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耀】带你穿越带你飞2

·系统穿越文,有原创人物
·不要污要优雅,人物ooc文笔流水账剧情小白玛丽苏,苏男神不商量
·每一卷一个cp,至于多少卷每一卷多少张,弱受娘受爱好者请点x
·贴吧同步更新
请订阅tag“all耀带你穿越带你飞”
如果一切都可以的话……let's go?

PART  ONE米耀

chapter2
十点左右的上午不怎么凉快,操场上篮球队训练的人没过一会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丝,特别是当他们眼角扫到漂亮可爱的妹子的时候更将球场上的氛围推到了秀帅气的大好时节——什么一个个帅气的三分投啊,跨步上篮啊,要不然就是扔掉手里的球撩起队服下摆一边不经意地露出齐刷刷的腹肌,一边擦着汗。
有的妹子吸引过来了,有的妹子眼神还黏在操场跑道上的一个人身上。
王耀在一旁数着自己的心跳当做计时器,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就停下了跑步的步伐。
一旁的妹子早就等不及了,从书包里摸出手帕纸就要去给王耀擦汗。
也不知道这妹子是酷爱化妆还是原主就喜欢这种精心修饰厚的妹子,总之隔着三五步的时候就能闻见妹子身上汹涌澎湃的香水脂粉味。
王耀后退了两三步,避开了妹子接下来的动作。接着他抬手擦了一下汗,脸色淡定的看了一眼和孔雀开屏一样浑身上下就差写着“我是世界第一帅”的篮球队员,视线往下挪地瞟了一眼他们的腹肌就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自己在W联邦的那具身体。
八块腹肌还有两条人鱼线,教科书一样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特别是再穿上那一身黑底金纹的军装,蹬上那双被擦的能映出来人影的黑军靴——不是和你们瞎说,联邦千千万万少女哪个不想嫁给王耀?光是给他送情书的都能把军部大门堵的水泄不通。
哪儿像现在?
王耀掐了一把自己的腰,不满的情绪都快写在脸上。原主的花天酒地快吧这具身子掏空,身上的几块肌肉还是在健身房里象征性练出来的花架子,别说用武器了,他光空着一只手就能干翻两个他。
王耀又想了想昨天从系统那里要来的剧本,觉得自己恐怕还等不到那什么劳什子的阿尔就得死。
【叮,耀将军别这么悲观,您还是可以读档重来的。】
系统的声音猛的从脑子里冒出来。
【剧本读档重来以后里面刷的怪位置是不会变的。举个例子,您今天早晨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门口有香蕉皮,您没理,结果不小心一脚踩上去滑的一命呜呼。这时候系统将会帮您强制性读档,然后你睁开眼就会发现自己还是刚刚站在门口看着那块香蕉皮的姿势……】
“然后我就可以绕开那块香蕉皮或者是把它扔掉防止自己再次死亡,”王耀接话,“你昨天给我解释了不下十次。”
【所以您不必担心,就算您情商低智商为零,靠着这强有力的读档系统您就算一步一死也能把这个剧本玩完。位面出品,质量有保障。】
“你还是保障你爸爸这次能无损伤攻略结束吧。 ”王耀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抬手把搭在肩膀上的辫子扫到背后,重新扎高了点。
系统安静了。
王耀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阳光蹭过肩膀带起刺痛感的边缘,脚底的塑胶跑道越来越坚硬甚至都能隔着鞋底感受到细细密密塑胶颗粒。站的时间有点久,王耀觉得自己眼前一阵一阵的发白,他抿紧嘴唇走到了一旁树荫底下的小卖铺前问坐凳子上乘凉的老太太要了一瓶冰矿泉水。
他现在所在的世界按照蓝星的时间段划分应该归为21世纪以后23世纪以前的时代:没有悬浮车,没有集钱包信用卡身份证驾驶证悬车卡——这里应该叫做公交卡——个人磁卡的存在,更别提有什么巡逻飞行器。
这具身体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名字也一摸一样,都叫王耀——二十九岁,妈死的早爹新娶的老婆又不喜欢他,从十二三岁开始生父就是一年给一次生活费,平常谁也不过问。
王耀家里钱多,原本没有颓废气息的人硬是被堆出了一身的坏毛病,不过好在原主还是个能把事儿放心上的人,高中阶段没惹出来什么乱子。只可惜一到了大学就和把鱼扔水里一样,打个滚浑身上下的劣根性都显现出来了。不过除了什么酗/酒,飙/车也就没啥了……吧?
脸颊感觉被什么湿漉漉的布料划过,王耀也没管是谁下意识一步后腿扯过对方手腕,左手顶着一别胳膊把人转过来反剪住双手,然后狠狠一脚踹到一边去。
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被踹的人一个踉跄,手里刚拆包的湿纸巾没拿住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沾了满满一面的灰。那人揉着屁股哎呦叫了几下,然后用那种还带着点儿水汽的眼神看向了王耀,咬咬嘴唇叫了一声:“耀哥哥你干嘛啊。”
王耀被这声音下了一跳,回过神来以后脸色差的像是吞了一碗苍蝇。
他忘了,原主还有个烂到能让天下千千万万少男少女唾弃的一个恶习。
那就是一个大写的“渣”。
男女通吃不说,谈恋爱都是要探讨哲学问题的信号,往往吃完嘴边油还没擦干净立马抱新欢。这对于虽然看上去是个蔫坏兵痞子实际上兢兢战战恪守陈规的王耀来说挂在战舰后面玩上几百次拖拽都不足以填满心中的愤恨,唯有剁咳咳才能一解心中的愤懑之情。
刚刚被王耀一脚踹出去的那个,就是原主勾搭上两三个星期就爱的他要死要活行如弱风扶柳体弱多病一步一咳昨天刚滚上床和原主的第二人格做深入思想交流的小男朋友白鲢铧。
这么一说的时候有点绕,系统给王耀解释了老半天王耀也没反应过来。眼看着站在对面那朵楚楚动人惹人怜惹人爱惹人疼的白莲花眨巴眨巴眼睛就要掉下泪来,系统就和被逼急了一样用它那四平八稳的机修语调飞快的挤出来一句话,连“叮”都不带了。
【咬伤你那个。】
王耀顿悟了。
“你最怕看见别人哭了是吧?”
【……】
“那感情好,这位小伙子可是要好好拉拢拉拢,日后定成我麾下一员大将,专治你各种不服。”
【叮,系统1001开启人工离线模式,除关系到推动剧情发展情节外不再出现。祝玩家在接下来地时间里玩的愉快。】
王耀急了:“干!1001你个沙滩之……”
一旁的白鲢铧眼圈一红:“耀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了,那天,那天是我太紧张了,我,我……”
系统传送官方消息的那个叮叮声还在脑子里环绕震得他一个脑仁两个大,这边白鲢铧又哭了起来。你说他哭就哭吧还偏偏是那种吊着嗓子嘤嘤嘤的哭啼,王耀瞬间想起自己有一天陪总统女儿逛街。人大小姐脚崴了坐在地上委屈一边抹眼泪一边用画了眼线的眼角勾着他,我见犹怜的就像是一只掉了羽毛的黄莺,是个男人都想捧心尖疼爱。
当时他怎么做的来着?
大夏天,树上的知了没完没了的子哇乱叫,王耀看了一眼右手手腕上被汗水紧紧贴在皮肤上的腕表然后转身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不知道谁有耐心陪一个哭包,反正他没有。
不远处的教学楼二层,校长室中,一个穿着连帽衫带着耳机的金发青年斜歪在老板椅上看着王耀干脆利落的走回了宿舍。他调低了耳机里摇滚的糟乱程度,把兜帽往头上一戴拧着半个身子问后面的人:“德华校长,你们的学生很特立独行啊。”
手里的手绢不知道被揉攥了多少回,校长僵着一张笑脸:“琼斯先生说笑,这种作风平行都不规范的人我们会给予出发措施的。”
“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想说”被称作琼斯的人抬脚蹬了一下办公桌身子也随之转了过来,笑的一脸阳光灿烂,“我对她挺赶兴趣的,能帮我在那届学生里加个名字么?”

——小剧场——
王耀:……她?
系统:没事,反正你俩下章就坦诚相见了

评论(4)
热度(55)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