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平叶】套路01

吉他手大孙X摄影师老叶

两个渣男放过妹子在一起祸害彼此的故事,一个套路反被套路误的故事,蠢作者试图写出大孙的狂霸之气和叶修的苏帅之气最后失败的故事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随时跳票,结尾hebe看天气

人物极度ooc,剧情极度跳跃。你们要相信,老叶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不会撩大老爷们而已

本文平叶only,其他均友情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电梯:【01】【02】【03


01

六月下旬的滇西北不凉快,潮气闷压着盖在头顶,路旁拐着弯的流水哗啦着惹人心烦。张佳乐躲在自己的小酒吧里慢慢熬时间吹空调。

太阳刚刚落山,酒吧里来的人不多。橙黄的太阳从门外洒进来的亮度可观,张佳乐也就懒得开灯。驻唱的吉他手关了麦在离吧台几步远的水泥磨的小圆台上闲闲的练和弦,叮叮咚咚的声音在窄小的酒吧里撞来撞去,最后砸在角落里摆着的几个张佳乐用来酿酒的泥坛子上。

孙哲平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

酒吧玻璃门关的紧实,这位大爷硬生生用脚踢开的茶色玻璃门,“碰”的一声在离着吧台三五步远的地方炸开,吓得在台上拨和弦的小伙子摁了个戴着颤音的滑弦,惊的小猫两三只的客人差点从小矮凳上跳起来。

张佳乐很淡定,他从吧台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挥了挥手示意台上的小伙子继续,压低声音问老朋友:“大孙你来干嘛?你是晚班,没事就回去补觉,晚上还指着你搞气氛呢。”

“有事。”孙哲平夹杂着门外的暑气走到店里砸下两个字,左手提着的琴盒扔到一旁垫着软垫的椅子上,右手狠狠的把一个黄褐色的袋子摔在吧台桌面上。

“啪”的一声蛮清脆,小圆台上的小伙子抖三抖。有的女客人小心翼翼抖一下,从随身带的小提包里摸出酒钱塞到杯子低下,猫着腰低着头往外窜。

张佳乐没急着看桌子上的东西,他先看看孙大爷那把上万的吉他有没有有准头不好扔地上,然后又看看店里的客人走了多少放钱的有多少。一切妥当确保平安无事了以后才把视线挪到吧台桌面上。

那是一个厚度客观的牛皮纸信封,半鼓不鼓的正面还写着四个字“孙哲平收”,除了信封用的有点老旧,剩下的第一眼就能让人联想到情书。字体挺工整,就是横顿勾提的时候带着点不自觉的上翘,一看就是常年写连笔的人硬是把自己的字掰成正楷一笔一画写的。

“可以啊大孙,”张佳乐说,“这是第几个妹子给你的情书,字挺大气。”

“放屁!”孙哲平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老子被变态缠上了!”



孙哲平,男,资深背包客兼民谣歌手,打小皇墙根下长大,讲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从B市开始一路卖唱和蒲公英一样穷游完全中国,最后在丽江这个地方落下来准备扎根。孙哲平是典型的北方大老爷们,豪爽和放荡不羁俩词像是刻在脑门上,一路穷游也就认识了不少朋友,算是走到哪儿振臂一呼都有人应,还统统都是拿起手机问借钱二话不说就能转账的交情。可偏偏孙哲平不需要借钱,他反而是经常借别人钱的那个。比如像张佳乐在丽江开酒吧,经费一半都是出自孙大爷。

人们都猜测孙哲平家有钱,但是富到哪种地步谁也不知道,旁敲侧击问半天最终也只能得到孙大爷轻飘飘一句“做点小买卖”应付了事。但是根据知根知底的张佳乐透露,每次孙哲平一说这种话,他都有一种看见红楼梦里贾母和别人谦虚,说自家是小户人家的牙酸感。

有时候老天摇点摇的不公平,孙哲平这人有钱会唱歌,长得还是一等一的帅。在满大街奶油韩系遍地走的时候,孙大爷的八块腹肌和永远系不上扣子的夹克外套绝对是妹子们格外喜欢的大老爷们糙汉感。

丽江妹子们都算是优质,对男人的评价也是不尽相同。唯独到了孙哲平这儿完完全全统一了口径,说人家那是“ck男模风”,是一个行走在丽江这种小清新水磨方砖道路上的特立独行的雄性荷尔蒙。

张佳乐的酒吧在丽江有名,孙哲平更是里面的夜场天王,烘托气氛的一把好手。他的嗓音偏沉,像是一把带着毛茸茸尾巴的小刷子。抱着那把上万的吉他往简陋的水泥台子上一坐,和弦拨上两三下,歌词唱上两三句,那毛茸茸的小刷子就能把台下坐着喝酒的男男女女刷的掉了眼泪,还能刷的一票蹬着高跟鞋腿长的从脖子以下就开始分叉的夜场小姑娘和蛾子一样往孙哲平身上扑,也不管分手的时候翅膀会不会燎伤。

扑的多了麻烦事就来了,隔三差五就有小姑娘跑到孙哲平住的客栈房间门口或者酒吧门口哭着闹着抹脖子上吊求复合。一开始孙哲平还劝上几句,后来折腾的烦了也就爱理不理,索性删掉手机里所有漂亮妹子的手机,安安静静唱几天歌调调作息时间。

可是他不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找他。

于是这个六月下旬,孙哲平因为一个土不啦叽的牛皮纸信封,对着张佳乐来了个百年一见的炸毛。

从来没见过孙哲平炸了的张佳乐有点愣:“什么变态?这不是情书?”

孙哲平在嘴里骂了一句,伸手飞速的抖开信封,里面装着的东西噼里啪啦掉了一吧台。

这回张佳乐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下。信封里是一摞六寸照片,里面拍的都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从同一个位置同一个角度同一个时间拍的同一个人。

全都是孙哲平。

看到这里张佳乐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个好摄影师——每天都是——照片背景虚成了大团单色块,孙哲平抱着吉他闭着眼睛,贴着话筒慢慢唱歌,身体一半隐藏在黑色的暗影下,酷拽到没有朋友。

“一共十张,”孙哲平拨拉了几下照片,“这人每天都弄个信封把照片放我房间门口……操,连续十天,真他妈遇见变态了。”

“那你打算怎么弄,”张佳乐把照片拢了拢和在一起,翻过来放在吧台上,“今天逮人?我和你说逮住了你要揍人的时候动静小点,我的店。”

孙哲平冷笑:“我出的钱。”

有钱就是大爷,张佳乐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安安静静的从吧台里出去收桌子上的酒钱。

【tbc】


评论(19)
热度(188)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