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平叶】套路03

我试图周更,但是现实给我下了安眠药x

突然发现我写的好磨叽,一个不到三个小时的喝酒让我写了几千字           ,而且老叶才刚开始撩,什么时候才能写到俩人腻腻歪歪啊    

吉他手大孙X摄影师老叶

两个渣男放过妹子在一起祸害彼此的故事,一个套路反被套路误的故事,蠢作者试图写出大孙的狂霸之气和叶修的苏帅之气最后失败的故事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随时跳票,结尾hebe看天气

人物极度ooc,剧情极度跳跃。你们要相信,老叶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不会撩大老爷们而已

本文平叶only,其他均友情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电梯【01】【02】【03】

悄咪咪的问个问题,你们觉得这样的老叶怎么样,够不够渣男的资本




酒吧打烊后孙哲平和张佳乐打了声招呼,从小酒吧阴影里提出来两小坛百花缭乱,一坛放在吧台上,远远的叫了一声让之前帮忙顶着弹琴的小伙子拿回去喝,另一坛自己拿着去找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对方在孙哲平过来之前咬着烟发呆,视线全都集中在小酒吧粗糙的水泥墙壁上,左手抱着相机放在自己膝盖上,嘴里的国烟弯弯绕绕飘出一层寡淡的屏障。

“随便喝。”孙哲平把小坛子放在软绵绵的长沙发坐垫和扶手至起来的缝隙中,自己的身子往后一仰跟着倒在长沙发的尾端。

男人也没想到孙哲平真的会请自己喝酒,被这一句话从发呆中脱困出来,看着一手提小酒坛的孙哲平满脸差异。他嘴里咬着的国烟晃了几下,白色的气体四散。

“我不喝酒,酒量差。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男人摆了摆手。浑身上下的奶油味消失不见,国烟的那种焦尼古丁味钩拉在随处可见缝隙里。

四周的空气一下子清新了许多孙哲平觉得自己能呼吸了,嘴里不遗余力地安利着张佳乐酿的酒:“自家弄的,烈度不大。一坛下来和一罐啤酒差不多,试一试。”

“我酒量差,一听啤酒三口倒,你自己留着喝吧,我享受不了。”男人单手拿起相机,转转手腕裹着单反专用的黑色背带从小臂一直爬到胳膊肘,飘虚的遮盖住胳膊内侧一个浅浅的牙印。

还没走的小伙子也过来了:“哥你别谦虚……你放心,我们这是酒吧,喝不穷。”

小伙子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滇西北民风彪悍,不论男女都擅长饮酒,别的地方小孩百岁点水,这里小孩满月时沾烈酒润喉。大环境拽着小环境改变,过来流浪的背包客和民谣歌手的酒量慢腾腾的涨了起来,可以说是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都会喝酒都不为过。

“你这么说你们老板知不知道?”男人咬着烟低低笑了几声,“声音整么大,不怕人扣你工资?上班溜号可不是个好习惯。”

张佳乐在吧台远远的应了一声:“我听见了,邹远你注意点啊,小心哪天我让你唱一天不给钱。”

邹远哎呦了几声,笑着说:“张哥给我穿小鞋了啊,不带这样的,你怎么不罚孙大爷啊,双标。”

“大孙股东,你罚的动?”张佳乐从吧台上捞了四个纸杯出来,路过邹远的时候从里面抽出一个轻飘飘的拍在他头上,转身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矮脚凳上,手里的剩下的三个纸杯一字排开满上酒。他把其中一个推给孙哲平,手掌盖着拿着剩下的其中一个的杯口,看着斜靠在沙发上的男人问道:“兄弟你不来一口?度数真的不深……你住哪,醉了我让大孙把你扛回去。”

被轮番劝酒的男人斜靠在长沙发上,一条腿闲闲的搭在另一条腿上,嘴里的国烟抽的差不多,只留下一小节白色的烟卷纸。听着张佳乐说完,男人把烟掐灭放在桌台上,探出半个身子去够张佳乐那边的酒。四个人围着长沙发边的一个圆茶几坐,张佳乐在的地方和男人在的地方正好是对角线。

男人下半身虚虚的坐在沙发上,够出去的半个身子带跑衣服的后下摆,露出一截腰线,在孙哲平眼前晃荡成温柔的弧。

孙哲平觉得手有点痒,想拍。

“你们都这么劝我了我不能不喝啊,”对方挑了一个装着最少酒的纸杯子栽回座位,一条腿窝回来半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他也没急着一口干,先慢吞吞的把纸杯凑在鼻子前闻了闻,像是没感觉到刺鼻的酒精味才把杯子往上挪了挪咬住了边。

张佳乐看人拿了酒就没管后续,转了身子和邹远聊天。俩人都是云南本地,说起来的家乡话一套一套带着新鲜的炒洋芋味。

男人咬着杯子边没有继续动,而是压低了声音问孙哲平:“你看着人都劝了我一圈,你也不来劝劝我?”

这句话对于一个刚认识不到两三个小时的人来说未免有点太不客气,字里行间都透着脸大自傲四个字。可是这人用起来就很讨巧,带着点小期待的往向孙哲平,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捏碎了满天的钻,在昏暗的背景里闪闪发光,声音更是带着一点磨砂的冷,骚扰的人根本抛不下也拒绝不了。

孙哲平凡夫俗子一个,自然拒绝不了。他转了身子盘腿坐在长沙发的末端,扬了扬手里的纸杯子,抛出一个问题:“名字。”

“叶修,”男人报名字报的很爽快,开口说话时声音哑哑的,咬的纸杯子吐字模模糊糊,色性骨浓的很是撩人,“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他没有缠着相机背带的手搭在沙发靠背上自然的垂下来,瘦瘦长长,青色的血管埋在掌背若隐若现,指尖带着透明的白,第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一双养尊处优只谈风月的手。

“等着要是你真的一会醉倒,我好扛着你挨家挨户找你的客栈,”孙哲平的视线在对方的手上停顿了一会就收回来,他向叶修扬了扬手里的纸杯抬头一饮而尽。

“你这是在劝酒么?你都这样我除了喝还有什么选择。”叶修搭在沙发上的手撤了下来,一仰头顺势将沾了杯子二分之一体积的酒抿干净。他将嘴里咬着的纸杯子换到的手中,四分之一的纸边被他咬的发软。

孙哲平语气很冷淡,像把抛光了的钻:“我有说要劝酒么?”


评论(13)
热度(169)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