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吴叶】小公子

来自蠢lo的话:

这次写的挺失败的,不太擅长古风文还妄图苏一下主人公,最后的结果是……四不像_(:_」∠)_

字数够是够了,不过被蠢lo写成了段子形式_(:_」∠)_

人物ooc特别多,如果想打的话……别打脸


【壹】

谁都知道吴雪峰是个天才。天资聪颖以气入道,短短一个甲子迈入分神期。

修真界向来不缺天才,但是脾气好从不不摆架子,相貌虽然不是帅的让人瞎但也算数一数二的人可是少。他是不少人眼前那一片清凉似水的白月光,喜欢他想要和他结为道侣的人多的都能打一场大战。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谁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另一个人那么好。好到百依百顺,好到从来没有和对方急过脸,好到就算是被开了玩笑也只是无奈的看着对方说:“小公子啊……”

“小公子”这三个字说的柔肠绕指,直教人脸红的一塌糊涂,恨不得分分钟扒了衣服嗷嗷叫着扑上去。

然而对方只是挠挠头,嘿嘿讪笑道:“雪峰哥。”

谁都知道吴雪峰心有所属,谁都知道吴雪峰把那一颗心都揉碎了铺到那人面前,但是谁也不知道吴雪峰为什么要喜欢那个能让他闹心抓肺辗转反侧的叶家长子。

有的修道之人长了一张利嘴,那张嘴念不清符咒法号,却能念叨清五分真五分假的天下事。他们就说啊,这吴雪峰的心态就和尘世间不少纨绔子弟的心态一样,乱花渐欲迷人眼,好的见得太多了拥有的太多了,他也就只能一门心思的喜欢着那个让他尝着最酸的,啃起来最咯牙的。

但是只有吴雪峰知道为什么。

这个故事很长,如果真的要讲的话还得从百年前王母寿宴说起。





【贰】

那时候吴雪峰刚飞升不久,但在修真界也算是个大名人于是也被邀请到了宴上。

仙界和下界的景色没有什么不同,寿宴上缓歌曼舞,琵琶声声不停歇;坐席上菜肴精美香味四溢;散仙天仙还有仙君拿着通红的请帖踏入天庭,有着点头之交的人微微颔首代替了想报道号,熟识的凑在一起聊聊近日听见的逸闻趣事。

那一瞬间吴雪峰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尘世,自己还是吴尚书家的那个三岁读诗五千六岁作诗引得龙颜大悦的少年郎,站在厅堂里接受着所有人的赞誉。

一位散仙擦肩而过,吴雪峰从回忆里惊醒,摇了摇头找见自己的坐席。

吴雪峰刚飞升认识的人又不多,还有一刻钟的时间才开始宴席,他只得无聊的在席位附近随处看看。

然而这一看就不得了了。

一个小公子没有一点形象的盘腿坐在椅子上背后背着一柄漆黑的长枪,手里拿着一块糕点正从桌子上缩回来,嘴里更是塞的鼓鼓囊囊。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便扭过头微微瞟了一眼吴雪峰,扬起那只拿着糕点得手,费力地咽下嘴里的糕点问到:“你也要吃嘛?”

吴雪峰摇头,心想这小公子倒也是淡定,偷吃被人抓包还邀请人一起来。

小公子又往嘴里塞了几块糕点,呜呜嗯嗯的就当是应了吴雪峰的拒绝。

后来到当吴雪峰真真整整挨到开寿宴的时候他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坐在那儿真心悔悟为什么当初不和那个小公子一块吃。

坐在他旁边的郭明宇暗搓搓的弯下腰给自己嘴里塞了一块糕点,抬起头来后擦了一下嘴角的糕点渣朝他挑挑眉,满脸都是“不带吃的活该你饿”,还顺便把藏在底下的糕点盘从桌子底下递过去。

郭明宇是皇风的人,以前在修真界的时候和吴雪峰也算是交情不错,俩人又是一前一后飞升关系自然好了不少,比如像现在就可以完全没有任何拘谨的开玩笑。

吴雪峰摇摇头还是没接,硬生生等到寿宴开始。

在座的都是一些立下汗马功劳的天将,年龄与王母都差不多,开了寿宴以后自然不希望看什么歌歌舞舞,分分想要换点劲爆的,比如像舞个刀弄个枪啊啥的。

王母抬手一挥问道:“那……来个人表演一下,谁家的小辈来啊?”

话音还没落呢,就见一个青绿色的人影从座位上一个踉跄扑到了场地中央。

王母看一眼那人就笑了:“这不是叶家长子么?”

被推过来的小公子尴尬地笑了笑,手在衣袍上拍了拍深深地拜了一下起来抿着嘴尴尬笑。

王母笑到:“听闻你枪耍的不错,如今来一段给诸位尽尽兴吧。”

王母都发话了谁还敢拒绝,叶小公子从背后抽出了长枪,微微运气将法力蓄与枪尖,手腕一转就是个绚丽的魔纹。







【叁】

修道者千千万,入道方法更是不尽相同。吴雪峰自己是以气入道,他也见过以丹入道的微草,还见过有以剑入道的蓝雨,甚至还有以乐以酒入道的,偏偏没有见过以枪入道的。修士大多附庸风雅,选择入道的方式更是一个比一个仙气四溢,不知道入了什么境界但一个个白衣穿的像是立马要飞升要一样。

寿宴中央,叶家小公子的招式一个比一个绚丽,突然他枪尖上挑,黑色的龙头沿枪身扶摇而上九万里云霄。叶家小公子收势一立,脸上还带着点刚刚流下来的汗珠,语气带点喘:“在下献丑了。”

王母连忙说了什么“少年英才”“虎父无犬子”之类的还随口赏了好些东西。但是吴雪峰通通都没听进去,他只是看着场中立着的小公子呆呆地想:这怎么可能是献丑啊,明明华丽至极。

领了赏的小公子一转身准备下场,只是没想到他这一转身视线刚好和盯着自己看着的吴雪峰撞到了一块。他先是愣了一下,眨巴两三下黑漆漆的眼睛,然后像是小动作一样的抿嘴一笑。

吴雪峰觉得自己心里像是一个礼花“嘭”地一声,炸满了甜滋滋的东西。

旁边往嘴里塞东西的郭明宇看了一眼:“卧槽老吴?你咋了这脸红的?!”





【四】

后来吴雪峰也没有多方打听就知道了那个绿色衣袍的叶家小公子具体身份。

叶家长子叶修,天庭里有名的少年郎。生性懒散,前几天刚被家里人逼着入了禁军的队伍里,没事就抱着一柄黑色的却邪在南天门门口打瞌睡。听说这人的性格还挺讨厌的,总是把人气的翻白眼。

但是哪有怎样呢?

当年嫩的和一根青葱一样的叶家长子是个深坑,一不小心踩到陷进去的人千千万。

这里面陷得最深的就是吴雪峰。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对叶小公子是什么感情,只知道想要和他呆在一起,想要小心翼翼护着他不让他受任何委屈。

什么王母的蟠桃,什么炼丹炉里的仙丹,什么李靖的塔观音的瓶子——就算是天上的日月星辰只要是叶修想要,吴雪峰无一不双手捧上。

吴雪峰觉得自己的大脑被人刨开,神识被人拴在了叶修身上。只要叶修微微一皱眉,他就痛的辗转反侧无风无月。

他只知道在那段日子里,只要嫩的和青葱一样,眉眼处皆是狡黠笑意的叶修脆生生地叫一声“雪峰哥”,自己肚子里的百炼钢都能化成绕指缠柔。



【五】

对此,我们的局外人郭明宇表示,不就是个断袖么干嘛那么文艺?




【六】

那年的吴雪峰站在南天门内,看着身穿轻甲持枪守着门的叶家小公子的时候脑子里总爱想点乱七八糟地东西。他甚至也想过自己有一天站在小公子的面前,笑着问:“修道千年,难免寂寞,可想找一伴侣相互扶持相依相伴?”然后趁着小公子愣神地时候直接打包回洞府。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现在的小公子对情爱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一切都是朦胧中的水月。若是这么贸然问出口恐怕什么都捞不到。

吴雪峰站在南天门内,看着长长阶梯下拿着却邪的叶修颇有耐心地笑了。

修道千年,仙者的阳寿更是长久。

他等得起。

评论(4)
热度(114)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