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基佬如云怎么办09(最终章)

我说……你们有多少人以为昨天的就是结局?

没看见我开头写的正文倒计时一么?而且整篇文的基调辣么卖萌,像是最后临时捅刀的坑爹玩意吗?!你们这群人!阅读理解统统零分!!!!!

虽然这篇文让我为了诌成he有浓浓的烂尾嫌疑咳,但是它还是he的咳咳咳。总之正文就这么潦草的完了,日后可能会写写番外,比如不同cp如果he的结局和被自己删掉的加不进去的片段虽然写的可能性很低

心情不好,写写哄自己开心。依旧是随时跳票,更新无定期。无脑不下饭小段子系列就,ooc异常,好像大家都喜欢老叶

日常校园梗,部分内容取材于现实

另不要问我现实里面叶修是谁,太惨不忍睹。

电梯:【】 【】【】【小番外】【】【】【】【】【】【最终章




*

人不管会不会游泳,溺水的时候总要挣扎着扑腾扑腾。吴雪峰把自己按在暗恋的苦海中的时候,也是会偶尔扒着横木跑上来偷偷摸摸喘口气。

那块横木就是所有关于叶修的帐号。

吴雪峰有时候也上荣耀大学的官方论坛。他也看过那个《谈谈那些年酷拽狂霸屌的告白》的帖子,知道有一个表演系的小学弟在新生表演的舞台当着百八十人的面变了朵花出来给叶修表白然后被扛着摄像机的孙哲平拉走,也知道和叶修同一届的张佳乐写了快三年的剧本,本本里面都有叶修。

看到这里吴雪峰有点小骄傲,毕竟自己喜欢上的那个人出色到人见人爱;可同时他也有点小心酸,因为叶修的世界里再也没有自己能插足的地方。雪峰大大都可以想象,再过上两三年三五年,“吴雪峰”三个字至于叶修只会是一个在角落里等待删除的杂物,而不是那个陪着曾经无法无天脸嫩的小队长风里浪的有血有肉的人。

*

国外的日子说好不好说坏不坏,读研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

这边叶修顺顺利利过了司考,按部就班大学毕业,在散伙饭上被喝醉的魏琛搭着肩膀被迫听对方唱的十里八弯的《海阔天空》,然后没有任何意外的被很多人告白。

接下来的消息吴雪峰没看也不想看,他扔了手机关了所有账号,埋着头硬是把三年半的时间压缩成短短两年,然后在一个夜晚踏上了回国的飞机。

比起离开的时候有点心酸的两个人来说,吴雪峰回来的时候有十来个人接机。打头的舍友甲一边接过吴雪峰箱子一边带着他往外走,嘴里面还说着他走了以后国内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

吴雪峰随意的哼几声当回答,视线不停把跟着来接机的人扫了个遍,甚至一个人要看上两三次,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舍友甲好歹是和雪峰大大同住一个屋檐下三四年的人,看见吴雪峰一点也不符合人设的眼神乱飘立马开口:“叶修没来。”

雪峰大大的视线收回来了。

“你走了以后他就不怎么过来了,”舍友甲拉着行李箱咕噜咕看走道机场外面的停车场,“他大四的时候就进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实习,过了一年司考下来立马成了里面的律师……现在挺有名的,他接受的官司没有败诉的,你要想了解可以上网搜。”

“什么事务所?”

舍友甲报了一个名字,名头挺大的,至少吴雪峰这个外行人都听说过。

舍友甲又开口问:“你还喜欢人小孩呢?”

“对啊。”吴雪峰这次回答的倒是很坦荡。

可是坦荡不代表胆大,面对感情雪峰大大还是怂的一逼。

*

都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可是回国以后的雪峰大大是情场不得意赌场也不得意。那段时间他和舍友甲一起加入了一个设计公司,作为新一代种子去设计一栋待建的市中心写字楼。

吴雪峰主攻,舍友甲打副手,俩人熬了四五个大夜总算折腾出来一个设计图。结果一开始很好,吴雪峰设计的爽,接收大楼的人看的也很满意。可是一天还没过去,就有人举报说吴雪峰抄袭,说的还有据有论头头是道。

消息一出网上就炸了锅,转发量分分种破万。设计公司的老板急的抓头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脾气暴躁的在办公室里摔杯子发泄。

可是发泄归发泄,出了办公室的老板还是会拍拍吴雪峰的肩膀说:“我相信你,公司会找个律师来帮你的。”

吴雪峰一直以为那是唬自己的,他甚至都把自己在办公室里的东西都收拾的整整齐齐全部放在一个瓦楞纸箱里,但是公司还真的给自己找过来律师了。

老板说周六早晨律师去你家商量事情,他已经把吴雪峰的电话告诉人家了,到时候记得接电话。

结果第二天早晨真的有电话打过来,

“雪峰你开一下门,”听筒那边的人说话语气声音都很熟悉,“我要和你说事。”

接电话的时候吴雪峰正在擦桌子,公司发的摞起来快有人高的A3草图纸歪歪斜斜的堆在写字台角落,听见这话他拿着手机愣了一下:“你⋯⋯在哪儿呢?”

“门口,你快开门。”

吴雪峰瞬间慌了,拿着布子的手斜斜地一挥准备去开门,没想到袖口带着书桌角的墨水瓶一起出了底下支撑板的范围。玻璃瓶闷闷的掉到旁边的草图纸上,滚着两三圈又直直的摔到地上。接着咔嚓一声脆响,蓝黑墨水和一条小河一样在宿舍地板上奔腾。吴雪峰忙着弯腰用手里的布子堵,刚后退一步就撞到了立在身后的椅子,连带的椅背上搭着的白色外套落在地上和墨水一起缠缠绵绵。

手忙脚乱归手忙脚乱,吴雪峰强打着淡定的走到门口,握住门把手深吸几口气做足了心理准备,然后猛的一下拉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休闲西装,手里拿着一个还在通话中的电话:“吴雪峰你刚刚在里面干嘛吗,怎么那么吵?”

是叶修。

他想了念了两年的小队长。

“没干什么。”

吴雪峰盯着对方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拿声音拽平,侧着身子给叶修拉开门让他进来在还没有铺床单的单人床上坐着,又从背包里拿出来个苹果洗了洗塞到对方手里示意对方先啃,自己去继续收拾房间。

这一串动作吴雪峰弄的可是行云流水,表情淡定动作不急不缓,看的叶修都不相信书桌前的那一堆狼藉是这人自己折腾出来的。

*

之前都说过,叶修接手的官司就没有败诉的,包括吴雪峰的在内。

开庭的地点设立在广东,一场下来直接就到了晚上。当时是个贼冷的冬天,冻得广州都落了一场雪。庭审完的叶修和吴雪峰散着步往别的地方走,谋划着去什么地方吃一顿晚饭。

广州那地热,说是下雪更像是结霜。吴雪峰一路上提心吊胆的用眼角挂着一切有关身旁人的事,生怕脚一滑磕了碰了,直到进了饭店才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点菜吃饭。

动筷子的时候吴雪峰怕尴尬,开口问了一句:“我觉得这个官司原本不是你接的吧。”

“的确不是我接的,我看见和你有关就问他们要过来了,”叶修停下了筷子,直直的看向吴雪峰,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沉沉浮浮的很多东西,“有什么要说的么?”

吴雪峰想,他的确有很多要说的。比如什么当时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怎么后面就断了联系,进事务所这事也没和我提一声,我下飞机的时候怎么接机的人里面没有你。

他还想说:“你看广州都下雪了,我暗恋你这么多年,也得告个白了。”

可这话实在是太俏皮了,吴雪峰连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声的勇气都没有,只好沉默的吃完这一顿饭。

*

在接下来俩人又经历了很多事把俩人的感情烘烤再烘烤,具体详细也不说了,就说一下俩人最后的那一哆嗦。

那时候俩人之间还没挑明,友达以上绰绰有余。

吴雪峰接了一个国家项目的设计单子,闭关四五天压力山一样往背上砸。叶修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当天就窜到吴雪峰家里为人民服务:单方面认为干设计这一行特别伤脑子的叶修变着花样的准备一日三餐,上了餐桌东西大半都加到了吴雪峰碗里。叶修还经常偷偷潜入吴雪峰的家里,把换下来的衣服自己带回去洗,生怕在这洗洗衣机的轰声打扰了吴雪峰思路。

服务的时间不算短也不算长,到了最后微调阶段叶修都把自己的一套睡衣放到了吴雪峰这里,晚上吴雪峰在书房挑灯夜战,他自己就缩在沙发上睡个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自己起床都是躺在床上穿着睡衣盖好被子,吴雪峰穿着衣服躺在自己身边,动作标准的平躺睡觉。

叶修睡醒习惯发呆,这次醒来后他干脆趴盯吴雪峰的脸,可是脑子不知道怎么就转回俩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了。

*

说起来也是惭愧,这俩人第一次见面的环境一点也不美好,具体坐标点实在是酒吧的男厕所。

那时候恰巧吴雪峰刚吹完口琴进厕所处内务,一推开门看见一个长得白净的男生被三五个人围着。被围着的小孩明显也是看见自己了,眼睛像是瞬间调了亮度,开口就说:“哥救命,他们打我。”

吴雪峰本来不想理会,可是不知道那天怎么了,不知道是灯光不好还是厕所里味道太重,总之就是嘴就和断了弦一样不听控制的张开,说:“谁欺负你?我帮你打他。”

接下来的剧情叶修没有回忆完,原因是吴雪峰醒了。

雪峰大大先是和大学时候一样,揉揉叶修的脑袋,然后再从床上直起来身子,半搂半抱的把叶修圈在怀里眯着眼睛往他额头上亲了一口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滚到吴雪峰怀里,俩人一起重新栽倒在床上,“就是一睁眼发现天亮了。”











The end♥️


评论(12)
热度(305)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