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那是两三天之前的事。

高二的学业不算那么繁重,但是老师却在耳边叨叨着你们现在就要开始努上高考冲刺的力气往前冲。同桌小心翼翼的撕开夹心饼干的塑料包装,抽出一块掰开,一半自己含在嘴里,一半顺手伸到温橡桦嘴跟前。那时候温橡桦左手拿着尺子压着地图册上的等高线,右手拿着一根黑色零点五中性笔和一根红色中性笔在地理练习册答案上戳来戳去,感觉伸过来吃的张嘴就是一口。

换句话说,这是个很普通的一天。普通到所有人都在英语课上昏昏欲睡,普通到班主任说话的腔调还是百年不变的慢吞吞,普通到历史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两三个黄段子,普通到靠着窗的同学揉着朦胧的睡眼往窗外随便一瞟,然后像踩了电门一样从座位上弹起来。

“卧槽啊,下雪了!”


评论(12)
热度(14)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