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818男神点文番外】军训那些事·第六天【下】

放假第一更,我觉得我的手在颤抖
番外终于快完了,重要我能把前面囤的伏笔(然而根本看不出来)收一收了
小学委粉从这章开始就要注意了,我要开大了。
老福特居然说我有敏感词……苍天为鉴我都没开车好不好





1

等段儒介和微草班长出门后,梁晦和一帮子直男大老爷们在寝室里都安安静静的沉默了那么两三秒,没有人开口说话也没有人乱看,但是各自脸上的表情就没有开门的时候看的那么轻松。特别是微草学委,关门前脸上还带着笑,门一磕住嘴角立马就沉了下来。

沉默总得有人打破,作为被留下来的梁晦先开的口。

“你们想说什么?”梁晦平着嗓音问,“要说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蓝雨班长说的很犹豫:“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是问问……你真的喜欢段儒介?”

梁晦没有先回答,而是把眼角扫到一旁热的满头渗虚汗还要裹着被子缩在床铺上的陆佳佳身上。陆佳佳觉得大热天莫名一哆嗦,连忙从被子里爬出来举手解释:“不不不哥我没和他们说,全是他们自己猜出来的!”

“还真是我们自己看出来的,”微草学委从鼻子里哼了几声,“前几天我们班小姑娘还问我,我们班大宝贝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了。梁晦你说你干嘛弄得不再明显一点?干脆开学第一周升旗的时候抢了人主持的话筒来给我儿子表白啊。”

“我倒是想,”梁晦扯着一副死妈脸看着微草学委,“可惜我不想上头条,就只打算安安稳稳追个人谈恋爱。”

“可是你这一点也不像,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说你都算是委屈一百八了,”微草学委嘴皮子不停,“之前你和段儒介相互顶的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突然说你喜欢他我都觉得虚,担心受怕的是换一种方式折腾——你别给我脸大的说是相爱相杀,我不信!”

梁晦靠着上下床的铁栏杆,双手抱胸看了几眼微草学委:“我说还真是相爱相杀你能怎么样?怎么你反应这么大呢?还真以为你是他爸?”

微草学委卡壳了。

旁边的霸图学委拍了拍脑袋顶上的霸图班长的鞋帮子,拉下来人的脑袋小声凑耳朵边问:“怎么火药味这么重?”霸图班长倒是一脸很懂得样子压低了声音暗搓搓回答:“娘家人见女婿一般都这样。”

霸图学委点点头,意味深长的轻轻哦了一声。

一直呛下去也不是个头,况且外面段儒介的电话也打不了三五分钟。轮回学委没和霸图二人组一样看戏,而是开口转移炮火继续话题:“你看,梁晦你都说了不想上头条,可是你的动作表明你分分钟想火?”

“我怎么想火?”梁晦语气有点冲,“我追个男的就想火?”

“没错,你就是想火,”蓝雨学委应了一声,盘腿坐在床铺上拍着栏杆说道:“同性恋话题再怎么说它也不是主流,你这么折腾还想不想让段儒介安稳的过完高三了?”

梁晦挑挑眉毛:“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就是因为喜欢一个男的,所以连追求的权利都没有了?”

微草学委哼唧了几声:“就是没有。”眼见着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势又要变差,他对铺的蓝雨班长连忙伸长胳膊拍了几下把人拍安静了,开口说:“不我们没有这意思,我们的意思是建议你找个人打掩护。”

梁晦语气又变得很冲:“骗女孩子的事我不干。”

“你这人,谁让你骗人了,”霸图班长觉得情况不对,连忙开口解释,“咱们学校又不是没有同性恋的女生,你们班的那个杜希不就是?前几天还被匿名挂校园网上了,说是老是骚扰女生。”

“杜希?谁?我们班有这人?”梁晦明显不在状态。

轮回学委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总觉得自己和这一群人简直就是瞎操心:“你们班的那个卫生委员,黑长直,曾经是霸图二辩还是三辩来着?”

这回轮到霸图班长不在状态了:“什么?你说啥?我们班以前有这号人?”

2

下午的训练内容很常规也很热,一群小兔崽子被太阳晒得昏昏欲睡错误百出。就比如兴欣班,田甜还好,但是同是站在第一排的段儒介和梁晦就不怎么好了。俩人不是四面转法的时候方向转错,就是齐步走的时候左右不分弄顺拐。倒了最后欧阳教官都看不下去了,绷着一张帅脸把俩人提出来问:“中午干啥去了?”

段儒介没睡够,眼睛都没睁开,答的有气无力:“睡觉。”

这种回答在军训的时候自然是不够格的,看着欧阳教官的脸色瞬间阴沉,段儒介一个立正,挺直身板喊着回答:“按时睡觉。”

欧阳教官把视线挪到梁晦身上,梁晦很是上道的回答:“一起睡觉。”

回答声音有些大,内容略微暧昧了一点点,后面站着的兴欣班小兔崽子一片起哄,一点都没有现在还在站军姿的自觉。

想当刺头就要有接受惩罚的准备,梁晦和段儒介俩人被揪到了水泥操场的旁边,说是不做够三圈蛙跳不要归队。

不做够三圈就别归队的含义是就算大家都休息了,你没做完你也在大太阳底下继续跳。

段儒介和梁晦的腿虽然长,但没有长到一步跨半个操场的地步。再加上也不知道是故意整他们还是很尴尬的巧合,俩人刚跳了不到十分钟总教官就吹了哨让大家休息。大家都是高二,年轻正爱闹,等着教官解散了自己班的队伍呼啦一群全围到了梁晦和段儒介的身边,还特别有素质的沿着水泥地的两边站。打头的霸图班长还特别严肃正经的说,空下地方是让他俩好好锻炼,他们在这里站是要监督他们锻炼。

段儒介脸皮薄,被一群人围着耳朵都红了,跳也不跳,捂着脸蹲在地上声音委屈:“为什么我也?”

梁晦无所谓,反而抓紧时间秀恩爱,一边帮段儒介紧裤腿的松紧带一边回答:“就当陪我了,反正三圈也不多。”

段儒介:“……放屁!”

站在一边的蓝雨班长起哄,声音喊的格外的大:“对!放屁!”

操场空旷又没有杂音,再加上军训几天大家的嗓门都大,蓝雨班长这一喊就和打雷一样响,隔着老远坐着休息的蓝雨教官也听得一清二楚,当时就扯着嗓子喊:“那个我们班喊的小子,声音那么大生怕听不见?!出去跟着跳!”

蓝雨班长卧槽了一声,下意识拉着蓝雨学委就往人堆里蹿。周围的人看着不嫌事大,七手八脚的扯衣服扯袖子还带大声起哄喊:

“哎哎哎班长你别跑啊?”“钻什么钻,别怂啊上!”

其中喊的声音最大的是霸图学委,这货虽然带着眼镜片但是是个货真价实的体特生,手疾眼快一把将弯着腰沉到人堆里的蓝雨班长和学委一块提了出来:“呦呦呦,怂什么,刚刚不是喊的很大声吗?上啊装逼的时候到了!”

坐在树林底下的霸图教官也很配合的出了声:“那个我们连提着人的小子,跟着跳!对没错就是你戴眼镜的那个!”

霸图学委当机立断松了手,把脸上带着的眼镜拽下来拍霸图班长脸上,顺手还一巴掌把人拍出去:“嘿傻逼,说你呢。”

“我操你大爷,你再给我作一下?”霸图班长顺手拽着自班学委的手腕把人悠出来,“我还干不过个你?”

霸图教官明显听了个一清二楚,趴在坐在旁边的兴欣教官身上笑的直不起腰。兴欣的教官很是熟练的把人扶起来支在自己肩膀,然后从脚边拿起一瓶表面盖着白霜的冰水,拧开盖子塞到人手里。

站在最外圈的基本上都是女孩子,一个两个捏着手机要不然窃窃私语要不然看着那一圈男生抿着嘴笑,还有少数几个,比如像田甜和祁旭东,俩人一直斜眼看着团团坐的教官和老师。正巧斜眼看见霸图教官和自己班教官的小动作,俩人笑的眼角都弯了。

祁旭东仰着头,抿着嘴角,声音甜甜的:“完美。”

“对,完美。”田甜也在笑。

4

休息十分钟,段儒介和梁晦跳完差点没有趴在水泥地上喘成狗。叶修作为一个有着“最佳嘲讽”称号的老师,嘴硬的堪比刀子,可是实际上心还是特别软的。看着自家班的两个小兔崽子喘的凶自然是不愿意让俩人直接去训练的,于是就远远的朝着俩人挥了挥手,示意俩人过来。

段儒介也是视力好,隔着半个操场看的一清二楚,连拉带拽的领着梁晦去了班主任围团坐的地方。

叶修把段儒介拉过来,然后拍了拍坐在自己旁边的叶秋:“来,给哥让个座位。”

“等等为啥?”叶秋满脸不乐意,他当时已经成功打入教师休息区,每天没事就是半个小折凳坐在自己家哥哥身边,美名其曰交流感情,实际上眼睛总是带着刀子瞟一群坐在自家哥哥身边的衣冠禽兽。这回要把自己屁股底下的风水宝地让给一个小兔崽子,还特别是一个刚被叫去蛙跳惩罚的小兔崽子自然不乐意.

叶修估计是得到了预料之中的对话,挺潦草的“哦”了一声,让后自己起了身,对段儒介和梁晦说:“你俩挤一挤这个凳子,休息一会再继续训练。我去给你们拿冰水。”

梁晦秒答:“好的没问题,谢谢老师。”他飞速的坐下,拍着空出一半的椅子对段儒介说:“来,一起坐。”

“去你妈,”段儒介小声念了一句,“狗才和你一起坐。”

叶修正转身走,听到这话扭过身说:“咳,老师虽然支持你们直抒胸臆,但是言论要适当发表啊。”

梁晦:“班主任说的对!来亲爱的,一起坐。”

段儒介:“……滚!”

叶修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梁晦叉着腿坐在凳子的一边,一只手还放在段儒介大腿上。而段儒介委委屈屈的并着腿双手放在膝盖,腰挺得笔直,脸扭的朝向叶秋。自家弟弟则是支着下巴,一脸严肃正经的问:“你是段一介的弟弟?”

段儒介点点头。

“哦,那我对你有印象,”叶秋说,“当时我和他出去胡害的时候老看见有个小孩跟着他。没想到一下就长这么大了……高一了?”

段儒介摇头,很是严肃:“高二。”

这下可就尴尬了。

“哦哦好吧,高二,”叶秋摸了摸鼻子,岔开话题,“小时候你还挺可爱的,见了人就喊哥哥姐姐,怎么长大了就不吱声了?当初你跟在我哥身后可是好一阵子。”

叶修把手里的两瓶冰水给了段儒介和梁晦一人一瓶:“什么?我怎么不记得?”

“十多年前的事,你能记住什么?”叶秋光明正大的翻白眼,“当初你还可喜欢人孩子了,没事就攥着糖哄人家喊你哥哥,真不要脸,那时候你都,我想想……十二三了,还拿糖骗一个一两岁的小孩。”

“我现在也挺喜欢的段儒介的,”叶修拍拍段儒介的脸,站起身来转了两三圈没有地方坐。走到韩文清那里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说了一句“老韩你腿叉开点”,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对方怀里。

韩文清浑身上下都僵了,不过脸上还是蛮严肃正经的,顺手还捞了一把叶修防止人掉下去。坐在他对面的张新杰感觉都快要打人了。

叶秋直接从折凳上跳了起来:“哥你坐我这!我给你让开。”

原本跟着说话人看着的段儒介立马小声卧槽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开始专心致志拧矿泉水瓶的盖。梁晦拍在对方腿上的手动了动,然后凑过去小声问:“怎么了?”

段儒介明显是不想抬头,拧开自己的水瓶盖又拿过来梁晦的拧。小伙子手劲大,塑料瓶盖两三扭就别开,别开以后也不抬头,把瓶子还给梁晦之后就一直低头看着地面,说话的时候声音低低的:“辣眼睛。”

5

最近几天天亮的时间越来越长,今天训练完吃完饭天边还擦着一抹橘红。军训不起哄拉歌不正常,荣耀附中虽然是个比较跳脱的中学,但是在军训这方面还是蛮中规中矩的。所以就在军训的最后一个晚上,横跨数个教学组的拉歌大赛开始了。

拉歌时候区区六十号人气势一点也不够,所以教官凑在一起谋划了半天让两个班在一起当一组。比如像霸图和兴欣一组,蓝雨和尚庙和微草保父班一组……

这分的也是没准了。

这几个被分在一起的教官明显是熟悉的,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谈的特别开心。但是学生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坐在两个班连接处的学生,要不然是一脸苦大深仇,仿佛身边坐下的那位就是十八年没有见面的杀父仇人,就差提着一把刀子冲上去;要不然就是和吵架的小两口,远远看上去还挺正常,实际上手藏在后背相互掐的不待掐。

段儒介倒是免了这个俗。他刚刚坐在第一排最靠边的位置,接的是旁边霸图班第一排末尾的女孩子。那个妹子是田径队的,腰细腿长头发扎起来到肩膀。可能是一开始坐下去的时候离得太近了,姑娘就保持着准备戳人的姿势一直看段儒介。段儒介脸皮薄,被看久了不好意思,就抿着嘴腼腆的超对方笑了笑,体贴得往过挪出了一点空位。

这可了不得了,姑娘戳人的手势倒是放了下来,眼神可就死贴贴的黏到了段儒介脸上。坐在后面的梁晦看不下去,拍拍段儒介肩膀把人拽到自己身后让他安稳坐着。梁晦更是没有遭受被霸图班的人敌视的状态,因为他老人家根本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反而还往霸图班的地方挪了几下,给被硬塞过来的段儒介挤出来一个空位。

6

说是让学生们自己表演,实际上还是起哄老师起哄的时间长。在学生们你来我往的表演了三四次以后,一群小兔崽子也不知道大家是从哪里听到的说叶修格外会唱歌,于是一个年级快一千多号人连着起哄让叶神一展歌喉。

叶修说:“你们让我唱,我也没装备啊,这么大的操场干吼?”

坐的最靠经老师的祁旭东一下子举着手机跳了起来:“老师!我的手机有扩音功能!用我的!”

叶修推脱:“不好吧,多费点啊,打扰你晚上回宿舍看番呢。”

“没事老师!”小姑娘答的很干脆,“我宿舍里有一个两万毫安的充电宝,够用了。”

这下子可就没得说了,叶修接过手机,点开扩音器想了一会到底要唱什么——他老人家会的歌太多了,一时半会不好找,最后还是学生起哄点歌。

这届的小兔崽子好像听歌的爱好都挺贴近,叶修挺了几下,发现吼出来的大多是欧美的单曲,其中点名率最高的就是Mras或者蕾哈娜的歌,具体唱什么一时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一个嗓门特别高的看起来是蓝雨的小伙子站起来吼了一句:“老师,唱nothing on you!!!”

整个操场安静了一下,最后统一了口径,海浪一样一波一波的起哄:“nothing on you!nothing on you !”

叶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歪着头想了一会调,然后开口清唱。

不得不说,小兔崽子们的消息还很正道的灵通,叶修唱歌的确很好听。嗓音哑哑的带沙,顺着扩音器被风夹带着吹得很远。

他选的是Nothing On You LIVE版的歌词,可是没想到刚唱了一两句就忘了歌词,语气卡在了半空中。可是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下面盘腿坐着的小兔崽子们立马有人接上了尴尬的局面,哼着调子扯着嗓子唱歌词。一开始还只是寥寥几句,到了后面变成绵延一片的合唱。

叶修笑了,对着手机说了一句:“你们这是要弄成演唱会啊?”

回应他的是一句歌词:“I know I'm no angel.But I'm not so bad”

他们还真开成了一个演唱会,几乎是分分秒秒复制LIVE的那场。

叶修唱到“hey”的那节真的开始和人互动,只不过不是学生,而是把手机扬声器对准了后面的老师。在叶修身后的是周泽楷和孙翔,俩人正听歌的呢一个挤到脸前的话筒晃的发愣,一句歌词就这么单单的空了过去。

就在叶修打算收回话筒的时候,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手指勾着叶修的手腕把手机转到了自己的面前。

上一句歌词虽然孙翔周泽楷俩人一个都没接,但实际上也没有落单,下面的小兔崽子的群唱很好的挽救了这个局面,甚至是还往后多加了一句。

江波涛勾着叶修的手腕,混着小兔崽子们脆生生的歌,笑意绵绵的说了一声:“hi.”叶修也笑了,像是要感谢接歌词一样的给了个飞吻,抽回手接着唱歌。

底下不知道哪一片的女生配合的发出尖叫,也不知道是真的想百分百复制LIVE还是单纯的看见一个快要冷到极点的cp当场发糖太兴奋。

其实唱到后面叶修自己也唱high,最后一句的最后一个单词ride被他拖得缠绵悱恻,压砸在浮浮沉沉的欢呼和口哨声中扯下了天边的夜色。恍惚间叶修觉得自己重新回到了十六七地年纪。那时候他刚离家出走不久,和苏沐秋去酒吧当驻唱歌手,一个夜场下来免不了要被灌点酒。两个少年酒量都不好,每次结束都只能互相勾着肩膀背着吉他踩着月光,摇摇晃晃的走回家的路。他们过一座老石桥,上黑亮的石阶,有人哼起春季到来绿满窗,抬头便见大月当空。

现如今叶修停了嘴里的曲调,带着一点期翼的抬头去看,撞入眼帘的只有北方夏夜雾蒙蒙的黑穹。

一阵凉风吹来,叶修身上的热气散了一半。他对着天空妥协着长出了一口气,低下头准备和小兔崽子们说点什么结束了这次拉歌。可是叶修低头,撞到脑中的不是一个个穿的灰仆仆的小兔崽子。

而是看到了星光。

一团团,一串串,绵延不长却照亮了小半边操场。

领头的小兔崽子穿着迷彩服,脸躲藏在光源背后的阴影。他高举着手机,上面开启的手电筒像是一颗璀璨的星星。

“老师!”那个小兔崽子吼,“再来一首呗!”

7

回了宿舍差不多十点多,段儒介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时不时看看手机,脸上嘴角里的笑压也压不住。靠着床栏杆等着一会吹集合哨的梁晦看了几眼说到:“好了别笑了,不就听你男神唱了几首歌,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了。”

段儒介摇头:“不是听歌。”

“不是听歌?”蓝雨学委早蹿上了床铺,躺在硬板床上翘着二郎腿,“那是怎么?你这都快笑了一下午了。”

“哎,你们不知道,中午那阵一个不知名女子给段儒介打电话了,”微草班长抖了一下床单,“然后他就开始笑了,停也停不下来。”

陆佳佳拧开矿泉水瓶子猛灌了几口,听到这话不喝水一抹嘴扭头问:“不知名女子?段儒介你谈恋爱了?”他一边问还一边给梁晦使眼色。

“我妈和我爸,要来看我,”段儒介说,“明天最后一天,今晚回国。”

霸图学委“哦了一声:“那的确该激动。”

说到这儿的时候微草班长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哦了一声,他扔下手里的床单走到宿舍顶灯正对着地地砖上:“今天晚上我妈要来啊,等一会咱们吹集合哨地时候差不多就来了。说是送吃的。你们快把床铺整理整理,别吓到我妈。”

“操你大爷,吓个屁,”微草学委朝微草班长扔了一筒卷纸,“男生宿舍有这么恐怖?那你妈每天开你的房门还不是得被吓死。”

“所以她就不进我房间啊。”

微草学委骂了声“操”。

一群男生闹了一会就等到了吹哨,还保持在激动状态地段儒介从床铺上蹭地站起来就走,他的手还没接触到把手的时候就有人在外面猛的一推顶开了门。开合的门板杀伤力一般都特别大 段儒介垫着脚连忙往后蹦。

从那个门外挤进来地是叶修,他皱着眉毛,神情没有半分以往的懒散。“段儒介呢?”他在宿舍里转了一圈,最后才放到门前,“出来一下我有事说。”

段儒介点点头,乖乖的跟着往外走。梁晦也想跟上,结果被叶修一胳膊隔开。

“你就别去了,”叶修扫了一眼梁晦,“人家的家事你不好掺和。”

梁晦只能去集合。

下楼梯地队伍速度不快,梁晦跟着人挤下楼的时候看见叶修把段儒介领到教师宿舍,过了连三分钟,甚至就是两三句话的功夫俩人酒出来了。打头地段儒介步伐有点慢,没有走向楼梯地位置而是直直的走向宿舍,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梁晦说不上。

他身子后仰想继续看看还有什么事,背后一也不知道是那个班的哥们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一时间梁晦中心不稳,被人群挤着下了三四个台阶。

梁晦又回头。

段儒介看不到了。

这次地睡前例会好像很短,总教官叶秋没有下来,代替上去的霸图教官随便说了几句就挥手让小兔崽子们解散,他自己也去找兴欣班的欧阳教官。梁晦在散了队以后探着脖子把操场看了个遍,最后收回了视线慢腾腾上楼。

今天没有下来的人格外的多,段儒介,叶修和叶秋还有一个王杰希。

一个人回宿舍的梁晦脑子里也不知道乱七八糟的想些什么,脚步迈的格外的慢,觉得心里晃的无所事事。周边的声音像是被人猛的拖拽,无数脚步声吵嚷声笑声都被拉长到没有尽头。梁晦就这么慢腾腾的走,他看见有小情侣在楼梯转弯处贴在一起聊天,看见有的姐妹淘穿着短裤夹着人字拖啪嗒啪嗒地走去水房,他还看见有的男生脱掉上衣把头支在水龙头下潦草的过了水,他还看见一个打扮精致保养很好的中年妇女站在一个男生宿舍门口嘴里一只不停的叨叨什么,旁边站着地是拉着妇女的微草班长,再外面是一圈围着看的人。

梁晦觉得有人从自己身后挤到身前,大声喊了几句,围在一起的男生纷纷散开。微草班长嘴角有点开裂,鼻翼处还有一下小块青紫,拉着嘴里念叨不停的中年女人满脸尴尬。

梁晦这次好像能稍微听见一点他们的对话了。

“儿子,你们宿舍里那个不说话的后生是谁?见了我也不问好?我算是他的长辈吧,见了长辈不打招呼?”中年妇女看了一眼宿舍:“没礼貌,没素养,没家教。他父母到底管不管他?”

微草班长拽了拽女人的袖子:“好了妈,走吧,我送你出去。”

“你以后少和这样的人交往,”中年女人挺起胸脯对比自己高半个身子的儿子说道,“那种没爹没妈教的人以后干不成什么事。”

宿舍里传来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然后是几个男生“哎哎哎”的叫唤声和东西乱撞的声音。

那个刚刚驱散人群的人这时候开口了。

“这位女士,”对方说很慢,“我觉得一个问好不足以让你对我的学生评头论足,一个称呼不会抹杀这个孩子的优秀。”这人说完朝门内喊了一声,声音很温柔。如果前面和家长的那番话能用冰点形容的话,他朝宿舍内说话时的语气就像是暖阳了。

“东西收拾好了吗?”他问,“我和叶秋教官陪你,一会你哥哥就来了。”

中年女人还想说什么,微草班长猛的拽了一下她:“好了妈,咱们我走吧,我送你出去。”

中年女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甩开对方的手,踩着高跟鞋大步流星的朝楼梯口走。微草班长朝门内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连忙追了上去。

走廊里人都回了宿舍,门口的那个人又很温柔地问:“走么?”

门内传来一串细碎的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是行李箱当然橡胶轮子在水泥地上咕噜咕噜滚动的声音。一个脸色煞白的男生站在门口。

梁晦的记忆开始回笼,他后知后觉地想:这个人是段儒介。刚刚那个女认说的是谁?也是他么?

段儒介低低地“嗯”了一声。

叶修抬手摸了摸段儒介的头发:“发生这种事我很抱歉,我和叶秋教官陪陪你,你哥哥一会就来。”

段儒介这次没发声了,只是拖着行李沉默的跟着叶修走。

接下来走这里

评论(19)
热度(109)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