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顶级游轮都会有那么一个地方被人们用来堆放各种杂物,比如什么墩布啊簸箕啊扫帚啊多出来的桌椅板凳。而存放这些东西的地方往往都窄小的要人命,一点也不像船内那些宽阔舒适的VIP住宿条件的房间。

  李牧之挤在窄小的杂物仓内,上半身是严肃正经的白衬衫,肩膀上搭着刚刚换下来的西装裤,嘴里叼着摘下来的黑色领带,摇摇晃晃地一边保持自己身体的平衡一边往腿上套那条平常自己经常穿的迷彩裤。

  门外有人低声的问:“老牧,你换好了没?我一姑娘家都完事了,你一个大老爷们磨蹭什么。”

  “你就一个裙子当然好穿脱,”李牧之吐出嘴里的领带嘟囔了一声。他提好裤子,把宽松裤脚上的粘扣收放成合适松紧然后塞到了脚上蹬着的高帮靴里面,再顺手把肩膀上的西装扔到一边,从立在墙根的背包里面刨出一件灰色的外套套在身上。。然后他在杂物仓里绕了一圈,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掏出来一面沾满灰尘的镜子。李牧之吹了吹镜子上的灰,颇为自恋的对着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

  这不是李牧之第一次到游轮上完成任务,但是这是他第一次曲月尘第一次来游轮上完成任务。

  说来也是倒霉,原本这几天是李牧之和曲月尘的轮休。想着和自家女朋友好不容易能没有任何负担的好好休息一次,李牧之一挥手就订了两张游轮的VIP船票,说是和曲月尘一起乘船破风享受人世间风花雪月。曲月尘也挺高兴的,收拾好东西就和李牧之一起上了游轮。可是没曾想这俩人的脚刚踩上游轮的甲板,团里面配备的通讯器就滴答滴答响个不停。

  李牧之和曲月尘接了。

  然后他们就有任务了。

  然后他们的假期就没了。

  李牧之:……干

  不过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任务目标就在这艘船上。这俩小情侣可以一边完任务一边游玩享乐,或者是可以攒着,等什么时候下游轮什么时候动手。

  听见曲月尘又在门口叫了半天自己,李牧之扔下手里的镜子就往外走。

  走了两三步不到,李牧之不知道怎么突然觉得身边有一阵子和水面扔进石头一样的波动,紧接着面前的空间开始褶皱扭曲,曲月尘叫她声音的名字拐了个弯,含糊成朦胧的两个字。

  李牧之心里一慌,连忙扑到门口摸到门把手,猛地把门拉开。

    不是游轮压抑的走廊,门口站着的不是穿着裙子扎着高高马尾的曲月尘。

  精心雕琢着花纹的栏杆每一道缝隙都擦得干干净净,放眼望去全都是穿着宽袖交领的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顺着打开的窗子往外瞅,路上的人们的头发规规矩矩绾在头顶,走起路上身上的玉坠相互敲击叮当作响。有的人身上明显有不属于人类的器官,有的人走的走的就消失在了原地。

  李牧之低头看看自己的迷彩裤和高帮靴,有摸了摸贴身放着的闪光点和烟雾弹,整个人站在原地傻成了雕塑。他真的没想过自己真的能推开新世界的大门。他觉得这个世界疯狂到可怕,却又觉得有那么一点眼熟,就像是每天都在梦里见过或者是真真切切生活在这里一样。

  不对等等……

  李牧之身子都僵住了。

  梦?

  一点带着丝的东西从眼前闪过,李牧之刚觉得自己碰到了一点头绪右前方一股子诡异的视线就朝自己刺了过来。他下意识侧身晃过视线所能笼罩的范围,放弃了刚刚抓住的那一点思绪往视线传来的地方看。

  是一个长得算是蛮帅气也挺眼熟的年轻人,发色偏黄,穿着白色的衣服站在离李牧之三四步的地方。见李牧之让开了身子,年轻人走了几步到了李牧之刚出来的门口,探着头扫了一眼里面:“唐宋?”

  李牧之刷的一下就抓住了在脑子里闪过的那带着点丝的东西。他沉着脸快走几步,扳住年轻人的肩膀拽的和自己面对面,深吸几口气,一拳抡在对方的脸上。

  年轻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那一拳头即将打在他脸上才从这突变的剧情里面反应过来。他偏着头扯开李牧之摁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接着身子一转一个肘击往李牧之身上顶。李牧之身子后倾,接着连续往后退了几步,拉开自己和年轻人的距离。


  “怎么了火气还挺大?老子一个直男每天晚上看你们床上有氧运动早他妈憋了一股子火了,”李牧之眯着眼睛活动了一下手腕,眼神盯着站在不远处的年轻人,“尤其是当老子的视角还是被压着的那个。”

  对面的年轻人眉毛紧紧皱着:“阁下胡言乱语什么,在下之于唐……”话说的一半,年轻人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样睁大了眼睛,看着李牧之就像是见了鬼。他深吸了几口气,就像是安抚自己接受这个巨大消息的大脑,然后开口问:“你是李牧之?”

  李牧之从鼻子里挤出来一声哼。

  接着只听见一声短促的金属磨蹭声,李牧之脖子上就贴上了一个薄薄的金属片。

  顾桁问:“唐宋在哪?”

  李牧之皱着眉扫了一眼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剑,用两根手指夹着剑尖把它推开:“我怎么知道?”

       ——————————————

       同样被吓得懵逼的还有曲月尘。

  她的视线滑到推门出来的人的身上,嗓子眼里的“老牧”还没出声就被击碎咽回肚子。曲月尘伸出一根手指,带着点颤地指向对方,声音都有点飘忽:“唐……唐宋?!!!!”

  唐宋拽着自己身上的绸子衣服,眼神从四周泛着金属光泽的东西上晃过去。他后退了一步,松开被自己跌抓的有些捂热的金属门把手,脸上写满了差异。唐宋的视线挪到指着自己还喊出自己名字的女生身上,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朝对方拱了拱手。

  “这位……姑娘,”唐宋的视线在曲月尘的头发上转了转,没找见任何能证明她是否出嫁的象征只得随意扯了一个称呼,“请问……这是何处?”

标签: 原创温橡桦
评论(3)
热度(5)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