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平叶】套路06

吉他手大孙X摄影师老叶
两个渣男放过妹子在一起祸害彼此的故事,一个套路反被套路误的故事,蠢作者试图写出大孙的狂霸之气和叶修的苏帅之气最后失败的故事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随时跳票,结尾hebe看天气
人物极度ooc,剧情极度跳跃。你们要相信,老叶他不是变态,他只是不会撩大老爷们而已
本文平叶only,其他均友情
ps:我叶不是变态,真的不是变态!!!!你们信我!!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let's go?

一般什么职业都有什么职业的圈子,摄影这行当然也有一个挺国际的圈,叶修虽然不是职业摄影师但拿过不少奖,按他的话说是小有名气。圈内的事圈内人知道的一清二楚,有的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比如所属兴欣社团的叶修的酒量,苏沐秋的妹控和苏沐橙的兄控。
叶修酒量浅,特别准的一杯倒。据说是不管什么酒多烈的酒,一杯喝完说醉就醉。人们一开始还奇怪,天天想着主意变着法给叶修灌酒,不少大神还扯着“酒量是练出来的”的借口隔三差五拉着叶修往酒吧跑。叶修也是好脾气,让跑酒吧就跑酒吧让喝酒就喝上那么一杯,然后果断的双手一抱胸朝后一仰睡的干脆。
这可苦了带叶修来的人,自掏酒钱不说,还得扛人回家。不过好在叶修的酒品不错,醉倒以后不撒酒疯不打不闹,直接倒头睡,天塌下来都能扯着呼睡得四平八稳。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消了这个折腾的心思,也就没人去灌叶修酒。
如今虽然张佳乐那儿的小半杯百花缭乱的的确确劲不大,对于别人来说也就是酒精味的水果饮料,可对于叶修那就是稳妥妥的带缓冲的葡萄酒,几口下去就能晕的天旋地转。

叶修回到自己客栈已经算后半夜了,苏沐橙和他住的地方几乎是丽江城的两头,平日里光一次单程走路就要二十分钟,更别提他现在酒精上头走路发飘。
一楼坐着的店老板还没睡,端着一小瓶泥坛子坐在闪烁地电视机前精神集中,电视声音低低的,在寂静的晚上也只能听见一两声冒出来的欢呼和破了音的尖叫。
叶修好奇,盯着绿油油的电视屏幕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世界杯。
那年夏天正巧碰上世界杯,大街小巷响的都是官方主题曲。叶修就算蜗居滇西南也听说东部和南部不少地方人们组团熬夜看球赛,或者是一家老小守在电视机前等着自己喜欢的队伍获胜。
没想到这世外桃源也没能免俗。
可能是叶修盯的时间太长,老板还以为这个每天扛着摄影机器的人可能是对自己手里的东西眼馋,于是拖着泥坛子扭过身,问了一句:“你要尝尝么?百花的招牌,挺好喝的。”
“不用了叔,谢谢。”叶修连忙摆手。
他现在看见泥坛子就头疼,更别说喝了。
叶修摁着太阳穴踩着咯吱作响的老木头楼梯上了二楼,鞋底蹭着软毛地毯走过楼道,沿途不知道听见多少“好哥哥”“好妹妹”的嗯嗯啊啊亦或是从西藏下来的旅者疲惫的呼噜声。他一直摁着太阳穴走啊走,走过一扇扇紧闭的门,绕过一串串骚耳的声音,最后再走廊的尽头停下了脚步。
抬头看看被漆成深褐色的原木门上钉着的房间号,叶修掏出房卡开了门。他没有拍开入口处的灯,在一片黑暗中反手关上门,踢掉脚上的板鞋,扔掉头上盖着的渔夫帽,一边熟练地脱掉全身的累赘一边走向床铺。他像是能在黑暗中看见一样准确无误地载倒在客栈柔软的大床上,摸索见扔在枕头边的空调遥控“嘀嘀”两声摁开开关调好温度,用脚趾勾起早晨被自己挤到床铺角落的在这个季节略微显厚的被子盖在身上。
单反的相机背带依旧老老实实地缠在手腕上,叶修翻了个身侧躺在床铺上,他双手轻拢住外壳发冰的相机,嘴唇在僵硬的塑料镜头盖上碰了一下。
“宝贝,”他说,“你看见今天那个人了么?以后就是你的新模特了,喜欢么?”
叶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着回答。过来两三秒,他开口:“不喜欢也没办法,我喜欢。”
说完叶修就闭上了眼睛,捧着的相机的姿势也变为拢在怀中。
屋内重新陷入沉寂,只留下空调制冷和转动风叶发出的“嗡嗡”声。

张佳乐刚把百花的铁卷帘门拉开就看见孙哲平背着吉他从街口晃悠过来了。孙大爷明显特别开心,后背五位数以上的吉他快被他扛成了大刀。孙哲平一路上都哼的是乱七八糟不着调的小曲子,还是那种临时起意把大部分曲子混杂在一起的。张佳乐还认真听了一会,从那么一串杂乱的音符里找出了酷似“老司机带带我”的节奏。
张佳乐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奇幻,他白了一眼孙哲平问道:“怎么了大孙今天这么开心?找见新猎物打算重出江湖?”
“张佳乐同志,你脑子里难道全是关于异性之间的肉体交流的话题么,”孙哲平白了一眼张佳乐,满脸严肃正经让张佳乐想起小学时选的道德标兵们的照片。
张佳乐很贴心的没有笑出声,而是也装着严肃地反问:“只能是异性?同性不可以么?孙大爷你这是歧视。”
话音刚落,两人身后就斜斜地传来一声听起来更像是挑衅地问话:“对啊,同性就不可以了?”
孙哲平没由来的觉得这个声音耳熟但是却没有任何印象,他在大脑的记忆里搜刮了半天无果才慢慢扭过身问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单反框住物体地轻微脆响在耳边擦过,接着快门抨击的“咔嚓”两声点亮了黑暗的镜头。相机背带结结实实地缠在右手手臂上,单反厚实的机身和镜头挡住了身后人的大半张脸,孙哲平只能看见对方穿着考究的palu smith的吊牌衬衫和露出脚腕的九分裤,头上扣着渔夫帽,脚下踩着一双白色的板鞋,刷尽了时尚值。
不过好在对方很快就拿下来了相机快速地摁动按键检查之前的照片是否满意,孙哲平这才有机会看到对方的脸。
“叶修?”孙哲平问道。
叶修干干脆脆地应了一声,抬起头时那双挂满了碎钻的眼睛里全是亮闪闪的兴喜。
“你居然记住我的名字了?”他问。
孙哲平的回答很简单也很爷们。
“你想打架么?”
叶修连照片也不检查了,忙举起手摆出一个投降的姿势。

评论(7)
热度(89)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