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黄叶】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①

又名:《秋天到了燥起来》《校园小说里一般坐下去的那个同桌就是你日后的媳妇》《两人搞基全班帮忙打掩护》

甜甜的校园向,老冯衣着打扮言谈举止原型是蠢lo的班主任,学校建筑啊设备啊啥的仿照蠢lo学校_(:_」∠)_

文笔流水账小学生,剧情小白无逻辑经不起推敲,老叶黄少occ有。本故事纯属虚构,除了黄叶cp向其余全是友情不知道会写多长但是周更

欢迎订阅tag“秋天到了燥起来”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let's go?


初秋并没有什么特别。道路两旁的树半黄半绿,风吹过来的时候大片黄色薄片哗啦啦往下掉。凉气荡走厚实的白云,留下万里晴空。

学校关闭了快要两个月的电动大门被门卫摁开,穿着海蓝色长袖校服的学生挽着袖子,穿着短袖的是不是缩着脖子搓搓手臂,他们涌入校门眼睛向搜查灯一样找着有没有熟悉的同学,每走一步书包里的铅笔盒就叮铃咣啷响个不停。

为了让高二学生少受罪少爬楼,学校干脆把高二的文科班和高三的理科班设在同一层,高三的文科班和高二的理科班设在同一层——还说是为了能让高二的学生提早感受到高考的压力。

“这纯粹就是在胡扯,”黄少天半伏在桌子上,眼睛时不时瞄着紧关着的班门,“高三那群下课都在班门口的平台围成一圈踢毽子,有男有女就和每天早晨在公园晨练的大爷大妈一样和谐。我只看出来他们生活滋润,没看出来哪儿紧张了。”

叶修把头埋在胳膊里,敷衍的嗯一声点点头当做同意。

“哎对了老叶,你知道这次咱们的班主任是谁不?”黄少天把身子压的更低了点,凑到叶修的耳朵边慢慢吐气,“不知道我来告诉你——是老冯,他亲自来带咱们。惊讶不?意外不?”

可能是吹的气有点痒,叶修从桌子上爬起来一巴掌推开凑近的快要亲上自己的黄少天,揉揉耳朵问到:“老冯?他不是去当校长了么?”

黄少天缩回到自己书桌上:“李迅说的,他之前把学校安排出来的哪个班是哪个老师带的名单打出来发到群里了——哎老叶你是不是把群屏蔽了只设了一个关键词提醒啊?哎哎哎你别眯眼了,这早自习铃都打了你能不能清醒点?历届第一个早自习可是班主任的。”

叶修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顺便抹去打哈欠流下来的泪:“你就不能消停会?从进班起你就一直和我说,你那肺活量都是被你说话练出来的。”

“可是教室里又不止我一个人说,”黄少天很无辜,“蓝雨的除了我都选了理,我在这个班上只认得你,不和你说难带我自己一个人对着墙自言自语去?”

拽长了校服袖子盖住半个手掌,叶修使劲揉揉自己的脸在凳子上小幅度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提议不错,你看你正好靠墙,往右一扭头就可以自娱自乐了。”

黄少天不看着门口了,他把视线挪到叶修身上语速猛的加快:“靠靠靠,叶修你有没有点同学爱,人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还有什么前世的多少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你和我这都并肩坐在一起了不感叹一下缘分而是嫌弃我?”

“那我上辈子岂不是天天落枕?”叶修小声嘀咕。

那句嘀咕被嘈杂的背景音乐盖过,黄少天没有听见只能看到叶修的嘴唇动了动。也没继续追问下去的想法,黄少天干脆趴在桌子上偷偷摸摸蹭过去玩起了叶修的手指。

所谓的嘈杂背景音就是班里的聊天声。

女生们凑在一起,互相比划着身姿笑嘻嘻的谈论谁谁谁头发烫了染了谁谁谁打耳洞点黑痣了,谁谁谁谈恋爱谁谁谁又分了。男生们一个个撸胳膊玩袖子坐在教室后排聚成一堆,表情严肃正经的像是在讨论国家大事,但是时不时从嗡嗡声中泄露出来的“dps”“刷本”等关键词表明就算他们再怎么严肃正经都是一群死宅的事实。

相比较那些男生,叶修和黄少天就是俩异类。没有凑过去坐到最后一排不说,反而挑了个被女生包围的角落坐下。你说这要是为了把妹子也说得过去,可是自从他俩坐下以后愣是没看见和旁边的女孩子说话,都是两人靠在一起和小老鼠一样嘀嘀咕咕。

其实按理来说叶修和黄少天的关系不应该有这么好,他俩初中不在同一个学校,高一更是不在同一个班,唯独有几次可以见面认识的机会就是学校组织的各种班级活动。可是那些班级活动几乎都是各个班之间拼的死去活来——有不少班号都相互拼成了宿敌比如霸图和嘉世,微草和蓝雨——黄少天本人更是被叶修压倒性刷下排名好几次,可是这原本会拼的你死我活的俩人破天荒的成了好朋友,还是那种能一起去厕所隔间放水的好朋友。

此时此刻叶修还没从放假时差倒到开学时差,整个人都处于睡眠不足的晕晕乎乎中,看着黄少天不说话也没关对方在拽着自己的手指玩,干脆一歪头直接枕着另一边胳膊继续补觉去了。

黄少天就真的一直没说话,把叶修白净细长和嫩笋一样的手不厌其烦的翻过来复过去看了个仔细,还把俩人的手掌相贴,然后将自己的手指微微交错到与叶修手掌的指缝相贴,手指弯曲然后——

教室门咯嗒一声被人扭开,哄闹的教室和掐了静音瞬间安静。黄少天和触电一样下意识抓着叶修的手垂下来。再一抬头看见冯宪君踩着皮鞋手里夹着数学必修二,咯噔咯噔的走到了讲台上说:“各位好,高一的时候你们恐怕没怎么见过我,我姓冯,以后就是你们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你们的班主任。”

可能是因为天气逐渐转凉的缘故,黄少天把叶修的手指虚虚的拢在自己手心里暖着,叹了口气继续抬头看站在讲台上的冯宪君。

坐在他俩后面的女生意味不明地叹了口气。

叶修这一睡直接到了下课,被下课铃吵醒刚想伸手揉揉眼睛结果一拽手被人紧紧握住。叶修看了两眼黄少天,黄少天倒是继续抓着对方的手表情坦荡。

叶修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黄少天的表情,猛的把手抽出来后揉着鼻子低低的问到:“还没下课?班主任谁?”

坐在后面的女生又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黄少天特别意外的话很少:“你抬头看。”

叶修一抬头,就看见站在讲台上的冯宪君半靠着讲台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皱成一团的眉毛轻而易举就能知道对方心情有多糟糕。

“卧槽?!老冯?!”叶修看清楚讲台上的人瞬间清醒,“他不是年龄大了转去当校长了么?校长还代课??”

冯宪君开口:“不仅带课,现在还是你的班主任。叶修上课睡觉无视师长违反班规,纪律委员给我现在他的量化考核里扣十分。”

自知做的不对的叶修哑了声。

教室虽然大,但是只有三个小的加起来才有别的班一块大的窗户还没有后门,闷热的让同学都拿着书当扇子扇。冯宪君前脚出门,叶修和黄少天也就后脚蹿了出去跑到教室门口的平台上吹小风。

叶修和黄少天在学校期末考试后根据成绩被安排到了文尖刀,班级的位置就在学校二楼。

荣耀附中的教学楼不高,也就是五六层的样子,墙被刷成和校服一样的白蓝相间。学校一层外面挨着一个透明塑料顶车棚,二楼是每个班班门都对着一个大平台——宽和长都差不多二十多步,地上铺着因为熬过太长时间而泛黄的白瓷砖。靠在平台边缘双手向后搭在护栏上,一仰头就能和楼上三楼扯着嗓子聊天——三楼是一个半封闭式的走廊。

比如像现在,魏琛就站在三楼双手扶着栏杆撕心裂肺朝底下吼:“叶修你个没节操的!说好的一起考理科呢!说好的考试之前不复习放任自流呢!”

叶修也吼:“我就是没复习啊!”

“你他妈没复习就考到尖刀去了?!!”

“哥机智不可以?!还有你不是在实验班么!这么嫌弃理实验?!”

站在叶修身边和他勾肩搭背地黄少天也在楼上喊:“队长!!你在理尖刀过得还好么!哎对了你们的数学老师是谁啊,我们的真的是冯宪君啊!我都不知道该吐槽他一个数学老师来当文尖刀的班主任还是吐槽他一个校长来带班带课!”

黄少天参加的校篮球队,虽然身高是个硬伤但好在玩的一手好截球和投的一手好三分篮。喻文州是校篮球队的队长。

叶修拉着黄少天的校服领子凑过去问:“文州考到理尖刀了?”

“对啊,怎么了?”黄少天快要和叶修的鼻尖顶到一块了。

交缠的温暖呼吸和自然的冷空气对峙着,叶修没由来的觉得自己有点气喘连忙拉开了距离,揉揉胸口深呼吸两口干笑着岔开话题:“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魏琛这么怨恨自己考到理实验了。”

黄少天勾勾搭在叶修肩膀上的胳膊把人拉回来,凑近了点半个身子压在对方身上,说话呼出的气从叶修耳朵吹过:“理实验也挺好的啊,魏老大干嘛怨恨?”

呼出的温热气体带着小勾子刮过耳廓,有点痒又带着点麻,叶修一下子挣脱黄少天的胳膊往前迈了一步,双手合拢成喇叭状在平台上喊:“魏琛!被蓝雨之前的吊车尾还手速最慢写不完卷子的人考过的感觉如何啊!!!”

“卧槽叶修你丫要点脸啊!”魏琛一巴掌拍栏杆上,又突然把手抬起来惊慌的拍拍袖子,“卧槽这上面怎么一层土?老夫昨天刚洗的校服!”

平台上的黄少天一个飞扑把叶修撞了个趔趄:“我靠叶修你大爷!我们队长根本不是写不完卷子!”说着压着叶修的后背一边挠他痒痒一边把他往走廊里推。叶修哈哈哈笑着快要流出眼泪了笑得腿软的只好扯着黄少天的校服袖子才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喻文州双手虚虚的搭在被漆成蓝色的栏杆上,看着下面默默叹口气。

“你看什么呢?”路过的肖时钦好奇就探头往下看了一眼,发现大平台上什么人都没有便顺手勾着喻文州的肩膀扯着他走了几步,“走走走,没人看啥,陪我去领物理学案去——全班快七十号人我自己一个搬不动。”

肖时钦和喻文州一个班,早晨刚被选上当了物理课代表。

“咱们俩也搬不动,再叫一个,”喻文州一把抓住肖时钦地袖子,另一只手接着拍肩膀的动作把灰全拍到肖时钦校服上,“我去帮你叫一下张新杰,还有其他人——我还得顺便把语文学案搬上来。”

肖时钦不知道喻文州在自己后背干了点啥,还以为只是平常的拍肩膀,于是点点头说:“那我先去年级组点学案数字去,我要是看见有其他学案也就顺便帮忙数了,你记得多叫几个人。”说完就转身走了。

喻文州看着肖时钦白校服上面的几个灰手印笑得满面春风。

楼上喻大狐狸那手擦的叫一个干脆利落,楼下黄少天挠叶修挠的难舍难分,到了最后俩人相互架着不知道为啥一起哈哈哈笑开,叶修更甚在进班门的时候没踩稳直接后仰摔倒黄少天怀里,黄少天下意识就把对方搂住了。

班里的几个女生拖长了音调起哄式的嗷了半天,弄到最后有几个男生也加入了进来。

黄少天把叶修从怀里扶起来开玩笑说:“你们够了啊,我家叶修脸皮薄,这好不容易起一次投怀送抱一次你们这一起哄闹得人不好意思以后再也不找我撒娇怎么办?你们陪啊——再说了你们去哪儿再给我找一个这么温柔体贴的媳妇啊。”

这下子班里人不嗷了,改噫了。声音一片片有高有低,和起伏的波浪一样。

叶修掐着嗓子装的娇滴滴的戳了一下黄少天说“死鬼,不要说出来嘛……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这还没说完自己倒是先笑开了。

班里也哄的一声笑成一片,黄少天他更是早笑得蹲在地上起不来了。

评论(15)
热度(110)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