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橡桦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197-203

第一三人称视角转换

人物ooc,文笔流水账

注意:叶修现在所带班级里的人全为原创人物

首要任务苏叶神!次要任务刷all叶!

剧情死,意识流_(:_」∠)_

乐乐大孙老叶ooc严重,如果打请不要打脸_(:_」∠)_

大孙是否上线依旧考虑中_(:_」∠)_

陪基友逛了一天街又看电影唱ktv好困,虽然蠢lo只是帮的提包_(:_」∠)_


197

张佳乐还不知道自己的死党跟在自己后面刷新着三观。他特别自然地坐在那个男生旁边,几乎是脸贴着脸地问到:“看什么呢?”

那个男生也没躲,抬手翻到书的封面给他看。张佳乐扫了一眼,男生看的是一本硬皮的外语书,和英语挺像可愣是看不懂。猜着正做学校除了轮回那帮骂人都能凑齐八国联军阵营的学小语种的装逼货,张佳乐开口问:“你是轮回的?”

男生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烟盒,一个巧劲从里面甩出一根烟叼嘴里,在张佳乐还没有说出类似于“图书馆不让抽烟”这样的话只听见“咯嘣咯嘣”几声,男生三下五除二把烟咬断在嘴里。

张佳乐:……

“最近寝室长管得严,把我的烟全没收了,只能啃点烟糖过过嘴瘾,”男生解释道,“我不是轮回的,我看这是打算完了报个选修玩玩。”

“哟,你还是个学霸。”张佳乐问,“哪个教学组的?”

对方没回答,看了一眼张佳乐反问:“你是哪儿的。”

“百花。”

男生上下扫了他一眼,皱着眉想了一会问道:“张……佳乐?”看见张佳乐点头后,男生敲了几下手上小语种书的硬皮外壳然后说:“不着急,过几天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然后那个男生再也没有出现在图书馆里。

张佳乐为此还伤心了老一阵,到距离辩论赛还有一周的时间打起精神把对男生消失而产生的怨气化为往“叶修”那两个字上扔飞镖的动力了。

嘉世和百花辩论赛那天张佳乐激动的一晚上都没睡,在床铺上滚来滚去和陀螺没啥两样,睡在他上铺的孙哲平都被硬生生晃醒。

快放暑假,空气全是闷热的因子乱窜,铁架子的上下床晃起来咯吱咯吱让人心烦。孙哲平狠劲踢了两下床栏杆,把自己脚都替疼了张佳乐还在那儿滚。总是这么一直晃着不睡觉也不行啊,孙哲平就踏了两下床板说:“张佳乐你睡不着就数星星去,乱折腾什么劲。”

张佳乐一脚踹上铺床板上:“我这是兴奋!”

孙哲平眯着眼摸起床上的手机,做了两三秒心里准备后闭着眼猛的从床上探下去半个身子,对着张佳乐摁下手电筒按键。

张佳乐嗷的一声:“瞎了!孙哲平咱俩什么仇什么怨?!”孙哲平咂咂嘴没说话,躺回床铺翻个身睡了。






198

第二天的辩论赛都不能用激烈这个词来形容,那气氛吓得主持人都不敢往台子中间站。

那场比赛嘉世延续了“小队长不想露面就不露面别人说什么就是不露面你打过来也不露面”的风格,整个队伍的坐席隐藏在舞台幕布的角落里,很好的诠释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个词语。百花那边孙哲平和张佳乐那种炸满天的繁花血景的辩论方法在嘉世这种画风多变的对手面前头一次没了招数。嘉世小队长的座位隐藏在幕布深处,只能听见那一口脆生生的京片子夹杂着麦克风电流的我滋滋声顺着音响传递到会场的各个角落。

那是张佳乐和孙哲平最接近冠军的一次,金灿灿的奖杯触手可及指尖都能感受到上漆的金属表面传来冷静的火热。但是那个奖杯最后还是被嘉世的小队长一枪挑到了自己的队伍里。

百花惜败。

回了宿舍以后张佳乐在床上滚来滚去,孙哲平也没踢他枕着手臂仰面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孙哲平探下去半个身子:“张佳乐,你有没有觉得嘉世队长的声音有点耳熟?”

张佳乐没说话。

这个声音的确耳熟,就好像前几天随时都能听到一样,比如像……某个不知道名字的图书馆少年?

张佳乐诈尸一样从床上蹦起来头狠狠地磕在上铺床板上,他嗷了一声翻身下床穿好鞋就往外跑。

孙哲平在上铺半爬起身子:“张佳乐?喂张佳乐!”

荣耀大学图书馆

身穿嘉世校服的男生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正在看的小语种书放在膝盖之间的空隙里。他不规矩地盘腿坐在凳子上,朝着站在自己面前脸上还挂着汗气喘吁吁的男生摆了摆手,语气熟稔欠揍如同多年老友:“二乐你怎么才发现啊。”






199

这是叶修和张佳乐的第一次见面。






200

后来张佳乐很快就和叶修混熟了,经常被叶修那一张开了挂的嘴嘲讽的牙痒痒,非得一拳抡他脸上才解气。不过被嘲讽归嘲讽,张佳乐依旧把和叶修出去玩的照片印出来夹在钱包里,小心翼翼地想一只藏起来松子的松鼠。

他还每天抗着钱包脸的攻击从理科组宿舍跑到文科组宿舍,再抗过叶修对门的哈士奇小语种学弟单挑过叶修同宿舍的嘉世副队长才能拉上叶修一起去食堂吃个饭。

那时候荣耀学校的食堂餐还没升级天天西红柿炒鸡蛋土豆炖牛肉外加大米,唯一能吃的就是早饭的丸子汤。丸子汤不是用骨汤熬出来的而是用炖过猪蹄的汤,不知道是不是厨房大妈的技能树全点在了丸子汤上,反正不管用什么煮出来都好的不得了。香而不腻的丸子汤再加上一碟小菜和一个馒头是那个时候荣耀大学早餐的标配。

张佳乐吃不惯丸子汤里的肉丸子,老是拍桌抱怨这不是肉丸明明是面粉丸子。叶修咬着筷子尖把碗推到张佳乐面前:“有吃的就不错了嫌弃那么多干嘛,丸子不吃给我啊。”自那以后,只要张佳乐和叶修一起吃早饭,叶修丸子汤里的丸子就是双人份儿的。不过再怎么好吃一个星期都不换菜色谁都会吃腻,到了后面张佳乐都没动过筷子光每天刷卡让叶修吃。

叶修坐在他对面一边刮着碗里米饭一边问:“乐乐你真不吃?”

张佳乐看看土豆炖牛肉里面飘着的一层油,坚定的摇了摇头打算回宿舍啃凉水泡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张佳乐这人长得就是挺俊,这天天啃泡面没把人弄浮囊反而连着瘦了好多斤。

一天早晨,张佳乐刚从硬邦邦的板床上爬起来大脑还没有怎么运转过来,就听见宿舍门口有说话声其中一个声音听起来还是他上铺好哥们孙哲平的。他迷瞪着眼睛从床板下勾出来拖鞋踩着,在枕头和床铺的夹缝里摸索出一件皱皱巴巴的骚粉色圆领短袖套身上,擦擦嘴角的哈喇子晃荡着到门口。

“大孙,谁啊……”张佳乐这啊的气音还没出完,就硬生生被自己掐在嗓子眼里。

叶修和一身大裤衩花短袖的孙哲平蹲在门口抽烟讲故事交谈甚欢,叶修手里还拿着一个皮夹子钱包,看见张佳乐出来了蹭地从地上蹿起来——可能是起来的太急叶修没站稳晃了两三下就往后载,孙哲平蹲在地上拽着他的手往回拉才扯稳了。

张佳乐抬手抹把自己的脸:“叶修你过来干嘛?”

叶修晃荡晃荡手里的钱包:“请你吃饭啊。”

叶修这个请吃饭也是心血来潮,等张佳乐洗漱好换完衣服俩人拿着各自课程表一合计才发现只有晚上才有空下来的时间。孙哲平蹲门口喊:“叶修要不你请我吧,我上午没课。”

张佳乐在寝室里面嚎:“大孙你扯!谁昨天和我抱怨他今天一天的课!”

叶修连忙给快炸了的张佳乐顺毛:“乖……好了我晚上带你出去吃饭——我对这片儿可熟了!”







201

张佳乐觉得自己只要一犯幸运E就能看见叶修,比如上次的百花惜败第二,比如还有前几天自己踩空滑下楼梯,还有今天的丢钱包。

张佳乐看见俩人吃的那长长的菜单下意识摸口袋准备掏钱,手刚触碰到裤子口袋的时候让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老子钱包呢?!

尼玛在哪儿呢?!

没有没有,哪儿都没有。

叶修知道他钱包丢了以后敷衍的安慰了一下然后从柜台要好发票拍在桌子上,从牙签桶里抖擞出一根牙签说到:“乐乐你放心,哥这个幸运A肯定能挽救你的幸运E。”说完就去刮发票上能刮奖的那个条。

最后结果不用说了吧?叶修把刮出的五千一股脑都给了张佳乐。

叶修说了什么话张佳乐忘了,他只记得那时脸嫩得能掐出来水的嘉世小队长半趴在桌子上漏出一截洁白的后腰,手里拿着那个刮出来五千奖金的发票笑眯眯地糊在他脸上。

多好啊,你说是不?




202

少年的爱恋有多玄妙?

没有想的那么复杂,就是普通地遇见那个自己看的顺眼的人。




203

筷子尖在桌上敲击出流畅的节奏,张佳乐伸出手指尖与叶修放在桌子上的那只手的指尖相碰,温热源源不断地烘烤着叶修冰凉的指尖。

吵嚷的背景音带着气氛变得腻热,触感在那一刻延伸到无穷。

气氛好的不干点什么都不舒坦了。

张佳乐清清嗓子:“叶修,我……”

“砰”“咣”“咔嚓”

霸图班长趴在门板上揉揉被踹疼的屁股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额…h——hi,老师好。”

张佳乐不知道自己该摆出来什么表情了。

眼看自家一枝花老师的表情向韩老大的钱包脸进化,霸图班长扒着门板就朝外嚎:“小的们,推个兴欣的出来。”

又是一阵叮铃咣啷,期间还有女声在嚎“为什么又是我?!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接着只听“砰”“咣”几声,叼着切开的发面烙饼的兴欣学委从门板上爬起来,迷茫的看了看四周。

【预告君问大家看懂这么任性的预告了么】

“嗒嗒嗒 嗒——嗒——嗒——嗒 嗒——嗒 嗒 嗒——嗒 嗒——嗒 嗒——嗒”

评论(45)
热度(191)
< >
© 温橡桦 | Powered by LOFTER