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86-89

第一人称视角
人物ooc,文笔流水账
注意:叶修现在所带班级里的人全为原创人物
首要任务苏叶神!次要任务刷all叶!
欢迎订阅tag: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 

 

 

86

 

我们以前的地理老师,是一位龄比较大的女士,操着一口晋南地区的方言,两个她摞起来还没我高,但是一个她肯定比我重。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小眼睛眯成一条缝。

 

那个地理老师是个老本科生,出生没几年有了文革。期间她做过错事跟过风,上过山下过乡。算得上是文革结束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读完大学以后分配到我们学校,在老师这个岗位上站了三十多年没挪动过,她带出来的学生拿计算器都摁不出来,完全算得上是一个老先生了。

 

老先生是个好老师。

 

老先生年纪大了,说上几句话就咳。膝盖因为年轻的时候受过伤,走起路来必须扶着点旁边的东西。可能是她知道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每次讲课语速特别慢,就是那种说一个字顿一下的感觉。

 

她的板书和别的老师不太一样,每次上课老先生都拿着一个里面装着自来水的大水壶,用自己揣着的一根毛笔蘸了水,从黑板的最右边竖着写,一直写道最左边。

 

一笔一划,整整齐齐的行楷。

 

老先生心脏不好,每次上课都认真的和最后一次上课一样,每次见到她认识的学生不管对方还记不记得人家,就说:“崽子们要相信你身边的人啊,小小年纪不要相互猜来猜去,都是朋友猜来猜去的多伤感情啊。”

 

班主任也是老先生的学生,我曾经好几次看见班主任乖得和一只鹌鹑一样站在原地任由老先生絮絮叨叨的拿走他身上的所有烟。老先生在一旁站着,身体有点佝偻但是脊背挺地笔直,班主任垂着头手背在身后,不停地在解释:“抱歉抱歉,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老师您千万别告诉我爸,我弟也不行!”

 

这时候老先生摇着烟盒叹着气说道:“叶修啊,你能不能让长辈省点心啊……”

 

老先生真的挺好的。

 

真的是个不错的好老师。

 

后来……就在我们刚上高二的时候,老先生死了。就和一些狗血小说写的一样,老先生倒在了她热爱的工作岗位上。

 

老先生是在下午的第一节课上走的,那节课她正在给高三讲习题做总复习。上的上的她突然和高三那个班的学生说:“老师有点累,坐着休息一会,你们自己先看看书把下面的那道题做了,我一会讲。”

 

然后那个高三班的人就给她拖过来一个专门给她买的比较软的椅子,把窗户大小调的正好。

 

老先生坐在椅子上,靠着后面的黑板闭着眼睛休息。

 

然后她再也没有睁开眼了。

 

 

 

87

 

老先生葬礼那天全校的人都去了,有的是有着明亮清澈眼神的象牙塔中的莘莘学子,有的是西装革履不苟言笑事业有成的精英人士,有的是保家卫国的军人,有的是拖家带口孩子都是老先生学生的夫妇,还有的人连夜坐飞机从大洋彼岸飞过来连身上衣服的褶皱还没有抹平。

 

上面的人在读老先生早就写好的遗书,下面的人呜呜咽咽止不住哭声。

 

我哥也是老先生的学生,那时候他站我旁边。

 

一开始他神色平静表情淡定,但是到后面眼圈越来越红。

 

读遗书的人也是老先生的学生,读遗书读的自己一脸泪,声音抖成紧绷的一条线。

 

遗书的最后,老先生说她其实不想当老师,而是想当一个军人保家卫国。但是她后来想了想,自己那十年里面做错了那么多事,不太好意思去当军人。

 

她说那时候的自己读书读的太少,别人说什么就跟风一起去,为了防止日后会有孩子重蹈覆辙,她决定去教书。

 

最后的最后,老先生还是那句话:“崽子们要相信你身边的人啊,小小年纪不要相互猜来猜去,都是朋友猜来猜去的多伤感情啊。”

 

我撑不住了,满脸眼泪擦也擦不干净。

 

我哥也撑不住了,可能是觉得一个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哭唧唧有点丢脸,就把头埋在我肩膀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葬礼结束的时候,我半个肩膀都是湿的。

 

班主任大学时候选修过地理,老师就是老先生。葬礼那天我看见他把头埋在一个西装革履的男的的肩膀上哭的不要不要的,被班主任埋这的那个人倒是没有哭,只是眼圈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是我看见的第一个没在老先生葬礼上忍着没哭的人,就好奇瞅了几眼。

 

好像……有点眼熟啊。

 

 



88

 

过了几天地理课上,班主任盘腿坐桌子上,拍着他身边的人的肩膀对我们说:“来来来,这是你们的新地理老师,你们的吴学长吴雪峰大大。”

 

那人就是葬礼那天班主任靠着的人。

 

我看着那人的脸一拍同桌的大腿。

 

我说那人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吴雪峰啊!

 

 

 

89

 

吴雪峰这人在荣校学院这里算得上是一个风云人物,大一的时候在系里成绩算是拔尖的,再加上人长的帅性格稳重,妹子的情书一摞一摞的往人家怀里送。

 

如果按照正常的故事来走,吴雪峰这人可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但是好巧不巧的是,在吴雪峰大二那年,他的宿舍里多了一个叫作叶修的大一生。

 

更是好巧不巧的是,叶修是吴雪峰所在的嘉世辩论队的队长。

 

再好巧不巧的是,吴雪峰是副队长。

 

 

后来的事我也是听毕了业的学姐学长们说,嘉世辩论组那时候可是一个顶五个啊,把当时的蓝雨霸图微草烟雨辩论组一个个操♂的神魂颠倒——韩老大也是在那时候和班主任结仇杠上的。

 

那时候嘉世的小队长不省心,辩论赛赢了还顶着他那一张嘲讽脸损对方辩手,稳妥妥的拉住了整个队的仇恨。弄得对面蓝雨辩论队的队长露胳膊挽袖子,一只脚踩在台子上,抡起椅子准备去干架。

 

嘉世的副队长这时候对对面蓝雨的道个歉,拉过还在开着嘴炮的小队长,匆匆下台,回宿舍进行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

 

再过了一阵子,嘉世副队长估计是放弃了对嘉世小队长的再教育活动,认命了一样跟在小队长身后提醒他作息时间早睡早起,提醒他该添加衣服该减衣服,提醒他按时吃饭提醒他少抽烟。

 

然后就这么一直到了俩人毕业,一直到了俩人来学校的嘉世组教书。

 

那时候嘉世辩论组整天损死人不偿命的小队长长大了,成了勤勤恳恳虽然有点嘲讽但是是个好老师的嘉世备课组组长;那时候整天絮絮叨叨和老妈子一样的嘉世辩论队的副队长也长大了,长成了能够打点好自家组长生活点滴,对着小崽子们温柔有耐心的嘉世备课组副组长。

 

再后来……

 

再后来的故事我也知道,吴雪峰出国经商,叶修独自支撑嘉世直到被从中剔除。

 

从小队长和副队长,到小组长和副组长,最后到了兴欣草根备课组组长叶修和大洋彼岸的商业新秀吴雪峰。

 

俩人就像是两根逐渐接近的直线,交叉过后,便是动如参商。

 

 

 

 

你们想要的雪峰大大出厂了(:з)∠)_

雪峰大大ooc严重,要打蠢lo的话请不要打脸好不好qwq,脸要留着明天漫展出去勾搭妹子qwq

今天状态不对,吴叶没有刷完还有一发,等蠢lo调整好状态晚上再码qwq

评论(28)
热度(310)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