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818男神点文番外】军训那些事·第四天【上】

由于一号机和二号机在干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所以本文由本体机撸出_(:_」∠)_




 

1

不知道该说那个男生宿舍的一群是男儿本色,还是该说纯粹是吃货饿傻了,愣是让来检查宿舍的张新杰叶修还有喻文州看着十来个小伙子在把锅里的吃的捞完后挺有同学爱的端起锅轮流喝了汤,然后才砸吧着嘴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冲下楼跑步。

速度快的拦不下来。

小兔崽子们啃完好吃的明显心情不错,嗷嗷叫着在操场上一遍又一遍的兜圈,带着明显年轻人朝气的嚎声从操场一直传到了宿舍楼的门口。

看起来跑的挺欢快的,但是也不知道具体跑了几圈。

三个心脏凑在一起暗搓搓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张新杰和喻文州继续去查寝,叶修去操场上监督。

叶修没有任何异议,他慢腾腾的从宿舍里往楼下走,还没走出几步后面就有人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张新杰左胳膊肘下面夹着花名册,右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摸了几下然后掏出来一个扁圆的差不多有一个硬币大的小盒子让叶修拿着:“清凉油。夏天蚊子多,前辈在下面看着学生的时候被蚊子咬了还能涂一涂。”

叶修摆摆手没拿,他挠挠头看了一下左手手腕上的表:“你们别管我了,快去查房吧。你看这都快十二点了,小张你这睡觉的点早八辈子过了。”

张新杰也没多说什么,收回风油精点点头继续去查房。

北方的夏天,说实话也不怎么热。

楼梯顶端的窗户大开着,风从纱窗缝里飘出来扫荡整个楼道。叶修顺着楼梯往下走,风自上而下压平了他短袖的衣角,紧巴巴的锢在身上。月光被铝合金窗框和防护栏割裂成不规则的形状,黑色的锐角在地上扎出一道道裂缝。

叶修就和玩踩影子专门挑黑块走,还特二大爷地背着手嘴里哼着完全不着调的校歌。

一楼是教官宿舍,叶修刚踏下最后一阶楼梯时楼梯口的门框外就钻进一个人脑袋,事发太突然吓得叶修气沉丹田身随心动,双腿一用劲直接回跳了两三阶楼梯,落地快狠准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这动静也把对方下了个够呛,直接蹬蹬蹬后退几步贴住后面大厅里的柱子。

叶修看了眼那人,重新跳下台阶问道:“蠢弟弟,干嘛呢?”

“哥?”叶秋也蛮惊讶的。他揉揉还没睁开的眼睛,迷迷糊糊声音都带着睡意,“我听见有人走下来,还以为是学生逃了所以过来看看。”

叶修挥了挥手说没事,有熊孩子又被罚出去跑步了他去盯着。

叶秋问:“还是那个宿舍的人?他们干啥了?”

“晚上自己煮东西吃。”

“……混蛋哥哥你老实告诉我,部队食堂真的很难吃么?”

“……”






 

2

叶修又和自家弟弟聊了几句,等他到了的时候小兔崽子们老早就跑完了,一个个气喘吁吁的坐在操场一边的围台上缓着跳的激烈的心脏。

最先看见他来的是霸图班长,那厮可能是跑脱力了站了一下都没起来,只好尴尬的坐在围台上傻愣愣的摆手:“老师好。”

里面体力最好的蓝雨学委站起来标标准准鞠了个躬说到:“欢迎领导检查。”

段儒介试着站起来一下,结果又狠狠地一屁股墩在了围台上,疼的他一张脸都皱了起来。一旁的梁晦连忙安抚的摸了摸段儒介的后背,顺手还拧开一瓶喝了一半的水塞在他手里。

叶修一看矿泉水就笑了:“你们这跑完步还有闲心去买水啊,几点了这小卖铺还开着呢?”

“这不是我们买的!”蓝雨学委差点没跳起来,“老师您觉得我们要真买的话怎么可能只买一瓶?!”

“哦,那是哪儿来的?”

霸图学委推推眼睛说:“女生送的。”

叶修的眼神在这几个跑的脸红脖子粗的小兔崽子身上转了一圈:“没想到啊,你们这么受欢迎?大晚上去敲女生的门借水喝?”

段儒介抿了两三口水缓过一点劲,他把水瓶塞到梁晦手里以后解释:“不,女生楼梯口恰好碰见,送水。”

“哦,”叶修点点头,“咱们班的?那个什么……田甜?”

宋清明拍着大腿忿忿不平:“老师,哪是什么田甜啊,那妹子是轮回的!”

“那不容易啊,轮回的从来都是内部消化。”

轮回学委一拍大腿跳了起来:“老师我和你说,一切从来在段儒介这儿都不存在!您知道初中轮回班花倒追了这小子多长时间吗?!一年!整整一年!上课借笔记下课送吃的,体育课后送湿纸巾和水就这么坚持了一年着小子才勉勉强强答应!!!”

“他没有答应地很勉强啊,”梁晦插嘴,“俩人成的时候他高兴的在床上打了一晚上的滚。”

段儒介看了他一眼:“怎么知道?”

“我房间就在你房间对面,你晚上睡觉又不爱拉窗帘……阳台的门还是玻璃做的,我一眼就能看到底。”

微草学委有小情绪了:“死基佬,离我儿子远点!!”






 

3

不谈受女孩子的欢迎程度还好,一谈起来众小兔崽全都化身怨父,撸着袖子皱着眉数落段儒介这厮是有多不科学多拉仇恨,就差轮着啤酒瓶敲他脑袋上解恨了。

“你说说,段儒介他长得又不帅!”身为校草的轮回学委气的都快炸了,“我都没被校花追过!!!那妹子眼睛就和长在头顶一样,我问她收个作业她都哼一声不理我!”

叶修笑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废纸擦擦围台一屁股坐上去。

“每天都能看见段儒介下课被不同的女孩子搭讪,”微草学委一脸忧心,“老师你知道么,女生就和不要钱一样往我们班扑——高一那阵他不是还在微草么——好在我们班女生堆段儒介没啥想法,要不然他真的成了全民公敌了。”

宋清明挠头:“你说他长得不算帅,顶多就就是个路人脸,声音哑了吧唧死难听为啥就那么多女生喜欢?”

叶修这会终于插上话了,他摸摸下巴眯起眼睛说:“难道是因为性格?”

“哎?老师您什么意思啊?”

“你看小周嘛,”叶修摊手,“人家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在女性那里特别受欢迎的。”

小兔崽集体沉默了一会,最后段儒介开口:“脸。”

叶修想了想。

说的也对。







 

4

叶修把小崽子们送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半了。

夏天的晚上连吹过来的风都是带着热浪的,叶修在外面和小兔崽子聊了半天早就热出来一后背汗,上楼的时候都不顾形象地把衣服聊起来露出白白的肚皮和一截子后腰。

送回宿舍的时候段儒介在门口拉住叶修,双手比划了半天想要表达出来一个意思,怎可奈叶修没有那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技术,愣是瞪的眼睛都酸涩还不知道这小子想要表达什么。

段儒介跑回宿舍,从书包里摸出一包湿纸巾塞到在门口站着的叶修手里,另一只手在脖子上和脸上比划了几下,意思是让叶修那湿纸巾擦一下汗。

叶修看了一眼湿纸巾。

强生的,还是婴儿护肤系列。

叶修突然想让这个熊孩子再出去跑个七八圈的想法了。

段儒介手忙脚乱的解释,就是之前他看见叶修挠痒痒的时候轻轻一刮就在皮肤上留下一个红色的印子,猜见他皮肤软禁不起刮,所以就拿了个这。最后段儒介还加了一句:“这个,清♂洁好。”

叶修:孩子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可是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






 

5

叶修的宿舍里亮着灯门没关,他还以为大家都在等着他没睡,破天荒的站在门口心里有点小小的愧疚感。

结果他一迈进去——就和解了封印一样,宿舍里各种声音都响起来了,比如像黄少天的梦话,有可能来自老韩的呼噜声,还有张佳乐的磨牙声,总之就是一宿舍的人一个比一个睡的死。

叶修把灯按掉压低了步子就这一点洒进窗户里的月光摸向自己的床铺。

他的床铺里门不太远,走几步就到,所以叶修轻而易举地就一屁股坐到了床板上——这次还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和他顶着床铺的人翻了一个身,揉着眼睛问:“前辈?”

叶修眯着眼看了一下,是周泽楷。

宿舍里没有电扇,通风不好,原本在外面还算的上是凉爽的气温进了宿舍以后就变成如蒸笼一样的闷热,叶修这还什么都没干刚坐下到出了一身汗。

叶修抹着下巴尖上的汗珠说:“吵到你了?抱歉哈我马上就睡。”

对面的周泽楷摇摇头,从床铺一侧的梯子上拿下来一个什么东西再从自己枕头边拿过一个扁平的类似于小盒子的东西,小心翼翼的起身再走到叶修床铺边蹲下,把手里的东西夹在靠近叶修枕头的床栏杆上,那块小盒子一样的东西放在叶修枕头边。

周泽楷抬头,看着叶修一脸认真:“这样就不热了。”

叶修这才看清楚,周泽楷给他夹上去的是一个小电风扇。

之前都说了宿舍里面热,周泽楷为了凉快就找了个小夹子把刘海夹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就刚刚走了那么几步,额头上就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周泽楷说了一身前辈晚安,就起身回了床铺。

小型电风扇被摁开,差不多有两万毫安的充电宝足够用一晚上。叶修想着周泽楷脸上刚刚渗出的汗珠小声地叫了一下他的名字。

周泽楷扭头:“?”

叶修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床铺:“要不然……咱俩一起睡?可能有点挤,但是不是有电风扇么。”

周泽楷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6

这晚上挤一个床铺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早晨来叫自家哥哥起床的叶秋教官看见一个长得帅但是嘴残的小伙子和自家哥哥在一个床铺上搂搂抱抱睡得香。

看见俩人搂搂抱抱睡得香的后果就是叶秋教官格外的不爽。

叶秋教官格外不爽的后果就是早晨跑步多加三圈。

早晨跑步多加三圈的后果就是一帮小兔崽子累死累活最后都是相互搀着下了跑到。

相互搀着下了跑到的后果就是原本体质好的小兔崽子都虚了,而原本就虚的小兔崽子更虚了。

而更虚了的后果是……

段儒介揉揉晕晕乎乎的脑袋靠在梁晦身上,梁晦一把推开他自己扭过头去打了个喷嚏,宋清明一边擦着鼻涕一边用带着颤抖的声线问:“老师,你真的不准假吗?我们真的会死在操场上的。”

叶修:…………

叶秋:“有毛病的都给我滚回宿舍,明天再跟上军训!”

后来段儒介梁晦宋清明上楼的时候,在楼梯口遇见了微草二人组蓝雨二人组还有霸图二人组外加陆佳佳已经轮回学委。

梁晦咳了两三声:“你们也病了?”

蓝雨学委有气无力的扯扯嘴角。

 

评论(43)
热度(193)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