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点文番外】军训那七天·第一天【上】

最近几天先集中精力把番外更完之后开始刷剧情_(:_」∠)_

因为番外特别甜,特别甜,特别甜

内含各路班委初见的美妙画面xxxxxx

另:不是蠢lo不更!!是玩游戏玩的忘了时间_(:_」∠)_

另:段家老大的名字……让蠢lo想想,想想

     教官的名字……让蠢lo想想,想想

1

昨天叶修对着梁晦反复叨叨两三次,说军训第一天早晨七点整就要在学校门口集合,安排好同学数好人数排队等着大巴过来把你们这一群小伙子拉到山沟沟里的部队训练营——一条内容翻过来倒过去说个没完,烦人程度直线上升堪比隔壁蓝雨组的黄少天。

六点半的时候梁晦就到了,空旷的大操场上有了不少人,全是穿着整齐的迷彩服扣着绿色的帽子五个一群十个一堆找着新班旧人就开始聊天,还有的是和家长站在操场边缘难舍难分说一句话就抹上三把泪表达自己即将远离亲人的悲痛。

梁晦一看那些软了吧唧哭唧唧的人心里就泛堵,尤其是看见里面还有一个男生哭的时候心更塞了。几分钟前他刚出门的时候自家爹妈一个两个在床上睡得砸吧嘴,还要自己提前爬起来给人做好早饭把人叫醒。

2

隔壁的段儒介和他的情况完全不同,家里面的那个十足弟控的蠢哥哥十分乐意帮自家弟弟收拾行李。一开始段儒介很爽快的答应,试好老哥以前军训穿的迷彩服挺合身后,就叼着香蕉盘腿坐沙发上看着哥哥收拾行李。

毛巾,牙刷,牙膏,漱口水,电吹风……

“哥,”段儒介叫了一下,“头发短,不用。”

段家老大头也不抬:“带上为好,备用。”然后继续往里面塞东西。

洗衣粉,衣撑,电磁灶……

段儒介直接从沙发上滚下来,扑过去一把抓住他哥的手表情严肃:“我来……”

收拾东西就这么告一段落,第二天早晨段儒介穿着迷彩服扛着行李箱下楼准备做饭的时候,发现自家老哥早就做好了早饭摆在餐桌上等着他来吃。

西装革履还拿着报纸一脸精英样的段家老大对拖着行李箱站在楼梯上的自家小弟笑了笑:“吃吧,下一次再吃我做的饭就是七天后了。”

3

有这么个贴心的好哥哥导致等梁晦来操场上战队的时候,除了看见自己班整齐的队伍就是看见段儒介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顺着队伍滑来滑去数人数。

数的正开心的段儒介一抬头看见梁晦来了,下意识双腿一蹬倒滑着行李箱栽进隔壁微草班的队伍。

然后就被微草班的一群老相识嗷嗷叫着从行李箱上拖下来,勾肩搭背叙旧,微草班班长摸着段儒介的一头软毛欣慰地说“儿子又长高了,爸爸好开心”。

队伍末尾靠边的一个长头发妹子戳戳站在一旁的梁晦的胳膊肘说到:“班长,你的小受在娘家人那里很受欢迎啊。”

梁晦淡定地推了一下眼镜:“他不是我家小受——还有请站进队伍里,我要开始清点人数了。”

妹子看着梁晦那没有任何表情的死娘脸撇撇嘴,站回队伍里嘟囔:“反正早晚也是嘛。”

4

段儒介在微草班那边没有呆多长时间,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就继续滑着行李箱蹿到数人数的梁晦身边。他看看梁晦数到地队伍位置,侧头想了想说到:“50整。”

梁晦停下数数问:“现在班上有五十号人?”

“嗯,”段儒介点头,“男十女四十。”

梁晦旁边那个站在队里斜斜地带着帽子的男生咋舌:“男生这么少——虽然别人都说文科班男生少,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吧。”

段儒介摇头:“蓝雨文,没女生。”

那个男生愣了一下,然后开口:“蓝雨的……好惨啊。”

5

虽然段儒介和梁晦这俩人天生不对盘,但现在好歹是一个班,工作上有点别扭但还是可以互帮互助。一个算着人数一个拿着花名册点名,没过多长时间就知道谁没来谁来了。

都已经过了七点,操场上依旧有不少人穿着迷彩服提行李箱气喘吁吁地冲进已经站好的队伍里,搅得整个班级鸡飞狗跳。梁晦看了看还有一个人就满员的花名册和段儒介俩人私底下一合计,先让到了的人原地坐下休息,然后一个站队尾一个站开头,拿着花名册卡人。

段儒介把行李箱推到队末尾坐好,过了差不多四五分钟就看见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急火火往队伍里冲。段儒介一个抬腿卡住人的膝盖。

男生被人拦了一下,身体下意识往前倾,好不容易稳住身体一扭头斜眼看着坐在行李箱上的段儒介:“反正是你们班的就是。”

段儒介是那种平常不爱惹事但是一点就炸的人,他看着花名册听着男生语气带着点冲,站起来说:“名字。”

男生之间撕逼都和身高挂钩,个子高的不说话光杵那儿人高马大就挺有歧视的,个子矮了就算你在更气见人依旧觉得低了一头。段儒介这一米八的身板蹭的站起来刚好和那男生一样高,连头发尖都没冒出去多少。对面男生气势没弱,但是说话放缓了:“陆佳佳。”

“jia?”段儒介不知道男生嘴里两个jia分别是那两个字,只好重新坐回行李箱上,按着上下扫了一眼花名册,“没有,错班。”

“不可能!”男生指了队开头,“我们班长不还站那儿呢!”

段儒介的视线顺着男生的手往前看,5.2的两眼让他毫不费力地看到了队伍前头站着的梁晦。那人弯腰拿着花名册侧耳和一个身高差不多一米五多的女生聊天。

聊得还很开心呢。

段儒介把视线拉回来:“梁晦?”

男生点头。

“兴欣这里,霸图A区。”

男生愣了一会儿,然后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到霸图所在的操场A区站队了。

6

老师不知道是这次集体没上闹铃还是其它,总之在学生们全部集合完毕又过了老长时间以后才陆陆续续出场。

这么拖拉自然引起了各班的骨干干部的抱怨。

霸图的班长甩了一下手腕,看着上面的时间对着自家教学组的老师抱怨:“老师,你们已经迟到了43.21分钟。张佳乐老师迟到我能理解——毕竟幸运E有着不可抗因素,但是……张新杰老师你也迟到是几个意思?!还有韩老大?!你们几个全都迟到?!”

张佳乐:“死小子什么叫幸运E是不可抗因素?!”

“老师你闭嘴?行李收拾好了么?吹风机你到了没?那里好没有澡堂,你带了免洗喷雾了么?”

张佳乐闭嘴了。

张新杰推推眼镜说:“其实……”

“老师,你的强迫症被你吃了么——好吧我知道你其实没有强迫症,但是这也不是你不能守时的借口。既然知道闹钟不保险,为什还不在手机上再设一个闹钟?您不是还时常和我们说双重保险么。”

张新杰不说话了。

韩文清还没开口呢,他们班的班长直接掏出来钱包塞他手里:“韩老大你好,韩老大再见。”

当然轮回这边倒是没抱怨,他们这边说起来简直日了狗,周泽楷站在队伍前面对着自家学生漏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说道:“抱歉。”江波涛在旁边笑呵呵地说刚刚是给大家买水去了可能有点迟,孙翔在边嘟囔着“要带够水,到时候渴了别找我哭”一边给所有学生一人发了一瓶农夫山泉。

后来据轮回班兔崽子爆料,军训的时候不用他们自己开口,孙翔自己掏腰包帮他们每个宿舍买了一打4升的农夫山泉。

王杰希到也是没被唠叨,他一来了队伍就临着自己班的上大巴。等人塞满以后第一个出发。

据微草班的小兔崽子透露,杰西卡大大特别有母性地给他们讲了一路军训防暑防晒注意事项,并且对女生承诺如果水房挤不上的话可以来他这里打热水——保证一天24h有热水。

7

兴欣这边的快要哭死了。

左边的微草班在班主任来了以后第一个上了大巴,他们这一群连班主任影子都还没见到的人只能看着大巴排气筒里冒出来的灰烟暗自咬着小手绢。

好不容易盼来了班主任,没想到班主任那个死不要脸的一脸萎靡不振挂在隔壁蓝雨教学组组长的身子上打哈欠——那黑眼圈简直和好不容易高考解放后打了三天三夜网游的人一个样。

一个大男人挂在身上的滋味肯定不好受,但是蓝雨组长那笑眯眯很享受的样子着实让兴欣的小兔崽子说不出来“把班主任交给我们就好,您可以去管自己的班”这句话。就算是真说出来了——同志你看看旁边那个蓝雨副组长,估计他能硬生生给你说回来。

蓝雨班的队伍就在兴欣班的右边。俩文科班离得近,各班老师还那么不检点黏糊在一块,自然生出来点惺惺相惜之情。

蓝雨的学委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一脸心累地搭着段儒介的肩膀,语气就像是领导人指点江山:“你看看,你看看,三个大男人一大早就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快看喻总的手搭上叶神的腰了!我的妈叶神的腰好细!!哎呀那个弧度prprprrprno more me!!!”

……只可惜到了后面画风就不对了。

段儒介很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面无表情掏出手机开始拍照。

8

最后等着差不多全校都走光的时候,兴欣地小兔崽子们才任劳任怨地把自家班主任从别人家老师身上扒下来。

把老师扒下来这事是段儒介动的手——叶修可能是真的缺觉了,段儒介刚把他从喻文州身上折腾下来叶修就顺着手劲往后一栽摔在了段儒介身上。段儒介被砸的往后样,连忙后退三步脚下用力稳住身形。

这样一来叶修无可避免的整个人压在了他的身上。

这么大的动静也让叶修小小的清醒了一下,他打个哈欠,看清扶着自己的人后拍拍对方的头:“小学委啊,辛苦了。”

被自家男神表扬的段儒介很是高冷的压抑自己内心如同少女一样如果喊出来就有点丢脸的尖叫,扶着叶修扛着四周扎人的视线,向梁晦打了个手势后就一步一个脚印地带着全班队伍走向了自己班的大巴。

不得不说一句,段儒介不愧是从小练过的人,抗着一个178cm的虚胖宅男完全不废力气,拽着行李箱如履平地闲来无聊还能数一数扎人的视线是从哪儿来的。

一道喻文州,一道黄少天,还有一道……哎?!

段儒介挑挑眉毛,扭头去看落了自己一步的梁晦。

这家伙看我干嘛?

9

最后叶修是做进自己班的大巴,只可惜身后还跟了一个特烦人的尾巴。

那条尾巴名为黄少天。

段儒介把叶修放上大巴以后就退了下来,和梁晦俩人在底下一个帮忙往车厢底下塞行李一个站在门口数人数。上去以后位子没有几个,只能见缝插针随便坐。

段儒介选的位子靠近最后一排,后面两个就是叶修和黄少天的座位。一路上叶修没说几句话,就听见黄少天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除了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就是叨叨叨叨叨叨,时不时还有一句叶修的“黄少天你说这么多渴不渴,哥这儿可没有多余的水给你喝啊。”

他光是听的心都累。

和他坐同一排的是一个妹子,就是之前和梁晦聊天的身高差不多一米五多的妹子。那妹子看着段儒介坐下来眼睛刷地就亮了,俩大眼珠子闪着绿光凑过来:“面瘫淡定受……啊呸,同学你叫啥?”

段儒介掏出手机打出来自己的名字。

“段儒介同学,你好我叫祁旭东——祁连山的祁,旭东就是那个旭日东升的那两个字,”祁旭东把手伸过来,抓着段儒介还拿着手机的手上下晃了晃,“请问对于有班长那么一个攻……呸,好基友你怎么想?”

段儒介打字『没想法,除了有时候很累。』

这句话也不知道踩到了祁旭东的哪个G点,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熟的有点烂简称腐烂的味道。祁旭东笑得特别诡异地拍拍段儒介的肩膀说:“好小子,我知道相爱相杀很美妙但是年轻人要节制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

段儒介还没开口反驳,突然从两个座椅的缝隙间伸出来一只手拍拍椅背。

黄少天在后面压低了声音说:“安静。”

10

段儒介和祁旭东吓到了,黄少天一句话只说了两个字不科学——这虽然也是重点,但更重要的是,他一个话唠居然让别人安静?!

祁旭东当时一拍大腿,翻身趴在前椅背上向后看。

只见黄少天斜靠在车玻璃窗上,两个座位之间的扶手已经收起来,叶修趴在黄少天的胸口呼吸平稳一看就是睡着了。刚刚提醒过他们安静的黄少天此时下巴刚好放在叶修的头顶,看见祁旭东扭过头仗着最后一排只有他们两个人就虚虚地往叶修头顶亲了一下,然后在嘴唇前竖起一个手指。

“嘘,安静。”

11

过了二十分钟,车抵达了军训的营地。

最先跳下来的梁晦把所有人的行李都拿出来后,一把拽过在一旁和祁旭东聊天的段儒介,凑近了脸问:“你和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就聊的那么开心?”

「刚认识。」

段儒介打完字给梁晦看一眼就想走。梁晦胳膊一使劲直接把人拽回来。

“那你就不能和我多聊聊?!”

段儒介白了他一眼开始打字。

「我干嘛和一个万年抢自己妹子的人聊得很开心?」

梁晦:……说好的不计前嫌做各自的小天使呢qqqwqqq

评论(19)
热度(191)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