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深夜就该吐吐黑泥不是?

这个号我已经好久不上了,算是个退圈的人,感觉当初看全职的兴奋与激动退了差不对,振臂一呼“兴欣之火”,周身无人再应“可以燎原”。

我很困,我超困,数学卷子还摞着一套,语文卷子做完一本第二本一半都没有写完,英语开干第二本,文综摆着三套一个字都没动。虽然说才活了十八年,论人生论青春屈指可数二三载,可是我真的觉得有点乏有点累。就像茫茫大漠急行三千里,惶惶无措身无长物。

我已经好久没碰键盘了,好久没动文档了。隔壁农药开着小号,里面的文也是半肝不带肝,这头全职已经给自己找了个沙坑把头埋进去。

好困啊,想睡觉。

可是我真的怕自己一睡就不想动了。

有时候我就在想高一高二怎么浪的那么厉害呢,你当初要好好学一点也不至于现在累死累活补差距,也不至于满国家跑考校考。

不过想完又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脑子有土是不是,有时间抱怨还他妈不如去做三道数学题。

话说起来……当初我嘲笑有人高中没有过得痛快干净,只会整天埋头书本笔尖,现在仔细想想,我似乎也是那种人。

评论(24)
热度(41)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