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基佬如云怎么办06

——年少锦时系列②                     完结倒计时三        

我很努力的想写出来青涩少年自己掰弯自己的东西,但是我失败了⋯⋯还失败的特别occ如果想打,请别打脸

另:下次再更新一次老吴,这个段子系列就该完结了。大家开心么?

反正我挺开心的,终于有个坑算是快填完了。

心情不好,写写哄自己开心。依旧是随时跳票,更新无定期。无脑不下饭小段子系列就,ooc异常,好像大家都喜欢老叶

日常校园梗,部分内容取材于现实

另不要问我现实里面叶修是谁,太惨不忍睹。

电梯:【】 【】【】【小番外】【】【】【】【】【】【最终章


*

男生宿舍从楼门口一直到青龙帮宿舍门口每隔三米就钉着一个no somking的告示牌。据某叶姓学长透露,原本男生宿舍里不管这玩意,是青龙帮宿舍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喻文州学长,顶着冯宪君的怒吼大义凛然地翘了一天的课钉牌子,为保护环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新入学的众人皆感叹喻学长认真负责严谨严肃,为了你我他的空气环境奉献自己。

喻姓学长这时候往往都保持沉默,等回到宿舍后他一把将叶姓学长掼到床上,笑的蛮危险:“叶学长你再说一遍,我钉牌子是为了干什么?”

叶姓学长假咳两声,蛮怂的凑过去往人嘴上亲了一口。

毕竟男生宿舍这牌子还的确是专门给他钉的。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和他下面那两届的男生没几个爱抽烟,平常叶修只要往他们身边一过就有人吸吸鼻子皱着眉头掩着嘴问:“叶修你抽烟?”

模样像极了后宫娘娘那种快要溢出来的嫌弃下人穷酸。

叶修:我抽怪我咯?

不过还好叶修不寂寞,有人陪他一起被嫌弃。

这人叫魏琛。

魏琛和叶修一样,算是荣耀大学里数一数二的老学长。按他的话说,他和叶修在秋名山称王称霸的时候,叶修宿舍里那帮小崽子还在狂刷题奋战高考。

说这话的时候叶修是蹭到魏琛的单人宿舍抽烟——他的那个宿舍看的太严,连续一个星期都没闻见烟草味叶修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恨不得立马塞上一盒烟进自己嘴里。

魏琛嘲笑:“瞧你那出息,当年和我站操场上轮桌子摔椅子的,现如今怎么被一群小子给管住了?”

“少提当年,”叶修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你我现在在老师们的印象当中还是过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

魏琛表示他的牙酸倒了,他从来没见过夸自己还夸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

为了剧情的发展,咱们还是要提一下当年的。

魏琛初高中一共六年的时间全是在荣耀附中里面度过的,全校他不认识的人寥寥几个。

年轻人总会有一些中二病,魏琛也不例外。可能是从小接受的港剧港漫和美国大片的影响,魏琛对黑/道啊混社会啊啥的这玩意特别感兴趣,感兴趣到不惜以身试验。虽然最后高三毕业他也算是混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谁见了都要叫一声“魏老大”,但是这也依旧抵挡不了大家往他身上贴“小混混”的标签。

魏琛倒是不介意,他的成绩向来好,自己不管怎么玩只要是不出格学校都装作看不见。

高一那年他在追一个女孩子,腰细腿长颜正音软的乖孩子好学生,白白嫩嫩像带着奶香味的小兔子。不过这小兔子拒绝魏琛的时候拒绝的格外干脆,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咱俩之间说不行就不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魏琛追了那姑娘半年,虽然放弃不亏但他还是有点不甘心,于是他就问乖宝宝说你喜欢哪种男生。

谈到自己喜欢的人,女孩子的眼睛亮亮的:“我喜欢叶修那种身上有被爱痕迹和自由的人。”

“被爱痕迹”这个说法特别暧昧,魏琛痞子样靠在墙上咬着烟屁股笑了半天才晃晃悠悠的问道:“我不像是自由的人?”

女孩子坚定的摇摇头:“他和你是不一样的!他是那种⋯⋯嗯⋯天阔任我飞的人。”

回答太中二,魏琛忍不住笑场,追妹子的事情彻底告吹。

后来魏琛才发现叶修这个名字的出场率高到一个可怕的地步:校内有什么学生会副主席,月考期中期末考年级第一,初中部女神苏沐橙的哥哥;校外则是单调的一个京城叶家长子。

典型的“别人家孩子”。

魏琛其实很想见见这个有着“被爱痕迹和自由的人”,但是差距太远。

京城叶家,是无数平头百姓心中想也不敢想象的阶层。

*

真正和叶家长子打了个照面是某一次课堂,地点是教学楼三层的男厕所。

那时候是大冬天,门上都挂着厚厚的棉帘。魏琛翘课出来抽烟,他刚掀开帘子走进来就看见有人站在那边的窗口,歪着头侧着身子看楼底下,手指缝里好像夹着什么一闪一灭,发出幽幽的红光。

听见有人掀门帘,站在里面的人先回了头。他扫了一眼魏琛收在裤子口袋里像是攥着什么方盒子的手,吐出一口烟问道:“来抽烟的?”

魏琛感觉心口突然被看不见的东西勾刮了一下,然后那种感觉又瞬间消散一点尾巴也找不见。直觉告诉他刚刚发生了什么惊心动魄的事,但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只好尴尬的回答着:“是,你也来?”

对方没答话。

魏琛看着他把刚抽了一半的烟捻灭在水泥内台上,拿着还缭绕着白烟的烟头扔到隔间的小垃圾桶里,弹弹不存在任何灰的白色校服对着自己耸耸肩。

“那我让位置,”对方友好的笑,“兄弟你小心的别被老师逮住了。”

魏琛也扯着笑脸点点头全当回应。

对方掀开帘子出了厕所后魏琛就站在的窗口前,与厕所里浓重的气味不同,窗口附近像是开辟了一个小小的空间,空气甜腻到怕。

魏琛吸着鼻子在窗口闻了一圈,骂道:“操,大老爷们抽什么奶油烟。”

再结合对方看起来皮肤很白很好的样子,魏琛又骂了一句:“操,娘炮。”

*

下个星期的升旗仪式上,魏琛看着站在讲台上拿着话筒说国旗下的演讲的人,拽住身边队伍的女生问道:“这是叶修?”

隔壁的女生是个叶修迷妹,虽然突然被拽住让她有点惶恐,但是不妨碍她表达自己对男神的爱意:“是啊是啊!他就是叶神!!超帅的此次考试稳坐年级第一还会弹钢琴!”

魏琛松开手,磨了磨后槽牙。

狗屁自由和被爱痕迹,明明就是抽奶油烟的娘炮。

“娘炮”这个称呼魏琛倒是也没光明正大的叫,可是依旧被传的满天飞,最后飞进了叶修的耳朵。

作为当时刚刚和家里闹崩一点也不想继续装乖乖仔的叶修,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情绪波动。他只是特别淡定地走到魏琛班门外,照着门后面的座次表把人叫出来。

被叫出来的魏琛一脸臭屁,皱着眉头语气凶巴巴地问干什么。

叶修慢条斯理的把校服袖子卷到胳膊肘:“没什么,就是认一下人。万一打错了可就不太好。”说完抬手一拳砸在魏琛肚子上。

第一印象根深蒂固不好改除,唯一的方法就是矫往过度。

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这玩意放在叶修和荣耀大学里那一帮子老学长级别的人身上统统适用。叶修和张佳乐打过和孙哲平打过,还和现在是荣耀大学风纪部的韩文清打过,算得上是身经百战所向披靡。

所以在被魏琛和他的两三个马仔放学后堵在小巷子里叫嚣着要把他揍进医院的时候叶修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特别淡定。

他把书包扔地下,特别正经的问道:“你们有医保么?”

结局是什么咱们不说,反正第二天魏琛和他的马仔没有来上学。

*

叶修和魏琛打的打的也就熟了,熟了关系就往好里发展。到了高二分文理的时候俩人一个班,关系更是日进千里,从见了面斜眼看对方到勾肩搭臂当老司机。

高三的时候叶修状态明显不对,黑眼圈就没从眼眶上下来,平日沉默了不少,一下了课就摇摇晃晃的走到苏沐橙班所在的走廊上发呆。

隔壁班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俩人分开找过魏琛好几次,张口闭口全是“叶修怎么了”。魏琛说他也不知道。

高三挺重要的,眼见着就要高考,叶修再继续这么晃荡下去什么都干不成。于是在一个晚自习后,魏琛把叶修拽到了自己家。

魏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是个挺和睦的中产阶级家庭。魏妈妈是个挺温柔的广东人,看见自家小子带了个蛮白净清爽的朋友回来张罗着要去煲汤,给高三生补身子补脑子。

叶修拒绝想拒绝,被魏琛无情镇压。喝汤的时候憋着一口气硬是把葱段姜块全塞进了魏琛碗里,魏琛不服输,啃了一半的骨头就要往叶修碗里塞。魏妈妈坐在餐桌这边,支着脸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半大的少年郎耍脾气。

喝完汤刷完碗魏琛和叶修就滚去睡觉,魏妈妈开着ipad开韩剧。五月份天气渐暖,两个快一米八的大老爷们挤在一张单人床上,胳膊腿都快被汗粘在了一起。

黑暗里一切都很安静,主卧里魏妈妈ipad上子里哇啦的韩语被放大到震耳。三两次呼吸的时间之后,魏琛开口:“叶修,你最近怎么了?好不容易熬到高三了还有一年就解放,你可别折腾出来什么事——你不是一直想挣脱你爸控制吗?”

叶修笑了一下,反问道:“我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接着又是一串沉默的安静。

魏妈妈看了一会就关了ipad,“啪”地一声摁掉床头灯睡觉,整个房子陷入黒寂。

过了差不多三五分钟,魏琛感觉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叶修开口了。

“我有一个朋友,才华横溢,后来他死了。”叶修的声音很平稳,“我有一个弟弟,亲生的那种。原本定好去国外读经济,但是现在和我换的进了军校。”

魏琛没接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个面对的是死亡,一个面对的是我父亲,”叶修深吸几口气,反问道:“我倒想折腾,可你告诉我,我能折腾出来什么?”

最后一句话叶修说的有点赶,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梗住嗓子。魏琛的直觉告诉他躺在身边的人哭了,他伸出手,在叶修眼眶下面抹了一把。

干的。

叶修的声音也是干的:“我没哭。”

那一天之后叶修恢复了正常,好像之前的颓废都是自己的臆想。魏琛不放心,想着叶修和家里闹崩根本不回去,天天拽着叶修往自己家跑,生怕一不小心身边人想不开跳了楼。

那顿时间苏沐橙初三,学校要求统一住校。心头大事落了地,叶修也就跟着魏琛去了。

*

高考魏琛和叶修俩人考的都不赖,出了考场俩人在学校旁边的冰点店里碰头。

魏琛笑的微妙:“我觉得我能上荣耀大学。”

叶修笑的也很微妙:“我觉得我也能。”

高考完了就是高三的毕业典礼,魏琛担任主持人。在另一组主持人上去扯皮条,预热准备报幕的时候魏琛躲在后台喝水,刚拧开农夫山泉的瓶子就看见叶修穿着一身白西装站在幕布和的登台口的夹缝里准备上台,头发梳起露出额头,一派翩翩贵公子范。

魏琛吓到了,拿着水扑到叶修身边:“卧槽,老叶你干嘛来了?”

“看看你的节目表,”叶修哼了一声,“我报的节目呢。”

魏琛还没来的及看,另一组主持人就扯皮条完毕,说到:“现在有请叶修同学上台表演钢琴曲独奏《天空之城》。”

叶修对魏琛笑了笑,抬脚走上了舞台。

弹的怎么样好不好听咱们不说,这场表演完毕叶修又有了多少小粉丝咱们也不说,咱们就说魏琛。

*

叶修弹到结尾的时候魏琛站在台口准备上场,他看着手里的台词卡,时不时抬头去看坐在椅子上的叶修。

天空之城是个偏舒缓的曲子,灯光为了配合给出应该有的效果打了一束冷光投射到叶修和前半个钢琴上面,舞台设计甚至都弄出了干冰,愣是把叶修从平日里的老司机转成了古堡里穿着白色西服的小王子。

于是在魏琛眼里,有点小矜持的王子弹下最后一个琴键,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先谢幕,而是把头转向了自己,有点高傲的笑了一下,然后再起身鞠躬。

台下掌声隆隆,登台口的魏琛摸摸自己的脸又摸摸自己的耳朵,最后再摸了摸胸口。

该烫的烫,该红的红,该加速咚咚跳的咚咚跳。

魏琛之前问过张佳乐,说为什么电影里面男女主角一见钟情的时候都要打光,弄的被警察的探照灯照上一样。

那时候张佳乐还在学编导准备艺考,一听这话倒是也诚恳的给出了答案:“这玩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完了自己体会一下就知道……我就是自己体会出来的。”

当时魏琛大呼张小花坑人,回答没个准信还打算骗最佳答案。但是他现在懂了。

灯光把你喜欢的的人放在一个通亮的世界之下,让你睁大了眼睛,完完全全的把对方的好看的一清二楚。

简单来说,它就是用来告诉你:

魏老司机,恭喜你,你一见钟情了。

评论(12)
热度(327)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