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基佬如云怎么办07

——年少锦时系列③【吴叶未完】 完结倒计时

人物极度ooc,大家要打别打脸。下次更新就是最终章其实还会有一个废篇集合但是我估计写不出来里面有被我pass掉的楼叶韩叶翔叶啥的

其实我一开始打算的结局是乐叶,但是……我现在………结局好像想写吴叶了【真诚脸

心情不好,写写哄自己开心。依旧是随时跳票,更新无定期。无脑不下饭小段子系列就,ooc异常,好像大家都喜欢老叶

日常校园梗,部分内容取材于现实

另不要问我现实里面叶修是谁,太惨不忍睹。

电梯:【】 【】【】【小番外】【】【】【】【】【】【最终章


文中王遗风的梗借于伊吹九月目前在画的一个基三大长篇里的道长和花姐的一段






*

荣耀大学的里面有这么几个特别有名的老妈子,倒着来说前三名的话,最先出现的是张新杰的名字,毕竟全校第一奶爸名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第二个出现的是王杰希,带着手底下一帮子刚成年的小孩把辩论赛打的风生水起这谁也没想到,如今最近几次辩论赛名次排出来也人蛮羡慕的。

第三个,也就是全校最最最有名的老妈子,叫吴雪峰。吴雪峰算得上是老学长,比魏琛还大的那种,放在快七八届之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身高一米八腿长的从脖子底下就开始分叉,颜正脾气好家境还优渥,迷他的妹子一票一票的,每天中午来送饭的人都不一样。传言每次吴雪峰打算交作业的时候,一打开邮箱里面蹦出来的不是垃圾软件,而是一打一打的情书。

换句话说,在喻文州这个加粗斜体大写的苏王出现之前,吴雪峰是常年雄踞“全校最想睡的十大男人”榜的榜首。

*

在老一辈荣耀生的印象里,吴雪峰出名的时候身边就经常能看见一个叫叶修的小兔崽子。

这小孩长得细皮嫩肉一脸萌,抿嘴一笑还有点小酒窝。他穿着荣耀附中的校服,不怎么回家,经常卧在吴雪峰宿舍里蹭吃蹭喝蹭睡。吴雪峰的舍友本来不希望有外人借住自己宿舍,可是耐不住人家小孩有萌又听话长的又乖,一次两次以后也就默认了叶修在宿舍里的位置,有时候找见什么好吃的啊好玩的啊都会妥帖的留下来给叶修。

但是叶修也不是一直乖。

吴雪峰在他们宿舍是舍长,制定的舍规龟毛的海了去,堪比日后的终极强迫症张新杰。他的舍友倒是一个都不敢犯,毕竟雪峰大大怒火无人能敌。但是这不代表叶修他不敢。

举例来说,舍规里有一条大概意思就是宿舍内禁烟。但是咱们这叶修老爱趁着吴雪峰不在的时候跑去小卖铺卖上点烟,然后蹲在宿舍门口特别老烟枪的吞云吐雾,还撩拨的宿舍里面的人和自己一起浪。

烟味一时半会散不开,众人面对回来的吴雪峰的结局可想而知。

原本吴雪峰把他们一个两个全提到宿舍楼门口吹风,说是身上的烟味没散干净就不准回来,心狠手辣不顾身后一票人的哭闹,转身大踏步走回宿舍内。

当时是冬天,西北风嗖嗖的吹。舍友们还好,各自拿着羽绒衣穿着棉大衣,可叶修被吴雪峰提出来的时候就裹着一件秋季校服。虽然那玩意比薄的和一层纸一样的夏季校服厚了一点,可是依旧透风不保温,风一吹叶修还在抽条的小身板都要抖一下。

靠着叶修最近的舍友甲看了一眼,扯下来自己的外套准备给叶修套上。但是这拿着外套的手还没碰到叶修肩膀身后就飘来不咸不淡的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舍友甲回头,看见雪峰大大胳膊里搭着茧型羽绒衣,手里拿着个月白色的保温杯,挑着眉毛脸色不善的看着自己的手。

舍友甲:操,要完。

吴雪峰走到叶修身边,先把茧型羽绒服给人穿上,拉链高高的只露出来叶修一双滴溜溜四处转的眼睛,然后他又把还冒着热气的保温杯塞到叶修手里,细细的叮嘱他喝完。接着转过身,问舍友甲:“你刚刚要干什么?”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舍友甲一边在心中默念要完,一边僵着身子挪了一下脚步,转手把自己的羽绒衣披在旁边舍友乙身上。还一脸深情的帮舍友乙整理了一下衣领说到:“亲爱的,别冷着,我心疼。”

舍友乙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叶修咬着保温杯的边,从吴雪峰身后探出半个身子看,露出来的眼睛里全是眯起来的笑意。

*

开春的时候天气不太冻手,学吉他失败叶修谋划着想学歌别的乐器。吴雪峰自告奋勇的说要来教叶修口琴,还把自己以前的复音口琴给叶修用。

叶修上网把所有有关口琴的都找了一遍,得出的结论是蛮好学,比吉他还好学。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可是实际上手的时候他才发现这玩意难得都快上天了,吹了一个星期,叶修吹单音的时候还带走风漏气。

“叶修你是王遗风的粉啊,”舍友甲有一天笑着调侃,“这可不行,来,和哥哥一起念'浩气长存'。”

和他睡对铺的舍友乙嘟囔了一句:“自在逍遥。”

宿舍里安静了那么一下下,下一秒舍友甲乙二人抬头对视,目露凶光。

叶修:“⋯⋯雪峰,他们在干啥?”

吴雪峰:“谈恋爱交流感情,好了别看了,咱们继续练,慢慢来不着急。”

叶修:⋯⋯俩人都快打起来了,你他妈在逗我?

其实教口琴这事吴雪峰真的不着急,对于叶修他总有用不完的耐心和温柔。节奏快了就教他慢一点,声音大了就教他轻一点。一个音一个音的拼,一个拍子一个拍子慢慢的打,磕磕绊绊的教叶修吹曲子。

最后叶修好不容易能吹下来一首曲子了,虽然还是磕磕绊绊时常跑音。

吴雪峰听着叶修吹完,然后说:“我再给你吹一首吧?”

叶修还在沉浸在曲子不成曲子调子不成调子的阶段中,悲哀地点点头。

然后吴雪峰就开始吹了。

曲子很老很耳熟很文青,名字叫做《月亮代表我的心》。

叶修晚上没留宿,说是第二天一模跑到同学家睡。吴雪峰把他送出宿舍送出楼道一直快要送到大学门口。

回来的时候舍友甲问:“你喜欢人小孩啊?”

吴雪峰没摇头。

“哎呀,”舍友甲叹气,“可是这时间不对啊,你大四他高三,将来能不能再碰见还是一说呢。”

“怎么会,”吴雪峰脱下来外套抖了抖,“怎么可能见不到。”

接下来叶修忙高考,他忙找学校考研究生,两个人兜兜转转真的没了时间见面。

*

当年吴雪峰考上了荣耀大学的研究生,专业和本科一样都是建筑设计,导师成了本科导师的学长。

秋季开学的时候他被导师一个电话叫回学校,在树林小道里走的时候远远的被人叫了一声。声音很熟悉,就像是他天天念着想着的那人的声音。

但是实际上也就是那个人。

叶修站在离他四五步远的地方,嘴里虚虚地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身子和没骨头一样垮成一堆,唯独脊背挺的直直的,懒散的说:“学长你好啊,我是这届政法系的新生,以后关照一下哈。”

初秋天气不冷,夏天的尾巴被人严严实实的钉在飘过的风里。吴雪峰站在那一片热海里,感觉心跟着波浪上上下下浮动摇摆,扔在深海里空寂的勾不住一块岩石。他觉得自己要说点什么,但是搜肠刮肚却发现自己脑袋里白茫茫的一片,像是压下满天白雪,空茫无一物。

所以他只好迈开步子,伸出手,把对方嘴里叼着的烟拿下来,再用力揉揉面前小孩儿的头,和之前两年一样的说:“少抽烟,你想要肺变成什么样?”

叶修的回答也和两三年前一样。

“没事,反正有你管我。”


评论(23)
热度(285)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