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粉丝叶】当小透明遇见大大

说是粉丝叶,其实算得上是原创人物X叶

私心打个all叶tag好惹qwq求别打qwq

写到后面连蠢lo自己都不知道蠢lo在写什么了qqqwqqq





这次故事的主角咱们就叫他A先生好了,这个名字与abo无关,完全是随手摁下的一个称号。

A先生这个人完全是一个人生赢家,出生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小衣食无忧要啥有啥,能力不弱,大学毕业以后没有按照家里的安排去自家公司里上班而是白手起家,在商海里闯荡数载倒是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超过一米八的个头不算魁梧,但是还算得上精壮,再加上俊朗的容貌完全就是抢手的钻石王老五。

哦对了忘记说,咱们这个钻石王老五可是个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的纯·处·男!

你问为什么条件这么好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额这个问题咱们先放一放。

此时此刻,我们的砖石王老五A先生正坐在酒吧里,用一种完全不符合人设的少女姿势抱着酒瓶在角落里哭的稀里哗啦。

“卧槽A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基友B从桌子上拿来酒水单随便在A先生脸上抹了一把权当擦眼泪,“比我女朋友还能哭你是不是男人啊?”

A先生抢过酒水单,团成一团扔到基友B身上:“你闭嘴,你不知道!”

“是是是,我不知道不知道。”基友B从桌子下面勾出黑色的垃圾桶,捏着纸团的一角把它扔到垃圾桶里。他看了一眼在旁边哭到打嗝的A先生问道:“哎,话说你大晚上把我叫出来陪你喝酒,没喝了几口就哭——你为啥哭啊?”

A先生哭的更厉害了:“男,男神嗝,男神他退役了!”

“卧槽就这事?!”

“而且,而且他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更新微博了。我把所有他认识的人的微博翻,嗝,翻遍都没发现他的活动情况。”

基友B一巴掌拍上沙发:“我靠就这?”

“这怎么不算事?!怎么不算?!”A先生把抱着的酒瓶子往桌子上一摔,“叶神他这次退役是真退役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这种感受你怎么能懂?!你说我该不该哭!你说!”

基友B卧槽了一声,挠挠头满脸糟心的敷衍安慰到:“对对对,该哭该哭,你自己慢慢哭我回家找我女朋友去了。”

A先生点点头,吸吸鼻子继续啪嗒啪嗒掉眼泪。

从沙发靠背上拿起外套夹在手臂里,基友B往出走了几步后扭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A先生,叹口气说到:“你别太难过,又不是人死了……”基友B看了两三眼A先生的表情继续说:“再说人大神退役还好更微博还好消失还好那是人家的事,你个谁都不知道的小粉丝哭什么?喜欢什么东西要有个度,过了就不好了。”

A先生没说话。基友B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摇着头出了酒吧。

看着基友走了,A先生继续一杯杯给自己灌酒,喝到快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时候感觉身边坐下一个人。迷迷糊糊的视野只剩下被渲染的大片色块和一只完美到足以拍广告的手夹着一根烟。

手的主人声音懒洋洋的:“嘿哥们,借个火?”

A先生摇摇头:“抱歉…我,嗝,不抽烟。”

手的主人哦了一声,在他身边坐了一会看见A先生又要喝酒便问到:“兄弟你干嘛老给自己灌酒?被女朋友甩了?”

“不是……”A先生迷迷糊糊的扣着手里酒瓶子上凸起的一条边,“我特别特别喜欢的一个人,他好几天没音信了。”

“哟?没想想到兄弟你这还是苦逼的暗恋啊。”

A先生脸腾地红了,口齿不清地解释:“不不是那种喜欢!是追星!追星!那是我男神!”

“不会吧,”对方上下扫了A先生一下,“你这样不像追星的啊。”

“我也不相信我会追星,”A先生打了个酒嗝,“可,可是我男神那谁啊!我和你说,就一眼,一眼,我就觉得这星我追定了!”

对方好像很感兴趣:“那你男神谁啊?”

A先生抱着酒瓶子笑得一脸骄傲:“叶神!荣耀教科书!”

A先生是在上高中的时候知道有荣耀这个玩意的,那一年高二下班学期,正处于即将步入紧张没人性生不如死的高三的预备阶段。

身处于重点高中尖刀班的A先生提早感受到了那种生不如死的紧张感,班里的气氛压抑到一点就炸,平常嬉笑打闹的同学下了课一个个都坐在椅子上不动如松,只能看见手里的笔杆在虎口的位置不停地蹭来蹭去。

每个人都在忙着做题,手里的不停下的笔就是时时刻刻轰鸣着的发动机,就等着一声令下能第一个冲过千军万马踩着独木桥进了象牙塔。每科每课小测验,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次次按排名换座位,所有人的心提在嗓子眼,神经如同被涂卡磨秃的铅笔。

A先生也不例外,作为学委的他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脖子上拴着一根麻绳,面前是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只要稍稍一弯身子脖颈间的疼痛就能让他瞬间清醒。

日子就就这么一直过去,就在A先生快要麻木的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一个名为荣耀的东西晃到他的眼里。

那时候还是他同桌的基友B在一天下午自习课上的时候暗搓搓的兑兑他的胳膊,在草稿纸上写:“嘿哥们,听过荣耀联赛么?”

A先生扯过草稿纸,在上面写了一个问号。

基友B嘿嘿笑了一声,他从前座女生那里借来一个铁铅笔盒把里面的笔全掏出来后把空盒子横放在书桌上,一遍瞄着后玻璃窗一边调整着角度。最后一切妥当,他从书包里暗搓搓的摸出自己的手机,关掉声音后在铅笔盒里卡好,然后压低了声音凑到A先生的耳朵边说:“兄弟,欢迎来到荣耀的世界。”

话音落下的同时基友B摁下手机屏幕上的播放键,之间一个齿轮旋转着在屏幕里砸出丝丝裂纹,接着齿轮微微一转侧面直直弹出金属羽翼,两柄唐刀交叉的叠加在齿轮之上。在接着只见屏幕一抖,像是有人一拳砸在齿轮背后一样原本就存在的丝丝裂纹猛的扩大,最后猛然碎裂。

接下来镜头像是扫到了一个战场,就和五国十代一般各国乱战不休。A先生不记得自己看见多少个不同的logo也不记得自己看过多少个角色,只记快到了视频最后的阶段,一看起来还不及弱冠的战法手腕轻挑,一柄通体漆黑的长枪甩出一个枫叶与皇冠叠加的logo。

屏幕上幽幽的现出一行行楷:

【嘉世·一叶知秋   操作者:叶秋】

在接下来镜头猛的拉进,所有的视角聚集在战法的脸上。 之间战法微微侧头,扬眉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挑衅地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A先生觉得自己的心猛的跳了一下。

从那以后,A先生和中了魔一样毅然决然地跳入了名为一叶知秋的这个大坑,贯彻落实了什么叫做“脑残粉”——房间里到处都是一叶知秋的海报和手办,节省下来早餐前偷偷买上票去看比赛,手机屏幕是官方给出的一叶知秋人设图,168G的内存里面满满的全是有关于一叶知秋的视屏。

只要看见网上有黑叶秋或者是一叶知秋的,A先生立马披着马甲上去大战三百回合。甚至到了高考的时候,他还拿着书挡着手机看一叶知秋的比赛视频。

脑残粉成这样,也是不容易。

坐在A先生身旁地哥们听见叶修这俩字的时候身体奇异的僵硬了一下然后瞬间放松,接着问到:“那你……男神。”对方说男神这俩字的时候声音有点怪:“你男神退役没消息是很正常的事啊,他上次退役不也是有一段时间没消息么。”

“我这是担心!担心!”A先生说,“万一他退役了以后过得不好怎么办?我听说男神退役是回家里帮忙……虽然我知道男神家境特别好,但是还是担心。我,我也不知道这担心是哪儿来的。可能是上次地事把自己吓着了吧?”

身边的人噗嗤的笑了:“上次怎么吓着了?”

A先生仰头灌了一口酒:“就是睡仓库当网管那事儿呗,你说我男神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能受那样的待遇呢,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我就想冲到嘉世大楼里把陶轩那个老板打一顿。”A先生顿了一下:“可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我一个小粉丝,能干得了什么呢?”

 

叶修复出的时候A先生几乎天天守在电视机前,就连和上司开会的时候都拿着手机暗搓搓的盯着,生怕错过一点关于自家男神的消息。

那段时间业务缠身的他没办法买票去看现场版,只好通过窄小的屏幕看着自家男神一步步重回巅峰,拿着话筒对所有人招手说:“我回来了。”最后带着锋芒抢夺冠军。

只不过这次,挑起奖杯的不再是漆黑的却邪,而是伞面宽阔能抵挡任何攻击的千机伞。

A先生对此完全不在意,账号卡也好名字也好,只要自家男神还是那个男神就可以。所以在兴欣夺冠地那天,他打电话叫上基友B喝了个够。喝到最后他抱着酒瓶子边哭边笑,吓得基友B手一哆嗦打了120。

最后120也没来,基友B只好扛着喝的醉醺醺的A先生,跌跌撞撞把他塞到了一个酒店。第二天A先生在酒店大床上醒来,用凉水洗把脸,压展昨天晚上被自己窝的皱皱巴巴的西装,哼着小曲乐呵呵的上班。

A先生恢复了以前的日子,继续视奸着自家男神的微博时不时留个言,关注上所有与他男神有关的账号,买上任何一场有关自家男神战队的现场票,手机里继续下载有关于对方的视屏。

他曾经想过匿名给叶神所在的战队送过去一批电脑,可是一想到人战队大本营就是网吧,只好暗搓搓的算了。他也想过或许自己可以通过给男神战队匿名提供点小东西比如水啊瓜子啊啥的,可是自从爆出来京城楼少也是叶神粉丝以后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除了某一天他在给男神微博留言的时候男神回复了他一个“呵呵”这个大惊喜让他激动的一天走路都是跳着外,日子过的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幸福总是短暂的。

叶修没过多久又退役了。

“我也不是说男神你就非得一辈子黏在荣耀上,也不是说男神你要是不玩荣耀我就打死你,我就⋯我就⋯怎么说呢,”A先生喝的两个眼睛都睁不开,“就是⋯男神你就算走吧,也好歹能回来看看行么?我现在还是每天都不停的刷着他的微博——哈哈有点变态是吧,B都说过我好多回了。”

坐在身边的哥们敲敲自己的膝盖:“你为什么让你男神回来看呢?”

A先生歪歪头,把目光挪道对方身上,眯起眼睛试图看清对方的相貌但最后还是只能看见大片色块。他甩甩头,收回视线说:“我不知道⋯就是感觉嗯⋯我通过荣耀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我俩的关系仅仅是男神与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小粉丝,我能了解到他的也仅仅是有关荣耀东西。现在他退役了,我俩就再也没有联系了……”A先生顿了顿,吸了一下鼻子:“有点小心酸⋯⋯”

对方叹了口气:“⋯兄弟你家哪儿?看你喝成这样我送你回去吧?”

A先生摇头,抱着酒瓶子念念碎:“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我男神。真心的,特别特别真。”

“知道了知道了。”

酒瓶被人从手里拿出,被拽着的胳膊搭上身边人地肩膀,A先生使劲眨巴几下眼问道:“兄,兄弟,你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么?”

架起来他的那个人就是之前一直坐在A先生旁边的人,此时此刻架着比他高个两三厘米的A先生正在往外走。听见问话敷衍的回答道:“不知道。”

“我,我告你啊,”A先生被拽了一个踉跄,“就是就是那种世界上只要是对方想要的东西,你,你都想给了对方。而且还,还感觉对方就是这世界上最好最优秀的人……我和你说,我男神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哦……”

“我,我真的,特,特别喜欢我男神!”

“……”

“我真的喜欢他!他最好了!”

“……”

“非常,最最……”A先生摸一把湿漉漉的脸颊,傻兮兮的笑,“男神么么哒!最喜欢你了!”

旁边架着A先生的人从裤兜里摸出烟盒,弹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含糊不清地吐出一句话:“……我也喜欢你。”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不是我男神你瞎答应啥?”

“……啧。”

第二天A先生是在自己家床上醒来的,可是他刚睁开眼看见的不是自己家白白的天花板而是基友B那张看了快十年明明很帅但是他一点也没看出来哪里帅的老脸。A先生揉揉自己的头发葱床上爬起来:“你送我回来的?”

“不是,晚上快一两点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打到我手机上说是让去你家看看你,吓的我还以为你接受不了男神消失地刺激给自杀了,”基友B从床头柜上拿过醒酒汤,“快喝了,喝完能好受点——今天早上我按惯例给你请假了。”

A先生半躺在床头,一口喝完问:“那你知道是谁把我送回来的吗?你昨天晚上就来我家了?你女朋友没和你闹?”

B拿过空碗放在床头,抬手给A轻轻按起太阳穴来:“哎哎哎,该换称呼了,以后叫前女友——她说我要是再来你家我俩就分手,最后我出门的时候她直接把我的行李摔出来了,我先在你这儿住一段时间啊。”

“没事随便住,不收你房租。”A先生开玩笑说。

酒醒了,头不疼了,男神的微博依旧没有动静,斗神和叶修这两个词组似乎已经被大众和媒体们抛弃。A先生在刷新多次微博还是无果后,提上公文包调整好状态继续去上班。

那句话怎么说?日子还是照常过,地球照样转。

小透明粉丝对自己家男神的那点心思啊……

一个多星期以后的晚上,A先生躺在被窝里刚准备闭眼的时候他的卧室门被人嘭地撞开,B站在外面朝他急急忙忙招手说:“你快出来!!!叶修参加电视访谈节目了!!!”

以为基友在安慰自己的A先生兴趣缺缺地打了个哈欠,拖拉着人字拖走到客厅。他漫不经心地扫过电视机屏幕,两眼却在看见电视画面地瞬间猛的睁大。

坐在屏幕里那个人脸上有点虚胖,皮肤一看就是长年不出家门宅出来的惨白。他有点不符合自身形象的拿着一份发言稿,身上穿着前几天荣耀官方微博刚刚发布的世界邀请赛国家队队服,收起了满脸的嘲讽眉眼处露出各种严肃正经。

一个记者问:“叶神,您这已经时第二次退役又复出了,请问您这样算不算欺骗大家的感情?”

拿着发言稿的人呵呵一声:“首先我这不是复出,我只是国家队里一个高级点的陪练——这次参赛我不会携带任何一张账号卡。其次⋯⋯我这次再次出来的原因是怕我的粉丝长时间没看见我有点寂寞难耐。”叶修把发言稿放在桌子上,对着镜头笑了笑。

那句话怎么说?日子还是照常过,地球照样转。

小透明粉丝对自己家男神的那点心思啊……

“我听见了。”

评论(19)
热度(135)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