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点文番外】军训那些事·第三天【上】

别问蠢lo为什么拖更_(:_」∠)_

都怪老天,他太热,热的蠢lo只想睡觉_(:_」∠)_





1

自打军训开始,叶修和叶秋就和买一赠一产品一样死活分不开。这头叶修挂在站的笔直的叶秋身上,侧着头在叶秋耳边问了一句。叶秋看看军训的操场又看看这几个男生,然后对着叶修点点头。

众男生此时此刻的心声便是:“完了死定了”“妈呀早知道当时就装睡了”“田甜声音好好听prprpr”……

咳……

#我们这里好像混入了一个叛徒_(:_」∠)_#

叶修摸着下巴看了场地半天,然后说到:“你们几个没有啥遗传病吧?”

蓝雨学委眼珠子骨碌一转:“老师,我有先天性心脏病!”

喻文州呵呵笑了一下,蓝雨学委立马和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着后退三四步,把身体隐藏在蓝雨班长身后。

叶修点点头:“那没问题就好,你看着大晚上睡不着说明不累累了自然睡得着。这操场大一圈一千五,去跑个七八圈吧。”

几个男生相互看了半天,认命地踏上了场地。

跑完步以后叶修看着一群男生累的气喘吁吁——尤其是自家小学委都快没有出来的气了——难得善心大发问问需不需要给他们买瓶水。但是这几个小兔崽子统统把头一扭,哼了一声回家了。

叶修愣了:“这群孩子怎么了?”

叶秋在旁边看了几眼,拉着自家哥哥地手臂就往宿舍走:“谁知道,走了混蛋哥哥,回宿舍睡觉。”

虽然一宿舍的男生都知道这是自己手贱玩脱了,但是大热天让你出去跑步搁谁心里谁难受,谁都想让个温柔如水的人过来哄哄自己安慰一下心里的小情绪。

换句话说,我们的男生,闹脾气了。





2

尖利的集合哨声拉扯着夏日黏腻的空气,走廊里的脚步声来来回回扣击着瓷砖,压低了声音的聊天嗡嗡传入耳朵拽着人从床上起来。

段儒介从床铺上爬起来,半坐着靠在墙上双眼放空满脸写着“老子没睡够”,过了好一会才清醒双眼也聚了焦。

七八圈一千五可不是闹着玩的,昨天晚上男生们集体累成狗,差点连楼都爬不上来。回了宿舍看见床铺就栽倒,没人待了去爬上铺——不过还好大家都是找见自己同班同学的下铺躺下睡,而不是都堆在刚进门的两个下铺。

霸图学委也从床上爬了起来,他从枕头底下摸出眼镜戴上,迷瞪了一会问段儒介:“吹哨了?”

“集合哨。”段儒介点点头,顺便一脚把躺在自己床上睡得安稳的梁晦踹醒。霸图学委从床上蹦哒下来,推醒和自己挤一个床铺的霸图班长和用一种诡异姿态贴着墙睡的还吧唧嘴的陆佳佳,然后拖拉着拖鞋打开宿舍的门看看走廊。

走廊里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人只有三两个起晚的提着迷彩服往楼梯口跑,空空荡荡怪吓人的。

宿舍里面段儒介挨个把睡得香的人推醒,走到窗户旁边的时候还探头往下看了一眼。底下倒是没有多少人,估计是都堵在楼梯里挤着下不去。老师们一排溜着墙蹲试图把身子挤在靠着墙边的阴影里,几个教官蹲在门口有说有笑,叶秋站在楼底下晃荡着手里的哨子朝楼里喊:“最后出来的人所在的班级今天早晨加跑啊!”

哦对,忘了说,自打军训来了每天早晨还得起床跑步。圈数凭当天叶总教官是不是从自家哥哥那里受了刺激来决定。

这一个宿舍里的人相互看来看去,按照楼梯口堵的情况谁都知道他们现在下去肯定是最后几名。而且他们这个宿舍的特点就是宿舍里面囊括了所有班级的部分男性班干部,他们一迟到如果按班级罚的话就相当于全年级集体被惩罚。

现在请假又来不及,老师肯定想也不想直接驳回。

该怎么办呢?



3

之前说过军训的操场是光秃秃的土操场,但是每个宿舍楼前门都按着一定间距种着杨树。这杨树也不知道种了多长时间,反正碗口粗的树干蓬勃着差不多有六层楼高。

身为理科生的微草班长摸着下巴看着杨树想了两三秒,然后抬高了声音问道:“你们……会爬树么?”

“哎?”

“什么鬼。”

“现在问这干嘛,赶快想办法下去啊!”

微草班长拍了两下手,看看杨树又看看宿舍里的人,眼睛里闪着不知名的光:“我想到一个特别漂亮的办法……就是可能有点冒险。”






4

叶修这人十五岁离家出走,小说里那种写满了男女粉色泡泡和点缀了积极向上情绪的高中生活全部献给了自己的理想,更别提什么高中军训。后来当了班主任,跟着自家班小崽子的军训次数只多不少,但是从来没有遇见这类奇葩的事情。

所有的宿舍都是十二个人,叶修搬着行李找见自己所在宿舍后,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就“嘿”了一声。

叶秋不知道为啥一直跟在自家哥哥身后,听见这一声嘿探着头往宿舍里看。叶修下意识抬手糊他脸上,然后对宿舍里的人说:“我去,要不得肖时钦在高三那边忙活,咱们宿舍可是能凑齐个战术大师4+2啊。”

其实叶修说这话等于没说,这次他们跟过来的老师满共不够十个,再加上又都是大老爷们,肯定全都堵在一个宿舍里。

江波涛踩在往上铺爬的梯子上笑着说了一声“叶神好”,周泽楷红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黄少天倒是蹦哒过来叨叨“老叶你还有个弟弟啊你可是从来没和我们说过啊真是的都这么多年好朋友了怎么连这点都不告诉我们一点也不义气”,张新杰在那拿着一桶84往地上滴,韩文清把行李箱塞到床铺底下后抬头对叶修说:“赶快收拾你的床铺。”

叶修笑了:“老韩啊,当初大学军训咱俩一个宿舍你对我是这句话,后来上班带崽子军训还是,这都多少年了不能换一下?”说完他转身把叶秋挤进来:“蠢弟弟上啊!展现你当兵多年收拾床铺技术的时候到了!”

“混蛋哥哥!!!”

韩文清哼了一句:“幼稚。”

自打和这么一帮子心怀不轨【划掉】好同事在一个宿舍开始,叶修就再也没有摸过烟盒了。一进宿舍门就有人站门口摸遍他全身上下有口袋和没口袋的地方,检查他有没有烟。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修觉得,自己的屁兜是最经常被搜查的地方。

咳,话题扯远了,咱们再拉回来。今天早晨他蹲在树底下听见从头顶上传来的一个“老师请让一下”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好久没碰烟产生幻觉了。

大早晨没有一丝风,但是头顶的树枝被有规律地晃动,树叶摩擦发出沙沙地声音。头上传来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就在叹息消散的下一秒,一个绿色的人影从天而降,屈膝落地减轻地面的冲击。接下来又是唰唰几声,五六个人影和下饺子一样噗通噗通全下来了

饶是淡定如叶修也被吓得卧槽一声贴着墙从地上蹿起来。

最后跳下来的绿色人影回过神,看着叶修一脸被吓住的样推了推眼镜,语音语调四平八稳:“老师,我们之前说过希望你给我们让一下的,如果您让开我们就不用跳了,可以直接顺着树干滑下来。”

叶修哆嗦着手指摸进裤兜,皮肤触碰细腻的布料在上面滑了一圈才想起来自己的烟全被没收了。他咳了两三声,然后抬头看了看,问到:“你们的宿舍在几层?”

梁晦淡定说:“五层。”

“那你们咋下来的?”

这次段儒介接腔了,他眨巴眼睛一脸无辜:“顺树爬。”

叶修又抬头看了看,然后放弃一样的挥了挥手让他们去站队。





5

今天早晨跑步的时候不知道为啥也要带上班主任,命令还是总教官叶秋下的。

叶修听到以后瞪着眼看着自家弟弟一句话没说,刚颤抖着抬起手指就被自家小崽子扯着胳膊拉走了。

昨天晚上刚问过自家弟弟操场有多大的叶修绝望的看着一千五百米的柏油路,摸了几下自己的下巴后退几步准备跑路。

站在旁边的段儒介立马拽着他胳膊跟着大部队在跑到上匀速跑。

叶修方了:“你干嘛!”

“老师,跑步,”段儒介眨巴着眼睛表情严肃,“不能偷懒。”

“我可是老师,老师有这个资格的。”

段儒介抿了抿嘴唇,脸上的表情像极了被打断长篇大论的黄少天。他抬手指指队伍前方的蓝雨班一边跑还一边聊天的剑与诅咒和队伍后方的轮回班跟着跑步的荣耀的脸,然后慢慢说到:“没人,偷懒。”

叶修顺着段儒介的手往后看了一眼,好死不死和后面周泽楷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周泽楷有点没反应过来一样呆呆地迈着步子规规矩矩地跑了几步,然后耳朵刷的变红,迈开腿甩下跟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女生跑到叶修身边。

周泽楷比叶修高了那么一点点,现在正歪着头一脸关心地问叶修:“前辈?”

兴欣班的所有小崽子目视前方一脸严肃正经的加快了跑步步伐,后面轮回班的女生发出一串长长的yoooooo——不过可能是声音有点太大了,弄得和他们隔着一个兴欣地蓝雨班回头看了一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完蛋。

俗话说什么样的老师就带出来什么样的学生,蓝雨这俩老师一个心脏一个话唠,带出来的学生不用说都是带着危险警示牌的。

这会蓝雨众男生一回头,立马嚎了起来:“夭寿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轮回的不要脸刷颜值调戏兴欣班主任了!!!”




6

……

我去这哪儿和哪儿啊!

拆cp不至于这么拼吧!


评论(23)
热度(175)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