿着板砖砸人的段家二小子暴露给自己的毫无遮挡的后背,心里涌出一股酸酸的满足。

他真的挺满足的。

即使是被迫的信任,他都感觉死而无憾。

听说经历过生死关头的人,会在劫后余生时,与同自己一起经历过这件事的人产生好感。

梁晦也听过这事。

刚揍完小混混他就扯着段二小子软磨硬泡拉到了一家口碑不错的餐厅,点了一大堆菜。按着段二小子的肩膀不让他走,直到所有的菜都上齐。

段二小子用手机给他打字『你这是干嘛?』

当时梁晦在全国最大同性交友网站上面听过别人读的一个树洞贴,他记得里面原本见肯面打的你死我活的俩人因为吃饭一个AA制就一笑泯恩仇。他挺想试试这招在段二小子身上有没有用。

梁晦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说:“咱俩毕竟竹马竹马,家离得这么近。吃了这顿饭就不计前嫌怎么样?”

段二小子看着梁晦像是渴的厉害,就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然后继续打字『如果我说不呢?』

“那咱这顿饭就AA。”

段二小子看了一眼梁晦递过来的消费单,盯着上面的“总消费900元”抿着嘴想了一会,然后抬手叫来服务员,干脆利落地刷了卡。

梁晦傻了。

剧情又他妈脱离正轨了!!!

说好的一看单子不计前嫌欢乐共餐呢!!!

段二小子拍拍他的脸,没有打字而是开口说话:“这顿饭算我请你,你抢过我多少女朋友?最后一顿饭就一笑泯恩仇?这欠/操生意我答应我就是傻子。”

段二小子声音很好听,就像是剥开热腾腾栗子壳的咔咔脆响,虽然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说的却是字正腔圆没有儿话音的普通话。

梁晦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

你说他说啥,总不能说“老子不是对你女朋友心怀不轨!老子那是爱你!”

他拿他这辈子的节操打赌,如果他说出来肯定当场就被段二小子剁了。

于是快要出口的话转了个弯:“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结果你见了我老是躲。”

段二小子听了这句话的表情,不用翻译梁晦就知道,明显的“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最后这顿饭俩人一起消灭的,可能真是因为劫后余生,用餐气氛还算愉快。

如果不是梁晦一直想和段二小子搭话的话。

到了最后段二小子被缠的受不了了,就给梁晦打了一段话。

『如果分班考后咱俩在一个班,我就不计前嫌,和你做个一起吃饭上下学去厕所别人废你翅膀我定毁他整个天堂的好基友。』

梁晦点头同意了。

段二小子这条件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比让他去参加个全马还难办。

分班考的班级千千万万,学校管得严塞钱托关系从来不管用。

梁晦甚至有点庆幸段二小子和自己的成绩不分仲伯,而不是差上十万八千里,否则那考到一个班更有难度了。

然后啊……

梁晦坐在教室里,被分科后的班主任就是自己大男神的事实冲击的不要不要的。然后他看见班主任有点苦恼的皱眉,夹着烟的手挠挠后脑勺自言自语:“这班长和学委…谁啊?”

已经任命的其他班委和课代表支起耳朵,亮着眼睛听。

班主任的眼睛在座次表上面转了一圈,说:“梁晦!”

梁晦蹭地站了起开。

“你就是班长了!听说你是心脏……”班主任说到老师名字的时候卡了一下,“张老师带出来的学生,那一定会把班级管理的井井有条!”

然后班主任又叫了一个名字:“段儒介!你就是学习委员了,站起来!”

教室角落里一个男生慢腾腾站起来,嘴唇蠕动半天才挤出两个字:“不…我…行!”

后来班主任说了什么梁晦都忘了,他只记得自己盯着那个一脸震惊的段二小子,揉揉崩地僵硬的脸部肌肉,死命压下上扬的嘴角。

有时候他真该跪谢这脱纲的狗血剧情。

————

【小剧场】关于梁晦的名字

段儒介曾经问过梁晦,为啥爹妈给他起个这么晦气的名字。

“这不是晦气,”梁晦推了一下眼镜,语调四平八稳,“我出生日期在农历是月末,爹妈懒,省事,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段儒介点头,表示知道了。

第二天段儒介在课间打了一段子,朝梁晦招了招手以后摁开了朗读键:“梁月末我和你说……”

梁晦提着段儒介后衣领把他拎出了教室。

吵哄哄的班里安静了那么几秒,然后爆发出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

“梁月末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乡土气息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班长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学习委员每日作死刷出新高度哈哈哈哈哈哈哈”

“学习委员在手,每日不愁段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8)
热度(264)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