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818男神点文番外】军训那些事·第四天【下】

时隔几个月的更新!

这次更新主要没有刷all叶cp【所以就不打all叶tag了】,而是写写几个小兔崽子之间地舍友情,相当于是……找感觉的复健_(:_」∠)_

对了不知道米娜桑有没有吃过糯米糍,没吃过的话百度一下啦,在蠢lo学校这里每次评判夏天来到不是靠天气,而是学校旁边的小卖铺有没有进糯米糍的货w




1

生病了的人最想干什么?大睡一觉?吃点东西?赖在床上双眼放空发呆?或者是猛磕药什么也不干?

反正我们这一宿舍的小兔崽子只想吃完药好好在宿舍里休息

之前说过,军训条件艰苦,水房没热水也没洗澡的地方,甚至连一旁的厕所里都经常断水坑里的翔快要溢出来。

男生们还好,一个个头发短的快成标准的和头皮只有一厘米,完全可以每天回了宿舍楼去水房的水管下面支着用凉水洗个头。再加上大家都是男的,经常有人在水房里只穿一个大裤衩拿着沾了凉水的毛巾擦擦身子。

女生那边情况就不一样了,有的女生体阴根本没办法用凉水洗,自从段儒介他们那个宿舍因为晚上吃东西被拽出去跑步后有不下二十来号女生找到段儒介说是拜托他给己宿舍热上一锅水。段儒介啥话也没说点头就应。

等等歪楼了,咱们正回来。

这几个病号刚回了宿舍,就看见烧的连路都走不直的段儒介从床底下抽出来昨天晚上吃完还没洗的锅,提着锅把手晃荡着往门外走。

微草班长一个飞扑拦住他:“卧槽你小子准备去干啥!”

段儒介有点吃力的眨眨眼,眯着眼睛看清拦住自己的人后慢吞吞地说:“热水……女生说要。”

“你都这样了,还管人家女生干嘛,”微草班长用手背碰碰他的额头,然后把人往回推,“烧的有点厉害。你回床上躺着,我去班主任那儿给你要盒发烧药。”

段儒介推开微草班长,抿着嘴看着对方。

“行行行,我陪你去,”梁晦从自己的床铺上翻下来,“俩人速度快一点。”说完就勾着段儒介肩膀出去了。

微草学委也跟着后面哄着微草班长 出了宿舍,去隔壁的隔壁老师宿舍找王杰希要治发烧和感冒的药。

出了宿舍门再拐一个弯就是水房,不远的一截路上梁晦始终用一只胳膊搂着段儒介的腰,段儒介每次想躲开都被梁晦重新拉回来,还一脸严肃正经地说:“我这是怕你晕倒。”

段儒介看了他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

梁晦稍微低下头侧过去听:“你说什么?”

“怕痒……”段儒介咬咬下嘴唇重复了一次,“别动腰。”



2

水房就在段儒介他们宿舍隔壁的隔壁,抬脚没走几步就能到。

老旧的根本打不开的推拉窗,锈迹斑斑要不然拧不开要不然拧不住的水龙头,里面飘着无数方便面调料袋的水池子,还有隔着一堵墙永远没有冲水的厕所——总之就是装修不好看味道还浓郁。

段儒介摇摇晃晃走到水龙头前接水,梁晦站在一旁看着水龙头地水哗啦啦往下流。他的视线在段儒介身上慢慢悠悠刮过,然后开口问: “那几个女生也许是随口一说,你就这么上心?”

段儒介抿着嘴不说话。

“我和你说过别不理我,你上心了没?”梁晦凑到段儒介身边,半个身子黏了上去,“我问你问题,回答。”

段儒介抬眼瞟了一下梁晦,舔舔干裂的嘴唇,喉结滑动好几下终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这人不关烦还贱的想让人一巴掌打上去?”

梁晦吓着了一样瞪大眼睛,僵硬了半天半张着嘴摆着颤抖的手指数了好几遍才开口:“25……”

“啥?”段儒介烧的手脚发软神志不清,废了老半天力气才把水龙头拧住,“帮我端一下我现在没劲提不动……不是我说,是我发烧了还是你发烧了啊,傻了吧唧的杵哪儿干嘛?要想挨打等我病好了。”

梁晦没理他,站旁边掰着手指数了半天后一脸惊悚地猛然抬头,伸手就要探段儒介额头的温度。段儒介虽然烧的不清,但好歹还有点意识,看见梁晦伸手下意识就是个转体右捋。

动作快的都带出了当年练武术的那点劲头。

梁晦被这么一晃也没生气,顺势凑近挪了几步站稳,接着比段儒介高那么一点腾出手来按着他后脖颈就往自己怀里压——他稍微地下点头,轻轻地将自己的额头与段儒介相碰,嘴上一边说着“我帮你测测温度”,视线却停不下来一样的往段儒介身上飘。

当时盛夏,水房里窗户锁死又没有排气扇。段儒介发烧身子虚本来就出了不少汗,再加上刚刚那么一折腾更是全身渗出一层薄汗。梁晦也是一样,他在俩人额头相碰的时候都好像听见了一声轻轻的“啪叽”。

然后的然后,一切都和那些青春纯爱电影里写的一样:年轻的主人公不知道为什么脸越来越红,感觉段儒介额头上的那一点热度顺着相处的人皮肤烧到了自己的身上,有顺着神经把自己的大脑烧成一团浆糊。

段儒介眨巴了几下眼睛,声音软绵绵的像糯米团子:“梁晦?怎么了?”

手表就在手腕上但是按梁晦现在的状态来看只能估算。他们耽误了那么半天时间来算现在连十点钟都不到。阳光从蒙满灰尘的玻璃缝隙里钻进来,把段儒介的脸柔化到一塌糊涂。

梁晦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莫名其妙的狠狠捏了一把然后慢慢的放开,又酸又涩堵在胸口有点憋屈。他慢慢放开段儒介,掩饰性的飞速转身从水池子里端起盆,咳了几声说到:“温度有点高,估计是烧的厉害了……走吧,咱们回宿舍。”

段儒介哦了一声,跟在他的身后慢慢蹭回宿舍。






3

微草班长和学委打开宿舍门的时候发现段儒介和梁晦都不在寝室里。俩人是从操场上跑回来了,这是后突然停下来喘得上期不接下气。

微草学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随手脱掉迷彩服外套扔到自己床上,一边掀起衣服下摆撩风一边问:“这俩熊孩子人呢?”

回来休息的都是病号,经过一晚上的锻炼身体和精神都疲劳到炸纷纷挨着枕头就睡。就唯独霸图学委抱着被子在自己床铺上打游戏,听见问话头也不抬地回到:“水房里呢,估计快了。”

“早知道死基佬带着我儿子出去我就不跑这么拼了,”微草班长喘匀了气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在段儒介床铺上,手在兜里摸了半天才掏出来发烧药扔枕头上,“累死我了……我感觉我把今年的一千都跑完了。”

霸图学委噗噗笑了几声:“就凭咱们这每天罚跑的态势我都快把这辈子的步跑完了,再这么下去我都觉得完了秋季运动会的时候长跑第一的奖杯都能直接扔我怀里。”

“扯吧你就,按你这我都能飞天了,”微草班长抬胳膊用袖子擦擦汗,“哎对,刚刚我们下去的时候看见叶神和班主任站门口嘀嘀咕咕半天。”

霸图学委关了游戏,在床铺上小心翼翼翻个身:“叶修和王杰希?”

微草学委倒了杯凉白开,喝了一半才想起来还自己还有微草班长这个难兄难弟,直接把喝了一半还沾着吐沫星子的水杯杵他脸前:“你俩说话小声点,别人都睡了……喝不喝?不喝我就都干了。”

“喝,当然喝,”微草班长也不嫌弃,拿过杯子仰头就喝了个底儿光。他把空杯子塞微草学委怀里后压低声音说,“这俩人商量着给我们买水果吃呢。”

原本安安静静趴在床铺上的陆佳佳猛的弹起来:“有西瓜没?”

这个一弹弄得动静大,床铺立马发出凄惨的“嘎吱”一声。

霸图学委被吓得直接当机,双眼不聚焦的看了陆佳佳半天才回过神来:“卧槽你没睡啊!”

“这不是重点,”陆佳佳颇为豪气的一挥手,“有西瓜没?夏天不吃西瓜怎么能叫夏天?”

一旁趴在床上看起来像是睡着的宋清明哼唧哼唧地从被子里爬出来含糊的说:“夏天不吃糯米糍能叫夏天?”

“你也没睡?”霸图学委傻眼。

宋清明摇头:“睡了,陆佳佳那一折腾我就醒了。”

陆佳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你继……”

这话还含着一半在嘴里呢,只听宿舍门“嘭

”得被人踹开,然后梁晦那张面无表情拽的感觉你欠了他百十来万的脸出现在门口。他的身后跟着是和平常人设一点也不符合的眨巴着眼睛满脸纯良的段儒介。





4

这一动静更大,宿舍里就算睡得再死的也醒来了。蓝雨学委揉着眼睛骂骂咧咧从床上爬起来。但是他眼神一放在段儒介身上就哑了火,“卧槽”这俩字卡在嘴里半天也没说个完全。

反应最快的是微草班长,他一个飞扑挤开梁晦,抱住段儒介就开始上下抖衣服:“卧槽儿子你咋了,那个死基佬强迫你了?!受了什么委屈和爸爸说,咱们中草堂家大业大,不受这死基佬的罪。”

同样被吓到的蓝雨学委也回过味来了:“梁晦啊,趁人之危可不是君子所为——不过话说你俩这么迅速就在厕所里那啥了?早泄是病,得治啊。”

梁晦被人推了一个踉跄手里的水盆差点端不稳摔下去,好不容易站稳了就听见蓝雨学委和微草班长的话险些喷出一口老血:“你们够了啊……”

段儒介倒是没啥动作,他任由微草班长抱着,半天才慢吞吞开口:“爸……?”

微草班长慈爱的摸摸段儒介的头:“哎,儿子乖。”

宋清明一脸无法直视的从床铺上起身,伸手从段儒介床上那上发烧药后走几步把微草班长从段儒介身上扒拉下来:“别占病人便宜了,消停会儿给人吃药吧。本来就不机智,再烧就傻得没人要了。”

梁晦正蹲着往电磁炉上放锅,他在控制版面上噼里啪啦摁了几个按钮说到:“我要,傻成二十一三体综合症我也养。”

蓝雨班长呵呵几声,捞起刚刚被自己踹掉的被子倒头继续睡。看了半天戏的霸图班长和学委也睡了。陆佳佳重新躺倒床铺上玩手机,宋清明砸吧几下嘴也上了床。

微草班长倒了杯热水让段儒介吃了药然后催他上床睡一会悟出来汗说是出了汗病就好了。然后他自己也躺下睡了。

房内突然变得安静。

段儒介乖乖听话躺床上了,刚闭上眼没多久就把身体一缩侧着靠墙开始给自己按太阳穴。可能是想着宿舍里的人都睡了,不管是缩身体还是按太阳穴的动作都很小心,只能带出来一点床铺晃动的声音。

梁晦还蹲在电磁炉前,听到声音以后立马回头,压低了声音问:“怎么了?”

“头疼……”段儒介按了几下把自己的声音压到最低,“你不睡?”

“不困,”梁晦摇摇头起身走到段儒介床边坐下,把他的头拨拉到自己怀里,双手不由分说地按上太阳穴慢慢揉动,“头疼的厉害?你看你这还烧着呢,闭上眼我给你按按。”

段儒介也没有反对,半靠在梁晦怀里闭上了眼。过了一会等段儒介睡着了梁晦才爬上自己的床铺,下意识一翻手机就看见QQ里来了几条信息。





5

陆佳佳   11:25:32

·梁晦啊,你真喜欢段儒介这小子?


梁晦     11:32:00

·嗯


陆佳佳  11:33:12

·那努力啊……

·不过我觉得按着你以前和段儒介那闹腾劲,想开开心心快快乐乐he有点难。





6

梁晦扭头去看陆佳佳所在的床铺,发现对方老老实实躺在上面用被子蒙着头,装的和睡着一摸一样。

他低下头慢慢在手机上打出来一句话


梁晦  11:34:15

·你不觉得同性恋……那啥?


床铺上的陆佳佳动了动,像是在挠头。


陆佳佳   11:35:12

·额这种事……

·我觉得啊

·不就谈个恋爱喜欢个人,没准将来结个婚嘛

·有什么可呢啥的?


评论(35)
热度(133)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