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818男神点文番外】军训那些事·第七天【完】

这是军训番外的最后一篇,也是最后一虐bu
算是把之前没有交代的一些事都交代清楚了,下次更新就是该更正文的
ps:杜希就是卫生委员也就是文章一开头的梁晦的“女朋友”,忘记的去翻前文
pps:小学委粉看完别打我
ppps:这次老叶出场不多所以不打全职相关tag
pppps:我不更的时候你们一个两个每天扛着刀催更,我更新了以后又都不看,你们这样我可是很尴尬的啊x

1
梁晦从梦中惊醒。
他的四肢牢牢地贴在硬床板上,额头密密麻麻地贴着一层汗。大脑里面像是被捅进一把刀,锋利的刀刃搅得太阳穴一涨一涨地跳。梁晦发狠地呼了几口气,攒足了力气挪着身体往枕头边侧了一下,他把头转向左边,搬起僵硬的肢体在一片黑暗里向枕头边伸出手,指尖在沥汗的亚麻床单上剐蹭一番突然触见了一块冰冷的金属。
手机入了手就像是拿到了回蓝的药。梁晦眯着眼睛划开屏幕,在骤然亮起泛着蓝光的屏幕上盯着陌生的一串数字看了足足有五分钟他的大脑才开始运转。那几个由横竖组成的简单的阿拉伯数字投成图片传射入眼中,构成一个简单的信息传输到大脑当中。
梁晦慢腾腾地想:“哦,凌晨五点了。”
世界像是摁开了声音键,四周的细微颤动顺着耳道慢慢的颤动到大脑里。隔壁铺的微草学委呼吸声均匀粗重,霸图班长微张着嘴嘟嘟囔囔不知道再说什么梦话,轮回学委毫无形象地四仰八叉凉着肚皮打呼噜,陆佳佳用毛巾被把自己裹成寿司团在床铺角落。门外有人在笑,橡胶脱鞋拍打在地上地声音被拉长再缩小,最后拧灭在水龙头的哗哗流水声里。
梁晦觉得自己做了一个万里长梦,在里面徒步万水千山,可是一睁眼却连梦的尾巴都没有抓到。他很讨厌这种连自己大脑里的东西都抓不到的感觉。
“我终于知道段儒介每次醒来都要发会呆的原因是什么了,”梁晦趴在床上想,“我需要让大脑回回神。”
是的,回神,让大脑好好回回神。想想接下来要干什么。继续赖床等吹哨?玩一会手机再洗漱?爬下床铺喝口水?还是把所有人都叫起来?
梁晦拍了一把自己的脸,声音不大。唯一对这个声音做出反应的就是轮回学委,这人磨了几下牙,放在身侧的手摸到自己露出来朝天的肚皮,闭着眼睛在上面胡乱抓了几下,翻个身继续睡。
梁晦盯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对,得叫段儒介起床。”他怕动作太大会把段儒介惊醒,于是他收回放在手机上的手,用手肘的两个尖端支起身子,脸贴在生锈的刷满军绿色油漆的栏杆上面,眼睛顺着爬下床铺时要踩得梯子往下看。
下面的床铺空空落落,没有平常睡得四仰八叉的人或是整整齐齐的被褥,只有单调的一层薄薄的放在硬木板上充当床垫的海绵。
段儒介昨天晚上就走了 。
梁晦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因为什么梦而醒的。
梦里段儒介消失了,而全世界只有他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

2
军训到了第七天已经算是结束了,上午的汇报表演就是一个过场,让校领导看看这一帮小兔崽子能晒黑到什么程度,也让老师和一部分赶过来地家长站在台上咔嚓咔嚓拍几张照片就完事。
梁晦作为排头兵一切都很正常,甚至是超常发挥,正步踢得好军姿站的直,完美的让梁妈妈站在主席台上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照片。可是站在他身边的田甜把这个帅小伙看了个一清二楚。
什么超常发挥,教官你有没有看到他眼睛都没聚焦啊喂!

几天相处下来田甜和祁旭东俩人处成了姐妹淘,经常你早晨给我抹一个防晒晚上我给你贴个面膜,俩人手挽手端一个盆去水房刷牙洗头擦身上,平常军训原地休息的时候更是凑在一起说话。这次汇报表演一结束更是凑在一块交流信息。
“梁晦怎么了?”田甜问。
祁旭东:“啊?什么怎么了。他今天不是表现不错嘛,叶神看的都挺满意的。”
“不啊,我在他旁边看的,他全程走神。”
祁旭东小小的“啊”了一声:“真的假的?”
“真的,我看的一清二楚,”田甜拿下戴在头上的帽子,三两下团出帽檐当小扇子开始扇风,“他眼睛都没聚焦,刚刚踢正步的时候踩着一块石头差点没把他自己崴倒。”
小姑娘笑了几下:“这么蠢啊。”
“说正事呢,别笑,”田甜端着一张正经的脸刚说了一句自己就笑了,“你不知道他那一瞬间的表情,卧槽眼睛都瞪大了,脸上还是那一副拽的正儿八经的样。”
两个小姑娘捂着肚子哈哈哈了老一会,突然祁旭东脸上表情一边,抱着肚子一跃而起,田甜吓了一大跳连忙问怎么了。
“你刚刚问了我个什么问题?”祁旭东一脸严肃。


3
汇报表演结束叶修就回宿舍,跟着他进来的还有叶秋。
“你怎么来了?”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说起话来唔哝唔哝的,“外面的大局你不需要主持了?”
叶秋把叶修嘴里叼着的烟拿下来:“外面有什么大局需要我主持?最大的局不是你的床铺?”
“什么我的床铺,”叶修盯着自家弟弟,“叶秋你拿驾照了没就胡乱开车。”
叶秋手里攥着那根烟脸上写的全是懵逼:“这和开车有什么关系?我在部队里开车不算乱的,有几个开的都好像汽车成精了。”
叶修:“……”
叶秋:“……怎么了?”
“不,没什么。”

叶秋是来帮自家哥哥收拾行李的。
原本是叶修收拾,叶秋在旁边打打下手。可是到了后面几乎是叶修装一件东西,叶秋就要拽出来重新摆弄到整齐的和新的一样再放回去。这么捯饬了四五件,叶修一开始没啥反应,到了后面眼见叶秋拽出来他刚塞进去的内裤叶修就不得不开口了。
“哎哎哎,叶秋你干嘛呢?”叶修说,“我内裤。”
“我知道啊,”叶秋一边说一边把东西拽出来认认真真叠好再按大小塞回去,“你这叠的不合格。”
叶修一脸冷漠。


4
梁晦和其他班的班长学委也在收拾 。
男生宿舍楼道里面很乱,来来往往人一大堆。有的宿舍里面也很乱,男生抓着这一点时间折腾。唯独梁晦他们宿舍安静成默片,全凭动作猜想法。
最后是霸图班长先开的口:“你们说,段儒介去哪了?”
“不知道,”蓝雨学委弯腰把行李箱从床铺底下拽出来,“好像是家里出事了?昨天那阿姨谁家的,说了点啥了把段儒介气成那样……我回来的晚,没看全。”
宿舍里所有人看了一眼微草班长。
“你们别看了,我很尴尬的,”微草班长伸手档了一下脸,“具体内容我也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我妈已经在门外了。”
“那谁……梁晦你知不知道?”蓝雨学委扭头问。
梁晦停下手里的活,摇了摇头。
“奇怪,你小子不是一直黏糊着段儒介的么,”蓝雨学委挠头,“现在组织需要你了你却给下线了。”
“好了别问了,大老爷们别这么八卦,”霸图班长把手里地数据线胡乱团几下扔到背包里,直起身子到上铺摸充电宝。他旁边床铺的陆佳佳在床上摊成一堆划着手机玩。霸图班长问了一句:“不收拾?一会走呀。”
“我收拾完了,东西不多,”陆佳佳侧躺在床上 抬腿踢了一下立在墙角的书包继续划手机 突然手机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新闻窗口。陆佳佳正闲的发慌,也就随便点开扫了一眼。
可是这一扫就出问题了。
“我靠,”陆佳佳从床铺上爬起来,“炸了。”
宋清明问:“什么炸了?”
“昨天晚上,”陆佳佳把胳膊伸过栏杆探到床铺下面。宿舍里一群人呼啦啦都凑了过去,一个挤一个地看着五寸大的屏幕。
霸图学委先挪开了视线。“真乱,”他推了推眼镜发表评论,“我还打算军训完出国玩呢,看来我就上故宫溜一圈得了——真没想到国外机场会出这事。”
“关键是还死了不少人,上面给出来名字了,”陆佳佳收回手机把页面往下拉了拉,“我看看……快一百号人了。里面还有华人?卧槽还有个姓段的。我原本以为段儒介的姓很少见的。”
一直不在状态的梁晦突然抬头:“那个人叫什么?”
陆佳佳:“……啥?”
“就是那个姓段的,”梁晦扔掉手里地东西几步走到陆佳佳床下,扯着他的手腕把手机往下拉。陆佳佳也没拦,直接把手机给了他。梁晦拿着手机在屏幕上顺着一个个名字扫下去,突然就像冻住一样没了动作,身子和表情都僵硬了起来。
陆佳佳有点慌:“我靠,哥,你咋这个表情?有熟人?”
“有,”梁晦隔着眼镜揉了揉太阳穴,“段儒介的爸妈都在里面。”
宿舍被掐了声。
过了好久,微草班长把手里的东西狠砸在床上:“妈的。”


5
所有人一起坐着大巴回了学校,整个年级地队伍在学校的大门口才解散。将近一千号学生还有无数家长如海如浪地堆在门口见,聊天交谈的声音翻着上天。
梁晦家离学校近父母不来接,他也不急着回家,而是拖着行李箱扒拉着人群找叶修 最后在学校的小卖铺里逮见正在买东西的老师。
叶修左胳膊下面夹着一瓶表面还有白雾地矿泉水,右手从台面上拿起零钱和一盒软中华塞回口袋里,头也不待转地问了一句:“同学有什么事么?”
“有,”梁晦点点头,声音因为刚刚急着找人而有点喘,“老师,昨天晚上段儒介走是不是因为……”
“小孩子别打听那么多,”叶修没给自家学生说完话的时间,他把夹在胳膊肘下面的冰矿泉水抽出来在梁晦的额头点了点,“这是人家的家事——你们开学就见面,到时候你想要知道就去自己问。”
“可是老师,这事网上都发出来了,我只是找你确认一下。”
叶修用冰冰凉的矿泉水瓶点了梁晦额头半天,直到人小伙子额头上有了一个红红的圆圈才停了手慢悠悠的回答:“既然你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就不要找我打听。”


6
梁晦的猜测是在晚上被证实的。
那时候凌晨两点左右,一段视屏上了微博热搜榜。视屏不长,最多三分钟,里面的内容量却大的可以。
视屏拍摄的时间是晚上,地点是一个飞机场,人头攒动全是金发老外,不少都是穿着穿制服端枪的,还有少数黑发黄皮肤的人扛着摄影机举着话筒,脖子上挂着一个白色的小牌子。飞机场的大门用黄色的警戒线横着拦了一道,堵住了外面所有举着相机的人地视线。但是这个视屏不是拍的是飞机场,而是拍的是飞机场外的一个人。
那个人是那种一看就很乖的帅气亚洲男孩,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嘴唇苍白脸色糟糕的发黄。他看起来算是个明星人物,被一群说着不同语言的人围住,无数镜头眼睛一样将他钉在了原地,一步都无法挪动。
男孩吐出来的是字正腔圆的中文,只不过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还发虚:“对不起,我不想谈论有关我父母死亡的事。”
镜头行成的包围圈还在收缩,男孩无措的退了一步,前面的人立马潮水般的靠拢聚集。各种语言的问题还在继续,男孩咬着发白的嘴唇一再退后。一个靠的近的女记者伸直了胳膊把录音笔往男孩嘴边伸:“请您回答一下,对于您父母……”
还没等记者说完,男孩一巴掌推开那条手臂,在女记者的肩膀上推了一把,声音急得有些发尖:“我不想谈论!走开!”
女记者穿的是快有十厘米的高跟鞋,本来中心不稳再加上青少年劲大,被男孩再这么一推自然站不稳,别着脚在空中晃动两三下摔倒在地,手里拿着的录音笔砸在地上“咔哒”几声摔出了电池。
各国语言的问题一下子没了,人们愣愣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女记者和站在旁边的男孩。男孩很无措,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对,对不起”,向前迈一步伸出手就要拉女记者起来。女记者没拉那只手,皱着眉往后缩了一下再“啪”地把男孩的手拍掉。
男孩的手背红红的,脸上的表情很迷茫。
场面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这时,不知道谁在人群里说了一声:“亚裔富二代把女记着推倒在地了?”
人群一下就激动了,拍照声咔嚓咔嚓不绝于耳,各国语言的问题从新翻了上来,声音像是浪花不停拍打礁石的声音。
男孩猛的缩回手,声音像是老旧的收音机一样干涩:“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这……这是个意外。”
无数镜头堆积着往前,男孩下意识地往后迈了一步,脚下像是踩住了一块突出地东西直直的把自己摔倒在地。
镜头跟着往下移。
男孩一直在往后缩。他费力地把自己长手长脚地身体缩成一个小小的球,嘴里一直在小声地道歉:“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有人理他,回答他的只是一个个拉的更近的镜头和铺天盖地地问题。
男孩惊恐地环顾四周,希望有个什么人来拽他一把捞他一下。但是他失望了,他的身边只有数不尽的黑压压的镜头像眼睛一样盯着自己。
男孩眼睛里像蒙上了一块水润的纱布,他好像是在哭声音有些哽咽,又好像只是嗓子变得哑了许多。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男孩蠕动了几下嘴唇,头低低地垂到地面,声音小到把音量调到最大才能听见。
“全都是我的错。”
视屏结束。

梁晦没有退出播放界面,他一直盯着屏幕直到它彻底变黑,连带着手机金属外壳都开始发凉。
他摁亮屏幕,退出了微博界面登上QQ,从联系人列表里找出一个平日里很少联系的人发了条消息过去。

7
梁晦   2:16:32
·在么
·你需要一个“男朋友”么?

杜希   2:19:15
·……?

梁晦   2:20:44
·咱们来商量一下。

评论(18)
热度(70)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