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记个梗,两个文青的故事。资深背包客流浪歌手大孙X专项摄影师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我写平叶总是逃不开这些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设。

不搞复杂,大体上就是从炮友变成对象的恶俗剧情。虽然我不会写肉大孙先开始追的,叶修觉得谈恋爱太麻烦就借着给杂志社拍片一个劲的往外跑。大孙表示你去哪我去哪,俩人一路上无数次“偶遇”无数次同行,然后更加深入了解彼此。大孙越了解越觉得顺眼该带回家,叶修越了解越觉得俩人性格符合,然后再经历一番这这酱酱啪啪啪啊啊啊之后,就该结尾了。


叶修两只冻的红肿的手抱着单反,一只脚踩在小雪堆上,另一只脚连带着腿有节奏的抖。他挑着眉毛一脸笑意:“兄弟,我怎么在哪儿都能看见你,不如以身相许吧。”

孙哲平拉着相机的袋子把叶修整个人拉到自己怀里,拉开自己连体羽绒衣外面的毛毯兜头把俩人都罩了一块。

毛毯很厚实,拢住的空间黑压压一片,唯一的光源就是从手指拉着的链接缝隙处投下开的光。

叶修还在笑,他松开相机,腾出一只手拍拍孙哲平的脸:“大孙同志你怎么沉默不语了啊,你这身价百八十万难不成是靠沉默赚的啊。”

孙哲平握住叶修贴在自己脸上的手,拉下来凑到自己嘴边亲了亲:“听你的。”

珠峰前进营地,高山气候裹着寒风呼呼地吹,两个小文青缩在一块毛毯里,甜腻腻的交换了个吻。

标签: 温橡桦
评论(4)
热度(36)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