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基佬如云怎么办08

不多说什么,越写越墨迹文艺酸不拉唧的结局,正文完结倒计时一

正文最终cp吴叶,其余结局日后走番外。

写的太矫情,我不想再说什么了

心情不好,写写哄自己开心。依旧是随时跳票,更新无定期。无脑不下饭小段子系列就,ooc异常,好像大家都喜欢老叶

日常校园梗,部分内容取材于现实

另不要问我现实里面叶修是谁,太惨不忍睹。

电梯:【】 【】【】【小番外】【】【】【】【】【】【最终章



*

叶修大一的时候组过辩论组。

那时候荣耀大学辩论赛,还没有发展到现在这种一到了决赛地方台会转播的飞行员,充其量就是一个刚学会脚踏车的未成年。没爹没娘老师不疼学生不爱,只能凭借初期一群热血小伙子你一口我一口味着拉扯长大。举例来说,每半年一届的比赛,刚开始的前三届都是靠着学生自掏腰包租场地才撑起来的。

叶修就是自掏腰包的那几个学生之一。

吴雪峰是之二。

其实按理来说来说,研一的吴雪峰不应该招呼辩论赛这种玩意。当时已经在外面开始接单子。荣耀大学的名字叫的太响亮了,磁铁一样吸的无数机遇铺面砸来。

按理来说,吴雪峰应该是很忙的,忙到脚不着地,天天挑灯开夜车的。可是吴雪峰偏偏不按着这个理走。他退掉手头多余的单子,笔都不带的放就进了叶修组织的辩论队,成了一个叫“嘉世”的辩论组里的金牌一辩。

那时候大学里的人都说雪峰大大是个天生当一辩的料子。

说话语速不快、口齿清晰,语言简易通俗,把论据讲的清清楚楚,甚至说话自带春风化雨特效,好几个系的妹子在听完嘉世的辩论赛以后都说雪峰大大往哪儿一站“不管他说的是什么,我都觉得是对的。”

女生们还有后半句话。

“但是我觉得,如果嘉世小队长说那玩意是错的,雪峰大大肯定拼了老命诌个弥天大谎,然后把白的诌成黑的。”

嘉世小队长就是叶修。

*

嘉世小队分工明确,质询中大部分都是吴雪峰扔陷阱,身为二辩的叶修拿着砍刀站在旁边等着。别说进来了,就算凑过去看一眼都能被当时还脸嫩的嘉世小队长捅上一刀,然后在一脚踹下去摔个半死,心狠手辣一点也不顾及同学情谊。

和小队长做了两年同班同学的某魏姓男子被捅被踹好多次,下了辩论赛气的抡起凳子要和叶修同年同月同日死。

往往这时候叶修就没皮没脸没下限的躲到吴雪峰身后,半点辩论赛上威风都没有的探出半个身子,拽着吴雪峰的袖子指着魏琛打小报告:“雪峰有人欺负我,就是他,快打快打。”

疼小队长疼到骨子里的嘉世一辩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笑眯眯的缴了魏某人的凳子立在一边。

魏琛:“叶修你要点脸多大了还找外援,你高中那阵怎么就一个人横上天了?!操,还有你吴雪峰!长的高了不起?”

吴一辩这时候就谦虚的表示,自己不仅长得高,长的还帅。小队长找自己不算不要脸,就算七老八十自己也罩着他。

然后仗着长得高的人腿都长这一先天优势,抬脚就把魏琛踹老远。

*

有时候叶修还会当当四辩,站在曝光灯下接受全场注视,坦荡荡的总结陈词,再次重申立论和升华。

四辩的座位和一辩最远,直接回头看有点明目张胆,吴雪峰每次都得提前打点掩护。

绕左绕右,绕远绕近,每次绕的视线过了草地翻了雪山之后才跟着全场人的视线一起落在自家小队身上,和所有人一样看着他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一步一步碰到胜利的奖杯。

*

那时候吴雪峰认为自己机会很多时间很长,就算是用温水泡都能把叶修这只青蛙泡熟了。可是生活哪会给你这么多好。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玻璃脆。

大一下半年发生了很多杂七杂八的麻烦i,心疼的事具体不细讲,反正最后结果是嘉世辩论队解散,叶修退出辩论赛再也不参加,吴雪峰办了休学出国读研。

出国前的机场送别的时候只来了一个叶修。曾经的青春无敌瞬间变成了邋遢宅男,穿着皱巴的薄衬衫,黑青着眼圈,身上还有一股子凝重的烟味。

吴雪峰心疼,他整整叶修的衣领又揉揉他的头发,声音轻的像是气音:“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以后别住那个宿舍了,重新换一个吧。”

叶修乖乖点头——他在吴雪峰面前一直都是乖乖的。

吴雪峰揉了一把他的脸:“手机号我不会换,有事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叶修又是不吱声的点头。

吴雪峰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机场的广播像是集结号,他躲不过也躲不开,只能干巴巴的说了再见的话提上行李就走。那个时候的吴雪峰在想,如果叶修开口叫自己,他一定会仍了东西就留下来,说什么都不走。

只可惜生活不是电视剧,一切都没有什么固定的套路。登机起飞落地,直到吴雪峰塔上异国他乡陌生的土地,叶修都没有开过口。

不同国家的机场其实都差不多,各色皮肤的恋人们在入口抱着,低低的哭声被飞机起飞的引擎轰鸣声碾压在蓝天中。

吴雪峰拖着二十六寸大行李箱,踩在差着一个大洋的异国水泥地上,隔着口袋摸摸冰凉的手机,感觉一脚滑进了史前冰窟,冻的连血液都快凝结。

*

刚到国外的一个月吴雪峰还会和叶修通话,聊聊最近的状况和一些在国外有趣的事情,指着这些细碎的小片段可以填补自己不在叶修身边的这段时间,可是这个习惯他们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

因为他们离得太远了。

一个大洋,18000公里的路程,两个国家,十二个小时。

漫长的等待足矣耗光世界上所有的光热,连带着空气里的颤动都收归于克制的冷静。

在国外进修的第二年,吴雪峰交了女朋友。过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俩人分了手。

周围的朋友问怎么分的那么快,吴雪峰给的原因是价值观不合。

——什么价值观?

——她暗恋一个女的,我暗恋一个男的。

*

吴雪峰的暗恋又疯狂又克制。

他关注了叶修所有的账号,翻找遍了所有有关的动态消息,一切关于叶修的消息,就算隔着十二个小时他也从来都是第一个知道的。

但是他从来不是第一个给予回应的。

吴雪峰踌躇的事情太多了,每次给叶修发出来的动态消息点赞或者恢复的时候都计算时间注意措辞,

上一条刚赞过,现在再点是不是有点明显?这句话太暧昧了,会不会给他造成困扰?

兜兜转一年多下来,吴雪峰和叶修的关系反而没有之前在国内的好。

别人暗恋最大的克星是父母亲友现实,吴雪峰的克星却是他自己。他给自己画出的牢笼太过坚固,像是密不透风的网,老老实实将自己溺死在沉郁之中,不得呼吸。


评论(12)
热度(252)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