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213-219



第一三人称视角转换

人物ooc,文笔流水账



注意:叶修现在所带班级里的人全为原创人物



首要任务苏叶神!次要任务刷all叶!



欢迎订阅tag: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

不准刷有生之年!!!!


 


 213


我和班长听完墙角回班以后只看见班里有两三苗人。班长的一只脚刚踏进班门,一只胳膊还搭我肩膀上身子侧过来一半准备张口说话,身后就突然冒出来一个人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到:“通知一下你们班长第一节课的时候去年级组去开会,有事商量。”


班长揉揉自己的肩膀,眼睛在来传信的那人身上兜了一圈后面无表情说到:“知道了,我一会儿去。”


对面的人好像很着急,听见班长的回答开口反驳:“不行!现在,立刻,马上!叫你们班班长和我出来去年级组!”来人虽然宽大的棉校服兜着身体,头上又盖着兜帽看不见脸,但是声音又软又细一听就知道是个女孩子。


这下班长没说啥,直接跟着妹子出了班门往年级组走。


卧槽你不知道,当时我站在门口整个人都惊呆了——梁晦这逼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就算是女孩子在哪儿朝他大吼大叫他也会张嘴刺两句的,怎么这次一声不吭就跟着走了?!


难道那是他小女朋友?也不对啊他不是和我们班卫生委员正好的呢?
带着满肚子古怪的我站在门里向外面探出头去看。


走廊里空无一人,年级组铁门紧闭,和平常大部分人没有吃饭回来时的情景一样。


但是……我怎么觉得总有哪儿不对劲呢?

 
 

214


我正站在门框哪儿寻觅是哪弄错了,数学课代表就从走廊的另一边回来,半只脚还踩在门框上呢就拽着我的胳膊往座位上带,一边走还一边说:“段儒介就你一个人?梁晦呢?”


我被他拽着踉跄了几步,连忙掏出来手机打了几个字。


『刚刚有人过来叫他,说是第一节课开会,然后他就去了。』


数学课代表扫了一眼字,一只手把自己的兜帽脱下:“开会……?这点去也是,哎没事,不在也行,我和你说个事。”说完话他从校服的上衣兜里摸出来一个优盘攥在手里,左右看看没人注意到我们这里才递给我。

那是一个普通的16G优盘,普普通通的金属外壳刚入手的时候有点凉,我把那玩意攥在手心没多长时间就把它暖热,然后看也不看就塞进裤兜里。


“哎卧槽,你别这么随便,”数学课代表显然很紧张那个优盘,“这里面的东西可是厉害着呢……你知道我昨天晚上黑了刘皓的电脑吧?”


我点点头,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噼里啪啦:『知道,还把人家的屏保换成咱班的班徽了。这事儿全校都传疯了,说你是什么智勇双全好少年,简直点亮了特特殊技能。苏的一大帮人不要不要的,哭着喊着要给你生孩子。』


数学课代表像是一下子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一样,双眼闪亮亮:“有祁旭东没?”


“……?”


他缓了缓情绪慢慢问道:“我说,那些说要给我生猴子的人里面,有没有祁旭东。”


我干脆利索的摇摇头。


数学课代表眼睛里的光啪就暗了,他撇撇嘴说:“好吧这不是重点……我来给你说这个U盘——我在刘皓的电脑里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两个加了密码的文件夹。当时我解开了,然后就在里面发现了一点了不得的东西。”


我把手机屏幕举在他面前:『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交易账单?我说陆佳佳你是不是活在小说里啊,刘皓虽然说他人不怎么好但是不至于能从电脑里发现奇奇怪怪的东西吧。还有你看看你这点亮的技能——黑客啧啧啧——感情你以后是不是要成为世界上什么天才黑客,小小年纪就攻破五角大楼防火墙那种的。』


面对我打出来的那么一长串,数学课代表显然很淡定。他先动了动手指,把我手机屏幕上的光标移到“交易账单”那四个字上后,敲敲屏幕说到:“这点你倒是真说对了,我的确发现了交易账单——还是表格——我拷到U盘上了。你回去好好看一下,我保证你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然后数学课代表又动了动手指,把光标移到“黑客”那两个字上说:“我严肃的和你说啊,我将来可是相当法官的人,走的可是康庄大道,别把我和这些非法的人混为一谈。”


我挑眉问:“匡扶正义?”


“哎没错,”数学课代表一拍桌子,眼里闪亮亮的全是那种看了就会让人热血沸腾的光芒,“我还真的是想匡扶正义。”


我面无表情地再手机上摁下一串拼音:『那你把这玩意给我干嘛按btv警匪电视剧的套路难道不是应该给男主或者是男主的外挂或者说女主角么我就是一跑腿的意志还不坚定敌人一引诱就跑了。』


“你觉得你会是这样的人?”数学课代表对我说的话明显不相信,他甚至连我的我打出来的第一行字都没有看完,“电视剧是电视剧,小说是小说,生活是生活。讲真,你要是看了u盘里的内容你也会出来匡扶正义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隔着衣兜摩挲里面的U盘。


“相信我,我可是我将来要当法官的人,当然知道一锤子砸下去的时候自己给予希望的是好人还是坏人。”


说这话的时候数学课代表眼睛亮亮的,里面写满了那些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懂的热血和正义。

 


 

215


我俩聊天的这一段时间内教室里的人都回来的都差不多。数学课代表把我拽到的地方是个不会被人注意的犄角旮旯,刚刚我俩聊了半天也没人凑过来问干啥。后来铃响了我俩就回了各自的座位。


最近又换座位了,我从靠门的两排换到了靠内窗的两列的倒数第二排。不是那种动漫里面的男主角御用座位,而是那种上课微微一侧头就能看见底下操场上的人在干什么的位置。


同桌没换,还是那个人篮球生。不过坐在我后面的人换了,从一个温婉明媚可以全程玩下来《刺客信条》超高难度还能达成全部完美同步条件的女生变成了近视的快要和瞎了一样还他妈小气吧啦没事老要和我打上那么几巴掌的班长。


回了座位没有多长时间就打上课铃,人林林总总踩着点坐到了座位上。
同桌也回来了,他刚刚参加完篮球队的集训,一边哈着白气暖着有点冻僵的手一边甩一甩额头上的汗扭过头来问我:“第一节课是啥?”


我翻出课程表看了一眼:“政治。”


“哦,”同桌点点头,从书包里扒拉出来政治书扔桌子上,“一大早就是喻总的课比数学还烧脑……哎你后边坐的谁,都这点了还不回来?”


“班长。有人叫。”我回身伸长胳膊帮班长把政治书从书包里拽出来。
同桌“哦”了一声。


我帮他拽出来书,转回身就趴在桌子上,脸朝着门盯着外面想老师多会能进来。趴的趴的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习习夹着书匆匆从门口跑过,后面慢悠悠走着叼着一根没点燃烟的班主任,喻总走在落后班主任两三步的地方,笑眯了眼睛盯着班主任的背影。


哎,你们说说这些大人,硬生生把学校过成了秀恩爱追媳妇的地方,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怎么办啊。


之前在年级组的时候习习老师和班主任就……


不对等等?!


我一巴掌拍桌子上猛的直起了身,同桌被我那么大的动静吓得浑身一抖。


年级组一个早饭时间都被习习老师和班主任征用不可能有老师叫过去开会。


那……叫走班长的那个人是要干什么?

 


 

216


同桌斜着眼看了我一下,估计是觉得我刚刚拍桌子那一下是有什么事。我抿了抿嘴给他摆手。喻总从走廊里推门进来,把书在讲桌上摆好就开始讲课,不知道是真没注意到班长不在还是故意忽视。


我把头贴在桌子上,咬着指甲费力地回忆刚刚叫班长出去的那个人是谁,或者有可以提示我对方是哪个班的东西。但是……


什么都没有。


对方穿的是冬季校服,原本应该有班徽的地方在我的印象里空荡荡一片,大大的兜帽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不过好在能从说话声音推断出来对方是个女生。


然后呢?然后还有什么?


门外突然传出来一句四平八稳的“报告”,一抬头发现班长手里拿着一个差不多有手掌大的快递盒子直挺挺的站在门口。他推推有点下滑的眼镜说到:“抱歉老师,刚刚去拿了个快递。”


我眯着眼看了看,还是顺丰的。


喻总没说什么,拿着粉笔在铁皮讲台上“哒哒”敲了两三下,挥手让人滚回了座位,之后扭过身继续讲课。班长踩着门框子进来,一路上接受着夹道所有人的目光,然后在路过我座位旁边的时候抬手就把快递包裹扔到了我桌子上。


全班同学的目光就集中在我身上了。


我:操操操?!?!!!


同桌顶了顶我的肩膀,笑得一脸奸诈:“可以啊哥们,这恩爱秀的。”


不是卧槽,这关我屌事啊!


我扒拉快递盒死命往他面前伸。


老子就不用淘宝好不好!还有你是不是瞎,你是不是瞎!睁大眼睛看看!这收件人上写的是我的名……


卧槽?!


我把快递盒拉回来凑到眼前,死死的盯着贴在盒子的快递单上收件人那一栏打印出来的名字——蓝色,正楷,标标准准的三个字“段儒介”。


我:……?!?!!!!!!!

 
 

217


这一节课过得我可是水深火热,班长做我后面那视线就没从我后背离开过,我都感觉自己的棉校服快被这逼货烧出来俩窟窿。


喻总是个从来不拖堂的人,好不容易熬着等到下课铃响了,我刚把手摸桌堂里拽住快递的一个角蓄力准备一转身就甩身后班长一脸,结果班门“砰”地一声被人踹开。


班主任叼着一根烟晃荡着手里的一张纸,半个身子探进门半个身子在外面,含含糊糊地说:“同学们先别急着走,这里有个事要宣……文州你还上课呢?对不起哈。”

喻总站在讲台上笑得和三月春光一样,语气温柔的都能拧出来水:“没事前辈,你的事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我看见坐在最靠讲桌的第一排的英语课代表面无表情地抽抽嘴角然后裹紧了身上的棉服趴在桌子上,旁边的数学课代表夸张的搓了搓胳膊,德语课代表和美术课代表这俩人一脸呵呵


班主任也不知道是被恶心到了还是咋的,站在门口双眼迷茫了一秒钟,然后打着哈哈把半个身子缩到门的外面,声音从厚铁门的夹缝里传来:“哈哈哈文州你先说你先说,我这可快了。”


喻总把讲桌上的政治书一卷那在手里走下讲台,把门的缝隙拉大了一点以后就用身子把那个空隙挡住,感觉像是故意不让我们知道什么东西一样。


但是开玩笑,学生可是学校里消息最灵通的人了。


坐在靠门第一排的妹子低下头眼神直直的看裆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时候该拿出来手机看转播了。


 
 

218


班群里万年吵闹听不下来,我看着旁边99+的气泡除了感慨这一群手速快到炸的人要是能把这速度用在写作文,那么班均分就会提高成啥样以外就是死命试着不让自己的QQ闪退。我看着那个白底的彩色碎片企鹅出现了不下五次以后,才成功的进入了班群。


不少把群名片改正自己支持cp的妹子晃来晃去,还有四五个顶着“喻叶”名片的妹子在哪儿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消息一层层刷上去,我不管怎么找也没找见在第一排转播的妹子发的消息。


然后我叹口气,在输入框里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按了发送。

 
 

学委   8:50:33


·哎哎哎你们刷cp的能不能收敛一点啊我开4G都卡掉四五次了全都是被你们刷的还有咱们能不能安安静静听人家第一排的转播啊你们这一刷我连记录都来不及翻还有你们那一次性发那么多啊啊啊是复制的啊还是打出来的要是打出来的你们能不能把这手速放到写语文作文那上面啊前几天月考谁老在群里哭诉手速慢没写完的啊。

 
 班长   8:51:00


·你

 
 学委   8:51:32


·梁晦你闭嘴!别老拆我台!

 


 

219

然后我不知道我这几句话又怎么戳到班里那群狗子的G点的,这下子不光刷“啊啊啊”还给加上了哲学符合。


我被刷的满脑子都是蓝蓝的小方块上面再加上一个白色的男性符号。


我就开始直接用禁言的系统通知刷频,最后只剩下那个坐在第一排的妹子。

 

学委   8:53:24


·好了妹子,你可以说了。

干了这碗喻叶粥   8:53:55


·我,我也不知道说啥qwq


·喻总和班主任说的话我听不懂啊qqqaqqq


·喻总问班主任那封信看了没有,班主任打了一会哈哈后问啥信啊我怎么不知道文州你给过我信,然后喻总把门之间的距离缩的更小了接着又说了几句我没听清楚,反正隐隐约约提了一个你的名字

·学委你帮忙传过信?

妹子你这话问的,喻总的东西怎么可能不传?

信我肯定是传到了,但是那个冒着粉泡泡的还用骚燥的粉信封包住一看就是有猫腻的信班主任到底看不看就不归我管了。


评论(23)
热度(142)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