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平叶】套路05

吉他手大孙X摄影师老叶
两个渣男放过妹子在一起祸害彼此的故事,一个套路反被套路误的故事,蠢作者试图写出大孙的狂霸之气和叶修的苏帅之气最后失败的故事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随时跳票,结尾hebe看天气
人物极度ooc,剧情极度跳跃。你们要相信,老叶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不会撩大老爷们而已
本文平叶only,其他均友情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我之前说过酒量不好,你们还要灌我酒,”叶修拽着相机背带把放在大腿上的摄影机挪到平坦的小腹上面,他拍拍相机外壳,后背顺着塞满棉花的彭软沙发靠垫下滑,上半身深陷在沙发里,“仗着自己长得高了不起嘛?”
什么和什么鬼。孙哲平有点头疼,他单手支在沙发靠背,身子向叶修半躺着的地方倾斜一点,身体投射下来的半片阴影撒在叶修身上:“这和我长得高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
“那就说你客栈在哪里。”孙哲平半跪半坐在沙发上,眉头尖夹着的全是不耐烦,手指碰到放在叶修小腹上的单反镜头,准备把那个碍事的玩意拿开把人从沙发上拽起来。
叶修“啪”地一下拍开孙哲平的手。他眨巴了几下眼睛,齐密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在空中刮了几下。他贴着沙发靠背往上蹭了一下,对着孙哲平懒洋洋地张开双臂:“那你把我抱起来。”
孙哲平抬手给了叶修一个脑瓜崩,又接着敷衍的安慰揉了一把,他避开叶修伸出的的手掌,拽着对方胳膊把人从沙发上提起来,脸上还是拽的正儿八经的样。
叶修说话声音不小,坐在一边的张佳乐和邹凯都听的一清二楚。张佳乐酒量不好,但和叶修比起来还绰绰有余。他坐下的小马扎低,上半身靠在沙发下半部,抱着小半瓶百花缭乱说话都带醉。“叶老师,”张佳乐着重咬了“老师”两个字,“你这是撒娇呢还是撒酒疯呢?”
叶修反手搭在孙哲平肩膀上,整个人没脸没皮地瘫在他怀里,懒散地抬起胳膊朝发声的地方指了一下:“张佳乐同学,你高数及格了么?”
张佳乐快把酒瓶子抡人脸上了。

丽江古城漂亮,这玩意谁都知道。
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大路是缝隙里挤着青苔的水磨方砖,小路是磨的光亮的鹅卵石。路边一大半都是河,河水一分三,三分九,最后安安静静流淌到每家每户门口。
可是孙哲平无心在乎这些美景,满脑子都是怎么能在不把人摔倒的前提下带到对方所说的客栈里。
他架着叶修出去的时候天还是阴的,风速不大吹的也不狠,只是兜着转拐走了滇西南的潮热闷湿,气温陡降,穿着短袖在大街上走都有些冷。奶黄色的路灯在坚硬的石板路上洒下一片,牛奶一样漫延在连接的缝隙口,俩身高平均一米八的大老爷们搭着肩歪歪斜斜地走在路上,时不时地沾上半个身子的奶色。
说是一起歪实在是有点不公平,真正走不直路的只有叶修一个人。他还真的和自己说的一样,酒量差到能四分之一纸杯度数低到可以充当酒精饮料的百花缭乱都能把他撂倒,醉到满世界都是没有调好焦距的模糊照片。
孙哲平搂住叶修的腰把人往上拽了拽:“你客栈名字是什么来着?”快一米八的大老爷们真的不轻,再加上天气虽然凉可还带着热气,孙哲平没走几步就一头汗,说起话来都有点急。
叶修头止不住地往下垂,嘴里含含糊糊地念着一串。孙哲平低下头:“你说什么?大声点!”
木质东西相互摩擦的声音落下,一道柔柔的好听的嗓音在他头顶响起:“他说把他放这里。”
孙哲平半搂半拽着叶修免得人滑下去,抬头顺着声音在的地方往上看,最先撞到眼睛里的是尾端带着卷的染成黄色的长发,然后是白色的看起来像是棉麻的睡衣。说话的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胳膊和半个身子搭在大开的木质窗户上,红唇尖脸蛋,眼睛圆圆的带着光,说起话来带着江南水乡的温润。
小姑娘从客栈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穿着到脚腕的波西米亚长裙外面罩了一件月白色的纱,烫染的黄色大波浪披在肩膀上,来去都带着橘子味的香。
孙哲平看着小姑娘温柔地接过叶修,开口问了一句:“你是?”
“我是他妹妹。”小姑娘对孙哲平笑笑。
“那你俩长得可不像。”
“不是亲的,我哥和他一块长大。”
不是亲的还叫哥哥这招孙哲平以前玩的不少,当流浪歌手初期围在他身边的那群穿着小亮片马甲的小妹妹整天哥哥长哥哥短地叫。孙哲平看了眼现在面前的漂亮姑娘,又想了想之前在酒吧里帮忙拿相机的小安,最后按着以往的经历在大脑里综合一下,站在那心里念叨:他妈的有个这么漂亮的青梅竹马还去勾搭丽江女神。
孙哲平念叨的这空挡小姑娘已经把叶修掺起来放客栈里扶,步子稳稳当当迈了一步后小姑娘站定对孙哲平笑了笑,说道:“谢谢你照顾他。”
孙哲平可是接受不了女孩子,尤其是美女的道谢,摆着手就往后退:“不用谢不用谢……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当然没什么事。
漂亮姑娘支着叶修走了几步,眼角扫见对方的身影转过街尾的拐角便卸了气的把搭在自己肩膀上叶修的手臂提了下来问道:“叶修你还能走么?”
叶修一改之前醉的连路都认不清的样子,揉着太阳穴皱眉站直身子,还把小手臂上帮着的相机背带紧了紧,含含糊糊地“哦”了一声。小姑娘一边垂着肩膀一边抱怨:“你当初怎么不学表演啊,演的那么像喝醉的。”
“我的确喝酒了。”叶修说道。
“那你喝了多少?”小姑娘回问。
“你知道百花酒吧的招牌不?就是那个百花缭乱,”叶修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我去哪儿喝的,四分之一纸杯。”
“我说你之前慌慌张张给我打电话——弄得我连忙挂了和我哥的电话——原来是去人大本营里了啊?”小姑娘双手环胸,“可以啊,没被发现?”
叶修打了个哈欠——对于他来说已经算超量的酒精麻痹着他的大脑,双眼和快要黏在一起,上下眼皮相互拉扯。他拍了几巴掌后脑勺提醒自己要清醒。“什么叫大本营?我怎么能会被发现?”叶修问,“苏沐橙你老实说,你哥趁我不在的时候给你讲过什么关于我的坏话。”
苏沐橙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你们俩的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揭老底一直都是那几个案例。”
叶修笑了几声,问:“你哥最近怎么样?我一直没来得及上群。”
“他在南极拍冰川,还碰见了秀秀和韩文清,”苏沐橙裹了一下外面披着的纱,缩缩脖子,“咱们能回去说么?我房里有wifi,和我哥视屏一下也是挺容易的。”
“不用了,”叶修摆了摆手,“我准备回客栈,你记得早点睡别熬夜,小心脸上长痘。”
苏沐橙很没有风格地翻了个白眼,开口问:“你为什么让他把你送到我这,怕有一天东窗事发以后被打?”
“我怕过那些吗?”叶修笑着说,“再说,我那叫为了艺术牺牲——什么东窗事发?”
“既然你不怕,干嘛不让他把你送到你的客栈而是绕路到我这里?”
这次叶修倒是没有给出回答,他避重就轻地拍拍苏沐橙的头岔开话题:“好了,不聊了,我回客栈了。”

评论(11)
热度(113)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