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平叶】套路02

吉他手大孙X摄影师老叶

两个渣男放过妹子在一起祸害彼此的故事,一个套路反被套路误的故事,蠢作者试图写出大孙的狂霸之气和叶修的苏帅之气最后失败的故事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随时跳票,结尾hebe看天气

人物极度ooc,剧情极度跳跃。你们要相信,老叶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不会撩大老爷们而已

本文平叶only,其他均友情

困的我也不知道我在胡说八道点什么乱七八糟了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电梯【01】【02】【03



张佳乐也是个说一不二的汉子,收完钱就开始和小水泥台上的小伙子商量,说一会孙哲平可能唱的唱的就轮着琴跑道台下打架,到时候帮着点弹几首歌抓抓氛围,别让人用聚众闹事这点报了警——两倍钱还是三倍钱都好说,直接找孙大爷批条就行。

在丽江酒吧里驻唱的吉他手有一部分不是为了钱,在张佳乐这个小酒吧里来来往往的更都是交情。小伙子和张佳乐同乡,又是拿着金牌大学毕业证的好学生,应下来多唱一晚上的差事也没要钱,唯独提了个要求是唱完要喝杯百花缭乱,说是馋了好久。

作为一个常年驻扎在丽江的大老爷们,张佳乐不会弹琴不会唱歌也不会谱曲,也不知道《天使爱美丽》这部电影倒底说了点什么。比起拿着吉他能给妹子唱情书的孙哲平,他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文艺青年。浑身上下唯一能和文艺挂上勾的,也就是会酿点自己喝的小酒,随便调调花色好看的鸡尾酒和果汁。

百花缭乱就是张佳乐自己酿的酒,酒吧里风头彻彻底底压过孙哲平的头牌,度数不高味道也偏幽,男男女女都爱喝,平常就装在小泥坛子里摆在小酒吧的阴影里。

一杯酒不算什么事,张佳乐和小伙子商量的直接送他一坛完事抱回客栈慢慢喝,毕竟酒吧这玩意什么都少,就是不少酒。

俩人交谈的时候孙哲平一直没插话,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张佳乐还安慰了他几句。

“没事没事,凶手肯定能找到,”张佳乐点着手里的钱,半个眼神都没分给孙哲平,“你不是说对方天天都来么?今天肯定也不例外,等着就行了,一会你弹的时候记得看着点,拿相机来酒吧的人不多。”

孙哲平也没看张佳乐:“你不帮我盯着?”

“我疯了么我?”张佳乐一脸诧异,“大哥,我还要调酒啊,酒吧晚上很忙的。”

可是事实证明并不忙。

下午的天突然变了个色,云矮矮的一层压在人的头顶,遮挡的月光都没有透过来几丝。风挑到了最大档,一副山雨欲来的豪迈气魄,吹的凝滞的潮热散去一大半。路上闲逛穿的娇妖的姑娘们一边用手压着到腿根的小短裙一边急匆匆的往客栈酒店跑,偶尔有几个背着四四方方的野营包的人从街边晃荡过,身上套着的冲锋衣拉链全副武装到最高。

酒吧里的客人的数量比之前多了四五个,大部分是与张佳乐和孙哲平交情不错的常客,觉得天气不对进来躲躲,等看一会有没有好转。还有少部分客人张佳乐没见过,看着满脸的疲惫和满足像刚从西藏退下来的背包客。

看了几眼没觉得有事,张佳乐也就没有继续帮孙哲平盯着。他调柔酒吧的灯光,给几个杯子快见底的客人填了酒,看着孙哲平在台上安安静静唱歌一派大好山河平安无事的盛况也就放下了这茬事,和那些缩在店里的老朋友压低了声音聊天。

张佳乐不看不代表孙哲平不看。调柔的灯光强亮度全都不够,只能把整个酒吧烘托的暧昧纠缠,孙哲平坐在水泥台子上一边眯着勉勉强强巡视酒吧内,一遍漫不经心拨琴弦。他唱的是一首《南方姑娘》,窄小的酒吧被他唱的像是一个十几平米的老北京四合院,周围偷偷摸摸的细碎交谈都成了悉悉索索嘈杂烦扰的鸣虫。

丽江的酒吧大部分时候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唱歌不说话,说话不唱歌”,张佳乐的酒吧也不例外。

孙哲平唱歌的时候没插话筒,整个酒吧安静的只能听见他的歌声。

接着只听见有点清脆地两声“喀嚓”,孙哲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的抬头,拽着吉他从水泥台子上撑着胳膊一跃而下。张佳乐也站了起来,连着带到两把椅子沉闷的几下摔在地板上,还砸住了自己的脚背。张佳乐呲牙裂嘴的一边扶椅子一边招呼着小伙子过来唱歌,处理完手头的事后一瘸一拐的往孙哲平在的地方走。

撑死五十平米的酒吧不大,孙哲平从台上跳下来没用了多长时间就蹿到了声源地。

声源地上坐着个妹子,穿着清汤寡水的棉麻连衣裙,披着到腰的长发,口红涂的偏粉,身上洒着味道淡淡的香水,两只手里捧着一个单反。看见原本在台上安安静静唱歌的人冲到自己面前也没害怕,大大方方抬起眼扫了一下又收回了视线。

孙哲平表情有点复杂,这姑娘他认得,属于丽江大部分男人的女神,自己之前还追过,不过没得手。原本他还想着知道拍照的是谁后二话不说,男的打一顿姑娘说一通,可是这一遇到以前的撩骚对象,孙哲平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只好盯着姑娘手里的单反。

后面跟着蹿过来的张佳乐一看他这满脸尴尬就自己开口解围:“小安,你就这么喜欢大孙呢?来听个歌还拍照片呢?”说完自己的视线也和孙哲平一样落在了单反上。

“这不是我的,”小安说起话来细声细气,尾音柔的像是在撒娇,“这是我帮别人拿的。”

孙哲平开口:“你帮谁拿的……给我看一眼。”

小安摇头。

张佳乐也帮腔:“不多,顶多看十张⋯⋯你不让看就算了,能告诉我们这玩意是谁的么?”

小安抬头看看俩人,眼睛润润的带着一滩泉,眼神似说带藏嘴闭的却是牢固。

那个男人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拖拉着人字拖,看不见牌子做工良好的无袖马甲穿的松松垮垮,头顶上歪歪斜斜扣着的渔夫帽好像前几期服装杂志刊登的一个热牌子,模特是个鼻高目深的外国人,特别带感特别好看。男人脸上有着浓重的黑眼圈,皮肤在柔光下干净整洁。他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摇摇晃晃的走到小安身边,弯着腰对着姑娘的耳朵低低的说了几句什么,哄的姑娘脸边酒窝在嘴角开成一朵花。

这个男人的声音偏涩,像极了常年抽烟磨出来的沙。他直起身子,皱着眉先把张佳乐上上下下打量一边,接着把视线挪到孙哲平身上,开口问道:“这个相机是我的,有什么事么?”

对方稍微动一下身上就涌出来一股奶油味,腻的孙哲平皱了眉没答话,盯着对方的无袖马甲像是发起了呆。张佳乐看了几眼觉得接下来的事情自己不方便插手,说了一声“抱歉”转头就走了。

“我刚出去了一趟,相机暂时让女伴拿着,现在刚回来就看见两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人姑娘面前。如果你拿我的单反有什么急事要用直接和我说。”男人转过身从小安手里接过相机,单手递到孙哲平面前,指甲修剪的圆润整齐,中指关节处有一个牙印,在昏暗的酒吧灯下晕染的看不太清楚。

绕在鼻尖的奶油气更重了,孙哲平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盯着无袖马甲挪不开,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位同志,你有在听我说话么?”男人用没有拿单反的手在孙哲平面前晃了晃,然后用无名指挑起自己无袖马甲的衣领,哑着声音问道,“这件衣服有什么地方不合适么?”

这个男人手掌心的虎口处有一个唇彩印,颜色和小安嘴唇上那个差不多。随着勾衣服这个动作,孙哲平还能闻见淡淡的女式香水和看见那个被衣领遮住的位于锁骨的吻痕。

“不用了,认错了。”孙哲平退了一步拉开距离让自己的鼻子脱离了苦海,“最近老被拍照神经有点紧张……一会请你喝这里的招牌酒。”

对方犹豫了一会又点头答应了,转过身几句话劝着小安回了她自己的客栈。孙哲平在酒吧里转了一圈,最后上了台拿起吉他把一直唱歌的小伙子换了下去。这么一闹腾离酒吧关门的时间也没剩多少,男人干脆找了个比较长的沙发,夹着一根国烟,靠在软垫上进行自己吞云吐雾的大业。

孙哲平唱歌归唱歌,可是视线一直都落在对方身上。更具体的说,是落在对方的无袖马甲上。这么集中的视线傻子都能感觉出来,身上还带着口红印的男人更是感觉了出来。于是他带着刚从性𢺋欲脱身的惫懒模样,抬起那只夹着烟的手,懒懒散散的对离得不远的孙哲平招了招手,比划了个口型。

孙哲平在心里面划拉了一下。

是一个'Hi'。


评论(11)
热度(158)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