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黄叶】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③

又名:《秋天到了燥起来》《校园小说里一般坐下去的那个同桌就是你日后的媳妇》《两人搞基全班帮忙打掩护》

甜甜的校园向,文笔流水账小学生,剧情小白无逻辑经不起推敲,老叶黄少occ有。

算得上是两个直男相互吸引?

本故事纯属虚构,除了黄叶cp其余全是友情不知道会写多长但是尽量周更

欢迎订阅tag“秋天到了燥起来”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let's go?




黄少天被后座妹子的叹气弄得脖子上的毛都炸起来,他微微侧过身子右胳膊搭在她的桌子上搭着半文半白的强调问:“这位小娘子,我看你面色红润气色好不像是家逢巨变的人,怎么这般长吁短叹——莫不是在夫家失宠心情抑郁不得志了?”

后座女生的眼神轻飘飘落在叶修的后背上:“黄少您猜?”

黄少天的视线顺着她的落到叶修的身上——对方睡得不是一般的熟,呼吸绵长后背一起一伏,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就像是院子里晒着太阳睡懒觉的猫。

黄少天没说话,收回了视线扭回身继续做笔记。后座女生笑嘻嘻的拿着笔在桌子上敲出有规律的“哒哒”声。

这节课难得的安静。

到了打下课铃的时候,冯宪君合上书在班里来回看了一下说:“咱们班的数学课代表记得下了课去年级组数卷子。”

班上坐着的小兔崽子相互看了几下,异口同声的说:“老师,咱们没数学课代表。”

冯宪君把书夹胳膊肘下,“哦”了一声边往出走边说:“那就让班长去吧。”

“也没有班长啊。”

冯宪君停下了脚步,皱着眉问:“学委呢?”

“也没有……”

“你们班怎么什么都没有?哪个班主任这么不负责任?!”

小崽子们抓狂了:“老师你就是我们班主任啊!”

冯宪君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醒的叶修翘着板凳,一边用缩在袖口里的手敲桌子一边小声说:“不不不咱们班明明没有班主任,只有任课老师。”

这句话可能声音有点大,话音刚落班里唰地就安静。冯宪君这次没后和叶修呛声,反而挂去一个和喻文州一摸一样的笑容问叶修:“睡醒了?”

物极必妖。

叶修心中警铃大作,双手从袖子里伸出来和学着小学生规规矩矩坐在凳子上,腰杆挺的笔直:“冯校长,您有什么指示?”

黄少天这是头一次见到坐这么规矩的叶修,好奇的伸出手往叶修侧腰戳了一下,觉得手感不错还轻轻掐了一把。

叶修绷不住了,伸手抓住黄少天的手腕别到一边,抬脚就往人腿上踹。怎可耐叶修的体质是公认的战五鹅,连魏琛那种以前是扛把子但是现在成了宅男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把他摁倒,更别提身为篮球队主力的黄少天了。

黄少天轻轻一挣就脱了,他一把抓住叶修踹过来的脚,另一只手想也不想“啪”地就拍上叶修的大腿。

就在这个时候冯宪君在讲台上笑容满面的说:“好吧,那叶修你就来当这个班长兼数学课代表好了。”

叶修:“??!!!!老冯你开什么玩……卧槽黄少天?!”

黄少天把放在叶修大腿根的手挪开,盯着叶修的眼睛唱:“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yooooooooo”后座妹子起了个调,接着班里所有人一起跟着起哄。

“是个球!”叶修直接了当地爆了粗。

自打这次之后黄少天和中了邪一样老凑叶修耳边唱“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连话都不说翻来覆去都是那么一句歌词的唱,烦的叶修耳朵都快起茧了。更可气的是黄少天自从上次课堂上那一掐感受到叶修腰上的肉有多软后,坐叶修身边除了唱歌就是掐他的腰。

经过这么快一个多星期的实力秀恩爱,全校几乎都知道叶修和黄少天俩人关系不错,妹子想要倒追的时候得掂量掂量俩人关系轻疏。几乎每个星期校内网都能把“黄叶”这个标题刷到榜首,甚至连冯宪君都能笑着和叶修打趣“你和少天俩人别每天腻在一起,女生都该哭了。”

叶修和后座女生抱怨:“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我要换座位。我腰都被黄少天那厮掐的不一样粗了卧槽。”

后座女生翘着二郎腿:“人家这是对你爱的深沉啊。”

叶修沉着脸一巴掌拍桌子上:“爱你妹!”

“我妹才六岁,她只是个孩子,”后座女生支着脸,“叶神跪求放过啊。”

“这你得问黄少天啊,”叶修一脸无辜,“不过我觉得他还是挺安全的,不至于对小孩子伸出恶魔之手。”

后桌女生耸肩。

没有一个四十五分钟的小自习课时周五能安排大扫除的真正原因,一打下课铃就睁眼的叶修一脸睡过的满足,眯瞪着眼半趴在桌子上看着吵闹着往外走的同学。

黄少天从书包里摸出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叶修醒了?走,吃饭去。”

“哎不行不行!”后座女生嚎了一声,“这周轮到叶修这组大扫除了!”

叶修趴在桌子上唔了一声,过了两三分钟才问到:“你说啥?!我听不见!!!!”

后座女生翻了个白眼:“你再装。”

“你说啥?!”

“……我就日了叶修了。”后座女生暗搓搓地朝叶修的背后竖了一个中指。

没想到她这话音一落,黄少天就和踩了电门一样蹦起来,一把搂住叶修对后座女生嚎到:“不行!叶修是我家的不能给你日!”

叶修有气无力的抬手糊了黄少天一巴掌。

后座女生:“……”

其实叶修说的是真的,如果不是凑的耳边大喊真的啥也听不见。下了第三节课教室里闹哄哄,压抑了快一周的闲聊因子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有人从书包里摸出来钱包大声嚷着询问好友晚上吃什么,还有人摸着口袋里的钱估量着晚饭能去哪儿吃。尽职尽责的卫生委员一个箭步冲到讲台旁边,扒着黑板边框看着贴在墙上的值日表大声吼到:“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只可惜没人理她,继续勾肩搭背往门外走。

卫生委员几步上前一把拽回来刚踏出门的几个人,后脚一蹬碰地踹上门,一巴掌拍到黑板上吼道:“日你妈给老子安静点!”

黑板被这一巴掌拍的咣咣响,缝隙里的粉笔灰和雪花一样哗哗往下掉。

叶修被这一声吓得立即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还抱着他的黄少天硬生生被带的离了凳子。其他人看了看卫生委员那一推就倒的小身板,又看了看还在掉灰的黑板,沉默了两三秒后一个个乖的和鹌鹑一样坐回座位。

卫生委员满意的扫视了一圈然后说:“好了,咱们现在来说一下大扫除安排。今轮到第六组打扫,叶修擦靠门的第一扇玻璃,路人甲扫……”

叶修打了个哈欠,扒拉掉黄少天的手从座位上起身,摇摇晃晃去暖气片那儿拿抹布。爬上窗台的时候没倒腾过来好几次都被自己的裤脚踩住,叶修干脆把校裤挽成六分裤后爬上去,蹲在窗台上手里拿着借来的英语报纸慢腾腾的蹭着全是泥点子的玻璃。

教室里的人慢慢走光,最后瘦弱的卫生委员整理好自己手里的抹布问:“叶修,你擦完没有?”

叶修看了看面前的玻璃慢吞吞地说:“快了……”

卫生委员是个急性子,她看了一眼叶修那慢腾腾的样,站在原地跺跺脚说到:“那我先去吃饭了,你打扫完把锁挂上就成。我六点四十之前回来等检查卫生的——你快点干啊,还能吃点东西呢。”

叶修打了个哈欠,点点头。

卫生委员把班门锁放在讲台上,扔下手里的抹布出了门,还顺手关上了班门。

叶修磨磨蹭蹭的擦完玻璃,看着时间估摸着来不及吃饭于是干脆从窗台上翻下来走到座位前准备补觉。就在他伸着懒腰往座位上走的时候,班门嘎吱一声推开了一条缝。

最先挤进来的事一个提着塑料袋的手,然后是穿着荣耀附中校服的半个身子,最后探进来的是一头黄毛。

黄少天长出了一口气,视线在叶修刚刚那个擦过得玻璃上绕了一圈最后落回到叶修身上。他一根手指勾着塑料袋抬起来,亮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嘿叶修,吃饭了么,我帮你买了。”

自那以后,叶修开始纵容黄少天挂在自己身上,扒着他的耳朵唱“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了”。

冯宪君没有换座位的意思,叶修也没有换班的打算。这黄少天骚扰叶修的小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星期,总之是一个周一,叶修扛着一个星期的书爬上了二楼去了教室,看着黄少天还没来就顺手帮他把书从原来的桌堂放在新的桌堂里,然后趴下睡觉。

下了早自习以后叶修按点起床,他揉揉眼睛打个哈欠懒洋洋的说:“哎黄少天,你今天怎么没唱歌啊?”

后桌女生接话了:“叶神你傻了?黄少他请假了,发烧请的假。”

叶修眨巴了半天眼睛才“哦”了一声,继续趴下睡了。

没有黄少天的日子对于原来的叶修应该庆贺。

叶修本以为自己会高兴,可实际上在他第三次上课睡觉被冻醒后捂着自己冰冷的指尖回暖时就开始想念和小火炉一样地黄少天。他甚至都开始想念黄少天老趴在自己耳朵边唱的“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叶修把自己缩成一团,一边哈着气温着冻得僵硬的指尖一边小声对自己说:“叶修啊叶修,你可是踩了一个大坑啊。”





【tbc】

完结倒计时准备(*/ω\*)

其实蠢lo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_(:_」∠)_

评论(16)
热度(97)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