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点文番外】军训那些事·第二天【下】

其实这章可以有个小标题_(:_」∠)_

论男生宿舍的作死能力_(:_」∠)_

大讨论那段蠢lo自己写的好开心哈哈哈,都想开abo脑洞了!

然而蠢lo机智的抑制了自己那造孽的麒麟臂_(:_」∠)_





1

其实段儒介这人还是挺能说话的,比如像现在都到了晚饭点集合了,段儒介和田甜还聊的热闹。还好这俩人聊起来有度,教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了。

不过说个题外话,从某种方面来说段儒介和田甜这俩人还挺配的。

田甜是那种浑身上下都带着中性气息,一撩上衣露出小腹还有浅浅的肌肉痕迹,性格是说一不二聊开就可以撸胳膊挽袖子喝啤酒。段儒介则是爹妈眼里标准的好男生,长得不像梁晦那样夺人眼球但是越看越顺眼,人话不多但是有礼貌,见了家长还能不好意思的笑着弯个腰小声说叔叔阿姨好。

而且田甜身高就不算矮,如今怕脚疼穿着一双厚底的运动鞋和段儒介一样高。俩人后背挺的笔直,站在第一排时不时说个话赚尽了关注值。

这才两天啊,就有不少男生女生过来问梁晦他俩啥关系了。

眼看着这次排队段儒介和田甜又要站在一起,梁晦就方了。

他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方的不只他一个。

梁晦看着一个站在田甜身后满脸求勾搭的男生,突然感觉自己遇到了革命伙伴。





2

段儒介刚准备站到田甜身边,后面站着的一个男生和泥鳅一样蹿到他身前后退一步直接把他顶到了第二排。接着就和安排好一样,后面伸出来一双不知道谁的手拽着段儒介的胳膊连拉带拽把他折腾到了最后一排。

这在最后一排还没站稳呢,拽着段儒介的那个人松开了手,转而重重往段儒介屁股上一拍。

力度大的直接让段儒介“嗷”的一声蹿了起来,语速快的像吃错了药:“梁晦你他妈有病?!”

梁晦晃了晃那只刚刚拍过他屁股的手:“当然有?”

“?”

“段儒介不足综合症。”

如此光明正大厚面皮耍流氓噎的段儒介半天说不出来话,只能和炸了猫的毛一样盯着梁晦看了半天,伸过来手也被他一巴掌拍掉。

梁晦显然心情很好,手背都被拍红也不见皱眉。他趁着段儒介有点放松的时机突然伸出手按在段儒介的后脖颈上。

段儒介全身都僵了。

“乖,放松,”梁晦在段儒介后脖颈上揉了两下,试图揉松紧绷的肌肉,“晚上回宿舍满♂足你。”

话刚说完队伍就动了,段儒介就和被狗咬了一样迈开步子往前蹿,梁晦迈了三四步伸胳膊把段儒介揽在怀里。

“放松,放松,昨天晚上还睡一张床呢怎么下了床就这么冷淡,”梁晦紧紧抱着段儒介的腰跟着队伍走,“穿上衣服就不认人真的好吗?”

旁边的女生捂着嘴笑,时不时和挽着胳膊的伙伴小声说上几句。

段儒介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3

第一排的气氛比最后一排还僵硬,田甜在段儒介被拉走以后还扭头看了一眼,还顺带发出了意味深长的yooooo的声音然后就跟着教官往食堂方向走。

站在田甜旁边的男生连忙迈着步子跟了上去,追着问:“哎哎同学你好我叫宋清明你叫什么啊?我看你英姿飒爽威武不凡咱们交个朋友好不好。”

前面说过,田甜穿了个厚底的运动鞋看起来和段儒介那个一米八多的小伙子一样高。这个搭话的男生具体也不知道身高多少,但是他穿上鞋估摸着也正好一米八。

这样下来田甜还比那个男生高了一个尖。

田甜瞟了一眼男生,然后伸手在他头顶比划了一下和自己的身高差距,然后开口说:“田甜,和你一个班的。”

“哦哦你住那个宿舍啊电话多少啊,你看都是一个班的嘛,就交个朋友。”

田甜迈着大长腿往前赶了几步和宋清明拉开距离问:“想泡我?”

宋清明脸刷地红了,摆着手支支吾吾地说:“不是不是”

“我就知道不是,”田甜淡定的点了点头,“我觉得还没有那个男生会追一个比自己高的女生。”

宋清明:………………qwq






4

等到回宿舍的时候梁晦才知道自己刚刚玩脱了,段儒介对他的戒备系数直线上升,自己一有什么动静就和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蹿到微草班长身后躲着。

微草班长挺开心的,揉着段儒介的软毛一脸自家儿子终于懂得依靠大人听爸爸的话的沧桑老爹感。让一旁晃荡着看戏的和尚庙的俩人感叹自古微草出保父。陆佳佳拍着梁晦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轮回的学委揉了揉酸痛的小腿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霸图班长坐在上铺特悠闲地在床的铁护栏上磕着鞋底的土,霸图学委从下铺探出头死命拍他的脚腕子。

就在这热热闹闹的环境中,宿舍门被人使劲敲了两三下,门从外面被推开一条缝,一个男生随之挤进来一个头:“Hello,你们宿舍欢迎多加一个人么?”

段儒介从微草班长身后探出半个身子,想着这男生有点眼熟。

霸图班长拍开自家学委的手,转头向门外的人问到:“欢迎是欢迎,不过你谁?”

男生和一条泥鳅一样从门缝里钻进来,原本想来个华丽的转身亮相但是万万没想到行李箱卡在门外,拽得他在原地转了半圈,啪叽一声撞门板上。

一旁安静如龟的轮回学委拍了一下脑门,嗷嗷叫着从床上跳下来:“我认得他!初中是我们班的,现在的话应该在……”

“现在是兴欣的,”男生拖着处理好的行李箱走到靠着门和段儒介头对头的下铺说到,“宋清明,之前是轮回小语种里的,学的是德语。”






5

后来吹熄灯哨的时候,段儒介看在有外人在才拒绝了和微草俩人挤一个床的主意,不情不愿的爬到了自己的下铺。

梁晦没急着爬到自己的上铺,只是贴着上床的铁梯子坐下凑到段儒介耳边问:“生气了?”

段儒介抖抖肩膀,一脸被恶心到的表情挪远点。

梁晦也是厚脸皮,挪挪屁股凑到段儒介身边:“好好,今天是我的错,咱不闹了,乖啊。”

段儒介这人有个毛病,他这人就算再私下里和你见面恨不得拽下裤衩子报仇雪恨,但是在人多的明面上还能和你装个相互有爱的好同学,绝对不折腾幺蛾子。梁晦也就是看准了段儒介这点,才在宿舍里和段儒介“道歉”。

段儒介几乎是咬着牙根点点头把梁晦推开。微草班长扔过来一个枕头:“死基佬,离我儿子远点。”

一旁的霸图众意味深长的yooooo了半天。

梁晦叹了口气,慢慢腾腾爬上了自己的床铺。







6

军训的熄灯点是十点半。

这几个半大的小伙子经过昨天一天已经适应了训练强度,此时此刻一个个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或床板死活也睡不着。最后也不知道是谁的建议说打电话到一个女生宿舍半夜聊天。

“为什么是女生宿舍?”陆佳佳枕着自己胳膊看天花板,“班里又不是没有女生。”

蓝雨学委哭嚎着摇晃床板,弄得满宿舍嘎吱嘎吱:“你们有我们没有啊!想想连续三年都看不到女生我的心就好痛!”

梁晦开口:“文科班通常都是女生多……哦对,你们是蓝雨啊!”

蓝雨班长不乐意了:“梁晦你那啥语气啊,怎么你们班有女生了不起啊”

微草班长呵呵一笑:“我们这理科班还有七八个女生呢。”

段儒介摇了两下床杆:“女生,打电话?”

“打打打,你快拨号。”

段儒介趴着床上翻着自己的电话薄,一个宿舍的男生眼神都往他那儿瞟,梁晦更是直接翻了床铺压在他身上看着他的电话,嘴里还叨叨:“这是校花的电话?一个通讯录里半个都是你的前女友……我去,你的电话薄里有几个男的啊,除了你哥的就是”

段儒介没理他,找见一个电话摁了拨号键,又按了扬声器。

宋清明甩过去一个枕头:“夭寿啦,基佬又秀恩爱啦!”他话刚喊完,段儒介的手机里就传来一声雌雄莫变的“喂?”

宋清明的动作一下就僵住了。

段儒介朝宋清明呵呵两声,接着甩掉背上的梁晦开口:“田甜,你们宿舍睡?聊天?”

答案能有什么?

当然是聊天。

蓝雨学委略些担忧的敲了敲床杆:“可是,男女生宿舍画风不同,话风也不同啊,怎么办?”

“哎呀哎呀,这个没事啦,”女生宿舍的人似乎很放心,“我们来给你安利个东西吧。”

“哎?”

“少年郎,你听过ABO么?”

“哎哎?!”





7

接下来短短的五分钟内,整个宿舍的男生经历了一场世界观被击碎连带着剩下的两观被碾压,然后重组世界观重新构架价值观和人生观的狂风暴雨。

关键是……他们重建的还有点小开心_(:_」∠)_

一直代表着纯爷们的霸图众是最快接受这个新内容的。霸图班长兴奋地蹬着床板说:“哎,你们觉得我的第二性别是啥?”

“肯定是alpha好不好,”女生在电话那边说到,“我可想想不到霸图的能出来omega。”

霸图学委蹭过去:“那我呢那我呢?”

“A啊,还要我说几遍。”

陆佳佳蹭过去:“我?”

“你谁啊不认得。”

陆佳佳:f*ck

女生那边换了一个人说:“蓝雨的话……唔,我偏向与大部分是alpha和beta组成的。然后微草的话也是。”

“嗯嗯,而且你们谁萌班学组啊。”另一个女生接话。

“哪个班的?”

“哎呀一开始我萌的是微草的,因为看起来有夫妻范儿。”

微草班长不满意了:“我去,谁和他有夫妻范儿啊。”

“别急嘛我还没说完呢,”女生笑了一下,“现在我萌兴欣的!相爱相杀什么的最美味了,属性我都想好了!梁晦肯定是alpha,信息素特别强势,性别相同的谁闻了谁吐。”

梁晦重新趴在段儒介后背上:“哦,那么看来段儒介是omega喽——来后脖子上的腺体给我咬一口。”

“怎么可能,段儒介那一脸蔫儿里坏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柔柔弱弱的o,”这次说话的是田甜,“他应该是第二性格觉醒很晚大家都以为他是beta的alpha——aa相恋最美味了!”

段儒介有点小郁闷:“不想和他。”






8

“那……老师呢?比如轮回的周泽楷老师?”

“哎,我觉得吧他是那种特别萌的alpha,信息素是特别甜的东西,比如说奶油啊啥的。因为谁叫周老师一脸人人揉捏的小鲜肉表情呢。”

“喂喂,我这个轮回的学委还在呢。”

“我这个轮回的班长还什么都没说呢你骚燥啥,闭嘴听着去!”

“然后兴欣的叶修吧,我觉得是个omega——发情期很少见但是一来特别凶猛信息素特别浓全凭烟味盖的omega!”

“然后唔……霸图的张佳乐老师?”

“这个简单,看起来最不像alpha的alpha!信息素还是六神花露水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花露水还分好多种呢你给个准确的!”

“喷雾花露水……积雪草,清新花香。嗯。”

“卧槽段儒介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张新杰的还是六神冰霜薄荷沐浴露味的alpha呢。”

“喻文州喻文州!”

“alpha!信息素的话……”

“杜蕾斯凸点螺纹凉感!极限快感!冰感超强刺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妈祁旭东你快拉住我的麒麟臂!要不然我又开坑呀!”

“开开开,all叶abo脑洞一起刷啊哈哈哈。”

这张狂的笑声刚落下,男生宿舍的门就被人猛的拉开,一个人从外面进来飞速摁开门旁的吊灯开关。

只见喻文州站在门口,手还搭在灯的开关上,笑容满面的问到:“abo世界?”

“额……”

张新杰在门口露出个头推推眼镜问:“花露水和杜蕾斯?”

“不老师……”

叶修的声音从俩人身后传来:“all叶abo脑洞?”

“啊哈哈哈……老师你们怎么还没睡啊?”

“还没睡当然是等着查房了。”叶修蹿进房间,“所有人别动!梁晦你别掐电话!段儒介把手机掏出来!”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大晚上打电话说明还不困吧,那就每人去操场跑个五六圈?”



————小黑屋————

某位戴眼镜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老师:其实你们那个脑洞,还挺有意思的。

评论(27)
热度(193)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