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张叶】论神父和小少爷的世界观有何不同

蠢lo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_(:_」∠)_

这次写的完全没有基情在里面,总感觉写的是一个大长篇的开头_(:_」∠)_其实这展开写的确是个大长篇,然而蠢lo实在编不下去了

可能在现实世界的部分占了很大篇幅……给自己找了个跑龙套的位置呆着x

文笔和世界构架这次退步的好厉害qwq感觉整个文上文不接下文的qwq

以上如果看了还能接受的话,那……let's go?




叶修困得快要死过去了。

昨天晚上他窝在电脑前面写了一早晨的报告准备向上面申请批准开启某个古代大人物的坟墓,他手不停一直敲到四五点。眼看着天蒙蒙的飘起了一个鱼肚白的边叶修才停下手上地动作准备睡觉。

就在叶修洗涮好,头刚挨上枕头的时候,电话座机一阵刺耳铃声蹿起,接通后自家学生的声音通过电话线焦急传来:“导师快来!东荣耀平原发现一处火刑架痕迹!刚刚检验报告出来说是中世纪的东西!”

叶修打了个哈欠:“我没办……”

“护照我帮你问过冯局长,他说你可以直接拿身份证去,”学生在电话那边的语速快的像机关枪,“衣服行李去了当地可以买,被褥洗漱东西研究室里有,身份证要是找不见的话我这里备着您的复印件。我现在在二环,路况良好没有堵车现象,老师您十分钟以后下楼等我,我把你顺路带到飞机场。”

于是叶修只能带着一身时差没倒过来的低气压站在东荣耀平原的地面上,他裹着毯子皱着眉问自家学生:“就因为一处火刑架遗迹就把我叫过来?”

叶修现在带的这个人还是个大二生叫温橡桦,长得像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实际上是个不吃软饭的小白脸。面对叶修的问话温橡桦淡定的扬了扬手中的报告单:“我问的冯局,他说的让你来——这次遗迹真的有点不一样。”

“好你说哪儿不一样,”叶修裹紧毯子,伸手揉揉太阳穴,“你要说不出来个啥我就把你捆飞机机翼上运回国。”

温橡桦好歹也是跟了两年的学生,一听叶修这话里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唰唰唰翻开两三页读到:“发现的遗迹位于东荣耀平原古霸图市与古嘉世市的交界处,根据C14数值来看属于中世纪遗迹……”

叶修感觉自己头更疼了,他皱着眉揉揉太阳穴:“所以?”

温橡桦抿着嘴把叶修往遗迹所在出领:“导师您知道,中世纪那个时间段对于同性恋的看法不想现在这么开放,一旦被发现会被冠以罪名并绑在火刑柱上烧死。然而我们在遗迹附近发现一座墓——这东西有点改变我们对中世纪的认知。”

天空颜色阴的怕人,几条雨丝斜斜的从天空往下飘,泥土被润湿踩下去能陷进去半个脚掌。

叶修伸出一只手挡着自己的头顶跟着温橡桦走,缺觉弄得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转:“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信你没有能力解决这个墓。”

“谢谢导师对我能力的肯定,”温橡桦微微点了个头,领着叶修拐过一个转角后停下,“但是……我们在这个墓里发现了你的名字……”

“谁的?”叶修没听清又问了一边,他现在感觉自己站都站不稳了。

“你的,”温橡桦从小本本里掏出一两张照片递给叶修,“除了你的之外还有另一个名字……照片我拍下来了,导师你看一下。”

叶修觉得自己的大脑开始变得迟钝,他晃晃自己的身体慢慢地低头看向手中的照片。

照片里方正的墓碑上刻着两个汉字的名字,一个是就是他的名字“叶修”,而另一个……

叶修觉得自己眨了一下眼,接着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教堂和祷告屋对于生活在东荣耀大陆的人来说,不是通向天堂的幽静而是通向死亡的坦途;神父不是上帝的使者而是王室的刽子手。

素白的空间压抑的人无法呼吸,传教士口中不断吟诵的圣经像是勒在脖颈上准备时刻收紧的绳索。罪恶的花果在窄小的忏悔室吐露,大人物们转身之后一切秘密被书与纸上呈到皇帝面前。

但这一切对于叶修来说都没有关系。

说实话,叶修对于神以及圣经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兴趣,比起让他在忏悔室里悔悟思过还不如放他去东荣耀平原上浪一个来回,没准还能打下来几块土地。

这样子的性格很容易就感染到了自家的蠢弟弟叶秋,俩人前所未有的意见统一准备弃了皇位继承权翘家出去浪。叶大帝一听这不行啊,就生了俩孩子还俩都想走这能闹成啥?于是大手一挥把叶修扔到了教会,指望来一个教主用圣经洗涤一下叶修那淫浸在叛逆思想里多年的幼小心灵。

听到这个消息地时候叶修正在指挥他的小跟班收拾行李,他一脚踹开趴俯在地上的传话人转头对自家小跟班说:“你觉得我爸这话是啥意思?”

温橡桦趴在地毯上一只手拿着蜡烛借助微弱的火光照清床底,他皱着眉扫了一眼然后从床底下揪出来一个钱袋子:“内容很多,叶皇子您想听那个?”

叶修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烟草盒,抓起一点卷好叼嘴里:“说点我没想到的。”

“……您这话等于没说啊,”温橡桦从钱袋子里摸出两三枚金币转手塞到叶修背包的带子里,“听说教堂里能用钱换到很多东西,您带上点一方万一。”

把烟从嘴里拿出来夹在手指间,叶修没理会温橡桦,一个人自言自语到:“我和蠢弟弟一起犯事结果把我关起来,那就是指望我去给他继承那个王位。还让一个主教负责给我洗脑……如果按照上一条的思路来说给我安排的那个主教很有可能是下一任的教皇。”

温橡桦和上了发条一样点头。

“如果是下一任的教皇的话估计到那儿都得箍着我,没准就是直接给我上了礼仪课,”叶修一拍大腿,“我当初翘家就是为了能逃开着,他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小跟班笑了几下,继续帮叶修收拾行李。

其实对于叶修这种懒人来说带上一套换洗的衣服都算多,所以当叶修准备登上去教堂的马车时看见温橡桦扛出三大包行李往后座塞,他想也不想就后退三步连忙摆手。这一举动激的温橡桦老妈子属性爆发,不顾上下级别差距硬生生拽着自家主子的衣领叨叨半个小时,大致内容全是这些东西有多重要。

叶修拗不过,只得随便挑拣了一两件衣服和一点必须品上了马车。

温橡桦满意的哼了一声然后跳到马车前面准备和马夫一边赶路一边聊天。

这个马车也不愧是皇室出品装潢的就像是一座移动宫殿,叶修靠着马车壁眼神止不住的扫向窗外。

背后的皇宫渐渐缩小,哥特式尖顶逐渐压缩成窄小的利剑刺向湛蓝的天空。不远处的教堂被逐渐放大,白色的墙壁在阳光的照射下晃闪出惨白的光芒。

叶修叹了口气,收回了视线。

教堂离皇宫的距离没有多少,叶修很有耐心地数了四五百下马蹄的“哒哒”声后马车蓦地停下,雕着精美花纹的门把手被人拧开,温橡桦站在门外行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说到:“皇子,教堂到了。”

马车停的地方是一条大道,道路两旁是青绿的草地肥的像鸡一样地鸽子在上面悠闲漫步。道路末端的青铜色带着镂空花纹的教堂大门在阳光下发出沉闷的嗡鸣。

叶修整理好衣服走下马车,道路两旁鸽子地咕咕声像是分着声部的唱诗班。

就在还有两三步就接触到门口的时候只听见大门发出一声沉闷的“嘎吱”,青铜色的障碍被拉开一条能容纳一个人进入的缝隙。

一个穿着红衣的传道士站在缝隙里向叶修略着高傲微微扬起下颚说:“叶皇子您好,我是张新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请多指教。”

叶修从门缝里挤进去,想着这是初次见面以后指不定还要相处多长时间,于是难得的严肃高冷回答:“叶修,日后请多指教。”

鸽群受惊一样飞起,雪白的翅膀划过海蓝色的天掀起蹭蹭波纹,阳光从门缝里泼洒进去一直衍射到订在墙壁上的银十字架上。

那一年我们的少年郎还不知道对方会在自己的生命中占据如何重的位置,也不知道隆隆向前的历史车轮是否会搅断彼此紧握的双手;那一年他们还没被现实打磨成日后的深沉内敛,还没有在乱世的洪流中沾染的浑身杀戮。

荣耀历1322年,东荣耀帝国未来的最后一位皇帝同日后最后一位教皇在凡特勒拉大教堂相识。

那时叶修17岁,张新杰15岁。

那时他们还年少。

评论(17)
热度(95)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