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平叶】套路04

吉他手大孙X摄影师老叶
两个渣男放过妹子在一起祸害彼此的故事,一个套路反被套路误的故事,蠢作者试图写出大孙的狂霸之气和叶修的苏帅之气最后失败的故事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随时跳票,结尾hebe看天气
人物极度ooc,剧情极度跳跃。你们要相信,老叶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不会撩大老爷们而已
本文平叶only,其他均友情
如果需要回忆前提请戳lof然后翻找前文x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叶修喝了那小半杯酒后就没有开口,眯着眼靠在沙发上晃荡着腿一副盛世安好的悠闲样。孙哲平在一边看了几眼,举着杯子和对方说了一句:“放开喝。”说完就没有再理会。张佳乐当惯了酒吧老板,死活看不得客人被冷落在一边孤独喝闷酒,看着孙哲平这开口把人留下来却扔一边不管的举动有一调动气氛,和邹远的对话都从带着新鲜炒洋芋味的方言变回了普通话。
“我当初在大学校园里就想到出来当调酒师,”张佳乐攥着手中的白纸杯,翘起凳子的一条腿悬在半空中晃着,眼神耷拉在桌面放着的“百花缭乱”的泥罐子上,“家里人不支持,同学老师让出也和我说是在浪费时间,有这钻研酒的精力多去画几张图纸,多去写写论文什么的。”
邹远担心着张佳乐翘着椅子把自己摔了,腾出来一只手搭在张佳乐的椅背上面,拦着护着自己的二老板嘴里还和人聊着天:“学长,你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建筑啊?怎么还有图纸呢?”
张佳乐把白纸杯子“啪”地拍到桌面上,拉过邹远搭在自己椅子后背的手臂,顺着把人往回扯,空出一只手使劲往邹远头上弹脑瓜崩,嘴里还叨叨:“你不知道?你都叫我学长了还装着不知道我学的什么专业?可以啊邹小远,当影帝去吧。”
邹远被张佳乐卡着脖子夹在怀里,一边笑一边“哎呦哎呦”地求饶:“哎哎哎哥我错了,你放手。”
叶修在一边翘着脚,眼神落在自己的脚尖上。孙哲平看他那种把板鞋盯出花来的看法还以为是对方呆在这里无聊了,虽然孙大爷不喜欢接客,但是作为酒吧里的驻唱歌手,不让客人进来觉得无聊的这个基本念头还是有的。
孙哲平的身子朝叶修歪了歪,开始给人象征性解释:“张佳乐和邹远一个大学毕业的——荣耀大学建筑系——算是他的学长。”
叶修听着孙哲平的话没什么反应,盯着自己的板鞋鞋尖看了四五秒,直到孙哲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声音太小对方没有听见的时候叶修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扭过头,迟钝地“哦”了一声,眼睛慢慢悠悠地转到孙哲平身上,盯着板鞋鞋尖一样进入了当机模式。孙哲平自己讨了个没趣倒是也不生气,扭回去继续喝泥坛子里的百花缭乱。
甜滋滋的果酒顶多是过胃的饮料,脸上的热度和心脏的跳速都没有办法渲染。之前筹办百花缭乱的时候孙哲平就和张佳乐吐槽过,说你这玩意连大脑混沌都没法点燃,更别说那可有可无的花销欲望。还说酒吧里放这玩意一点也不带劲,还不如放几打冰镇哈啤。
张佳乐不停地把泥坛子从小后厨搬到小酒吧的阴影里,手忙脚乱可白眼翻得怪标准,嘴里回击的同样很带劲,说孙大爷你是来喝酒的还是弹琴的。
孙哲平回答的更带劲:“收租的。”

孙哲平小半坛百花缭乱下肚,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小泥坛往纸杯里倒酒突然感觉自己右边的沙发凹陷下去一块,像是磁场吸引着自己往中心倾倒。孙哲平的身子向内歪了一下,连纸杯里面的液面还没有倾斜的时候他感觉一个身体贴到了自己的身侧,肩膀相抵,覆盖在对方额头上细软的碎发险些贴在自己的侧脸。
“张佳乐是荣耀大学的?”叶修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声音很低,连着几个字的末尾和前段黏糊在了一起。
孙哲平觉得自己闻到了留在齿缝间的果香,也闻到了弥漫在四周身侧混着国烟干脆烟草味的轻微酒精味。那一瞬间孙哲平觉得肩膀很沉,狭小的紧关着门的小酒吧的空调从来没有积极认真的工作,屋内热气滚滚屋外狂风怒吼。他把身子往后侧了一下,躲开叶修靠过来的身子,回答:“荣耀大学建筑系。”
“那可巧了,”叶修说话有点慢,一字一句像是在唇齿间含了很久,“我也是荣耀大学的。”
张佳乐不和邹远闹腾了,拿着纸杯子朝叶修杨了杨:“我是19届建筑系的,你是多会儿的?”
“21届计算机系……”
“哈哈哈快叫学长!”
“的高数老师,”叶修把打断的半句话补完,说话慢腾腾,“这位同学,老师不爱喝酒。”
邹远把手埋在手掌中肩膀不停的抖动,孙哲平则是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张佳乐悻悻地把放在半空中的手收回来,满脸日了狗的糟心。

孙哲平喝完自己的这坛百花缭乱后才发现刚刚贴在自己身边的人不见了,扭头就看见叶修找了个舒服软和的沙发角落抱着胸闭目养神,相机背带和黏了胶水一样牢牢地缠在手臂上。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后半段时间叶修就已经不怎么说话,每次开口声音都拖得很长,带着酒香的醉。
叶修休息的姿势太标准,以至于孙哲平一时吃不准他是喝醉了还是睡着了,但四人在酒吧呆的差不多,也该把人往客栈送。他向张佳乐比划个手势,凑到沙发小三角处往叶修脸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孙哲平看见那个齐密密的黑色小扇子在眼前和起飞的蝴蝶翅膀一样轻微抖动几下,接着放出了纯粹的星海。
星海的主人带着一身滇西南潮气幽甜的酒,说起话来是尾端卷起的好听北方口音:“怎么了?”
“不早了——你喝醉了?”孙哲平一条腿跪在沙发长,另一条腿站在地上,“你客栈在哪,我送你回去。”

评论(9)
热度(122)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