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160-167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

第一、三人称视角切换

人物ooc,文笔流水账

注意:叶修现在所带班级里的人全为原创人物

首要任务苏叶神!次要任务刷all叶!

欢迎订阅tag: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

终于开始刷副本了_(:з)∠)_

其他人物也开始陆续上线中_(:з)∠)_

兴欣小兔崽子开始准备教高三旧嘉世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学做人了_(:з)∠)_

另:其实副本很狗血,很没常识,很傻很白很玛丽苏_(:з)∠)_,还有开始刷副本了以后,感情戏刷的就没以前多了果咩_(:з)∠)_关于旧嘉世和新嘉世的设定,完了会在文中解释的

还有……蠢lo明天还要六点半起床上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熬夜这么晚干鬼啊(╯‵□′)╯︵┻━┻

最后……求评论小红心啦_(:з)∠)_






160

叶修想和妹子说一句别吼了,可是他这刚一起身就直直的和还在无意识地咚的孙翔的脸撞了个结实——或者好不夸张的说,完全就是个无缝对接,两人嘴唇撞一块,彼此都能听见牙齿相撞的声音,嘴里全都是血腥味。

旁边的妹子捂着脸,发出一声尖叫,连忙掏出手机,连拍照声音没关就开始狂摁。孙翔和踩了电门一样从叶修身上蹿起来,脸红的戳一下就能滴出来血。

叶修捂着嘴从地上爬起来,从不知道是谁的办公桌上面的纸抽里抽出一大把纸,摁在磕破的嘴皮子上擦血。孙翔慌得快要跳起来,两手在空中摆着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么事……”叶修嘶嘶地吸着冷气,每说一个字都感觉舌尖扯得生疼——看来这样子不只是嘴皮子破了,连舌头都被咬破了。

孙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也扯出来一张纸按着自己嘴唇上破了的地方。

办公室里陷入尴尬。

一旁的妹子双手背后藏起手机,歪着头小声问孙翔:“老师……我能走了么?还有半个小时就上课了。”

孙翔摆手示意学生走人。

叶修接了一句话:“把那些照片都删掉,小姑娘整天想着点什么有的没的。”

轮回的妹子吐了吐舌头,把手机相册错开伸到叶修面前:“老师,别生气嘛我早就删了,你看qwq”

叶修扫了一眼,觉着嘴唇上不往出冒血珠了就把压着的纸揉起来团手中,然后用另一只手拍拍妹子的头:“这才乖么。”

这妹子估计也是个叶神粉,虽然照片被删了有点小伤心,但被拍了头以后乐不嘚嘚走路都带打弯,晃荡着出了办公室,还顺便把门带上。

出了门以后妹子一转脸上略带伤心的表情,笑得双眼眯起来像只小狐狸。她迅速蹿到离办公室有一小段距离的厕所,掏出手机戳开QQ聊天。接着戳开之前关闭的聊天窗口,长摁之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给自己好基友的照片。

然后……







161

背后传来软底鞋轻踏地板的声音,一只手臂擦耳而过直直从她手中抢走手机。妹子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老师下意识摁了锁屏键。

抢她手机的人开口:“学妹,在学校玩手机……这不好吧?”

妹子转过身,看清来人以后松了一口气。来者是个女生,脸色像三党一样带着点过度熬夜和透支身体的菜色。长得还算白净漂亮,穿的整整齐齐的学生校服——拉链都标准的拉到校徽以上。拿着手机那只手的胳膊袖子挽到胳膊肘以上,另一个没有挽起来的袖子上松松垮垮地卡着一个红底的袖箍,上面用黄色的布料打出三个整齐的字:

“风纪部”

风纪部这玩意在荣耀也算是有历史了,这个部门自建校起就存在,一开始归于老师管辖,后来并入学生会,由学生和老师交替负责——学生负责课间,老师负责上课时间。风纪部的主要工作就是监督学生的日常行为是否符合校规校纪的要求,如果不符合扣除响应的道德教育量化考核分数,符合的话就什么也不干。

在学校,扣分的就是大爷,学习好的就是皇上。而往往能进了风纪部的人就是是大爷中的太上皇,连同班同学都要上赶着巴结。

要进风纪部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道德教育量化考核分数,日常评分,老师评价一个都不能差,最坑爹的是进风纪部必须次次考试成绩高于全校平均分。如果有一次低的立马踢出。

不过就算条件这么不要脸,依旧有一大片的人要死要活都要进去。

如今这轮回的妹子一看是风纪部的学生而不是老师,立马松了一口气——毕竟学生大多数都在厕所玩过手机,同病相怜商量起来还能帮忙加分。

“学姐,我就是和基友说一句话……”松了一口气的妹子开始扯皮条。

“学校明令禁止学生代手机进入校园的,学生守则上面写的一清二楚。”

妹子说:“可是学姐你又不是没有带手机——而且我真的是和基友发一句话,还是让她帮我把作业收一下。”

学姐看了看手里的手机:“那也不行。”

“通融通融嘛~”

学姐犹豫的看了一会手机:“好吧折中,我不上交你的

手机,但是你得到晚上去风纪部自己领——你回班吧。”

看样子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妹子点点头,一步三回首的出了厕所。学姐对她说了声抱歉,先她一步蹿了出去。

然而当妹子刚踏出厕所门的时候,忽然感觉有哪里别扭。她快走几步跑到楼梯间,却只看见一个朝高三楼层走的背影。

“什么嘛,”妹子揉揉头发朝自己教室所在的楼层走去,“只是普通的学姐而已啦,想太多。”








162

不对等等!!

刚刚那个人自称学姐?!

妹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刚刚走过的楼梯,然后视线转到了楼梯墙上贴着的楼层向导。

第一层是初一教室和政教处,第二层是初二,第三层是实验室,高一和初三在同一层,再往上是各教学组办公室,接下来是高二,然后……

妹子看了看自己的所在的楼层——是的没错,是第四层。然后眼神死地看向学姐走上去的那一层:

「F五   高三教室」

妹子的冷汗唰就下来了。

您问为什么这么紧张?别急,我慢慢给你说。

荣耀附中虽然和其他中学相比开放了很多,但不管是从学校生源来看还是从学校口碑来看,它无论如何都没有逃脱“高升学率”这几个大字。

很多人都有这么一个经历,一上了初三或是高三——总之就是准三党,个人在学校不得参加任何社团活动,也不准加入各社团或是学生管理组织。集体方面,除了像考试这样的大型活动和课间操,其余一概不准参加。

在荣耀附中也是同样,或者说他们会更严一点——学校连课间操都不让上,下课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被压缩成五分钟,并且在原本已有的晚自习基础上再多加一个晚自习。准三党的楼道有专门的老师看守,除了本年级和任课老师外,其他人一概不让进。

简而言之,就是如果不是准高三的学生,她为什么要自称学姐,为什么守在楼道口的老师放她进去。但如果那个没收手机的人真的是高三的话……她就不应该有没收手机的权利,况且风纪部的袖箍在退部后要上交。

而且,对方为什么要没收手机?

妹子站在原地,手脚发凉。

她的手机没密码,一旦划开,屏幕上首先跳出来的就是刚刚还没退出的QQ聊天界面——那个上面有者孙老师和叶神在办公室,不小心亲到的照片的界面。









163

下午第一节课英语老师的右脚刚踏进班门,班里就有人感觉来的不是老师,而是气旋。当时坐在第二排的我都开始考虑气旋在的时候应该是个什么天气了。

地理必修一自然地理上有讲,气旋出现时往往带来阴雨天气和大风等,比如说……台风。

我抬头看了一眼窗户外面的天空:虽然是冬天,但天翠蓝的没有一片云,太阳晒得人暖融融得只想眯上眼睛睡觉。只要是眼没瞎或者是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好天气。

开始讲课的时候枪王大大僵着一张俊脸,不管抛出什么问题都点名让美术课代表回答,一节课下来整个教室就听见枪王大大噼里啪啦按着键盘的打字声和美术课代表蔫儿了吧唧回答问题的声音。

哦对了,还有类似于我一样忙着记笔记的人笔尖在纸上抹擦发出来的擦擦声。

好不夸张地说,一节课四十五分钟,除了开头三十秒全班起立说“老师好”,剩下的时间全是美术课代表回答问题的声音。

回答到后面美术课代表都快疯了。

刚打下课铃的时候,美术课代表正在思考枪王大大甩给她的一道去年高考改错。这丫头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就开始咬着指甲,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眉头紧锁。后来打铃后班里有人表示要不然我们抄下这道题下次上课的时候给枪王你一个正确答案。

枪王摇头,和做拒绝黄赌毒的公益宣传广告里面的人一样,表情严肃坚决,面对我们的提议说不。

最后美术课代表在下课三分钟之后做完那道题,说出答案并且枪王点头的那一刻,美术课代表就和跑完极限马拉松并且得了第一的人一样双臂上举摆出V字手势,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枪王大大没有理她,只是在讲桌上收拾自己的电脑包。等到收拾完提上包出门之前,枪王大大抬头对全班说:“偷窥……不好。”










164

“谁偷窥了?!谁偷窥了?!”美术课代表趴在桌子上干嚎,“要不是他们班的学生在门口杵着挡路我能发现你在告白么!要不是你告白我会偷窥么!告白没成功怪我喽?!”

班长摊手:“当然怪你,不怪你怪谁。”

我跟腔:“就是。”

美术课代表拍了一下桌子:“梁晦段儒介你俩啥意思,夫唱妇随也不能用在现在这时候吧?而且你说说你们,几个大男人在关键时刻还没有我能干!”

“那可不一定啊……”德语课代表弱弱地插嘴。

美术课代表又拍了一下桌子:“闭嘴。”

“哦。”德语课代表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然后低头玩起了手机。

我吐槽:“妻管严。”

“怕老婆很正常,”班长推眼镜,“毕竟那是老婆。”

“喂喂喂,你们别瞎说啊,啥老婆不老婆的,”美术课代表右手贴向手腕,用指甲轻弹袖口别着的小刀的金属外壳,“都说了,我和他可是纯洁的同学友谊。”

班长嘴刚张开,一个音节还没有发出,英语课代表在座位上拍桌而起。

我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往后蹦哒了一下——美术课代表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我这么一蹦哒直接跳到我们班卫生角里面,踩得簸箕还有金属杆的扫帚相互敲击叮铃咣啷响。

“干嘛呢干嘛呢,”英语课代表的视线没有离开手机,“你们快上QQ,去那个‘各班级干部交流群’!有急事!!”

德语课代表点点头,嗯了一声。

数学课代表这时候从外面抱作业回来,听见英语课代表这句话有点犹豫:“这不好吧……很容易被老师没收了啊。反正今天周五放的早,回家再看吧。”

“不行不行!真的是急事!”英语课代表急得都快要跳起来,“现在,马上,立刻,掏出手机上QQ!有关于班主任的!”

一听到这句话,还管什么老师啊,数学课代表就差没把作业直接扔地上。他把作业匆匆忙忙堆在窗台上,然后几乎是飞到自己的座位上从书包里掏出手机。

美术课代表也一样。

英语课代表把视线转向我:“段儒介,你不看?”

我指了指正在连移动网络的班长,班长同时开口解释:“他和我看一个就行了,少一个人没收是一个人。”

这是最早戳开QQ的数学课代表骂了一句:“我日……这什么事?!”

正好班长这边的QQ通话也在刷新,我就凑过去看了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

“我日……”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165

轮回德语课代表     14:20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轮回班班长  @轮回班班长  @轮回班班长  @轮回班班长 @轮回班班长

轮回班班长   14:22

·怎么了?

轮回德语课代表    14:24

·班长我现在手机被没收了正借了随便一个路人的手机给你发消息可能说不完你先看一个大概,具体的我回去和你说。

·我的手机被没收了。

轮回班班长     14:25

·…………………………

轮回德语课代表    14:27

·我的手机锁屏没密码,被没收的时候手机界面刚好是孙翔和叶修在办公室里不小心撞到一起然后亲上的画面。一个自称是高三学姐的带着风纪部袖箍的人把我的手机没收走的。

轮回学委      14:27

·多大事,我昨天还被没收了呢

·……等等我去?!

轮回班长      14:30

·日……

霸图班长     14:31

·我日……好不容易窥屏一次,来个这么爆炸性的新闻。

蓝雨班长    15:15

·我操

微草班长    15:17

·下课一开屏发现集体骂娘是要闹几。

蓝雨班长    15:18

·别说话,去翻记录。

微草学委    15:18

·难道不应该是“别说话,用心去感受么”?

·不过到底啥事啊?

·集体骂娘,少见啊,上次还是高一看见段儒介那小子得了最佳辩手吧。

兴欣班长   15:20

·【段儒介】能言善辩怪我喽还有不知道过程就滚过去翻记录。麻痹事件太闹心我都不想打字了。

微草班长    15:20

·我翻完记录回来了。

·这什么事……

·你们打算咋办@轮回班长   @兴欣班长 

·段儒介你别老用人家手机,让真班长上来。

轮回班长     15:22

·我们商量了一节课……打算先守着。

·看看动静,反正荣耀附中官博和贴吧吧主的账号以及密码就在群文件里,要想解释随时都可以上

兴欣班长     15:22

·【梁晦】同样。

·【段儒介】不过妹子能把你看见那个人的外貌和我们说一下么,我这儿有个不好的联想……说不定本来是要朝着我们兴欣来的,不小心把轮回带上了。如果是那样的话轮回班你们倒是不用怕了,估计照片抖擞出来时孙翔的脸上会打码。@轮回德语课代表

轮回宣传委员    15:24

·我早就根据她的描述把人画出来了。

·【人脸肖像】










166

德语课代表是我们这几个人里最早戳开图片的人,他单手撑着下巴紧皱眉头:“这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数学课代表认同:“我也觉得是,有点脸熟,但是死活想不起来。”

美术课带表这时“啊”了一声:“是她!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

“哪个?谁?”

我接话:“走廊,中午,撞数学课代表。”

班长的视线放在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那副画上:“所以你的意思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上课铃,美术课代表和我们比划了一个上课用手机联系的手势然后坐在了椅子上。我回自己座位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数据上了网。

那一瞬间我抬头看了看窗外。

晴空万里。








167

兴欣学委     15:25

·这估计是朝我们来的。

蓝雨学委   15:25

·刚翻完记录表示很蛋疼。

·什么什么你说你说。

兴欣学委     15:26

·这的确是高三的人。

·如果有事,估计是冲着我们兴欣来的。

·大家还记得学校最后一个旧嘉世的班在高三么?

微草学委     15:28

·段儒介你打字没重点这毛病咋还没改呢,说重点。

兴欣学委     15:30

·…………………………

·中午我们班上一个课代去食堂吃饭被一个高三的撞了,没倒。

·撞他的是一个女生,那个女生看了一个和我们班男生同行的妹子,摇了摇头说“可惜了,长得挺漂亮,不过是兴欣的。”

·那个女的穿的旧嘉世的校服。



兴欣宣传委员(美代)     15:34

·画上的人,和那个女的一摸一样。

评论(18)
热度(222)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